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接上文)

六、马三家的“包夹制”

在警察的授意下,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是那里犯人看管的重点对象。每个大法弟子有二名犯人看管和包夹,监视每时每刻的行为举止,主要是炼功、看经文等,是否自伤自残,绝食等。(注:电视里警察煽动造谣、污蔑大法弟子是精神病、恐吓劳教犯参与迫害),这种叫“明包夹”,还有“暗包夹”,监视包括“明包夹”在内的行踪,监视“明包夹”是否看管到位,是否时时刻刻、紧紧跟随大法弟子,及时上报情况。

2001年7-8月间,一个包夹被加期了10天,原因是朝阳市一大法弟子X霞午饭后自己上厕所,包夹没注意到,没盯住。在那段时间大法弟子吃饭、上厕所、洗衣服、睡觉都随时有人跟着,不离左右。同时“暗包夹”监视“明包夹”是否同情法轮功,如果是就加期。

马三家严格执行这一劳动洗脑程序,以赶合同、抢工期或等装船发货为借口,欺骗大法弟子们加班加点的赶活儿。中午加班、晚上加班。22点、24点、深夜1点、2点收工常有。每次赶活完了,不让休息,早就揽来了新活,新一轮劳役又开始了。

曾有一狱警告诉一同修,象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这种手艺和劳动量,要在外面干的话,每个月至少得挣一千三四百元钱。由此可见,马三家靠压榨劳教牟取暴利可见一斑。

马三家奴役法轮功学员牟取暴利,举个例子:2001年期间的夏秋季,在服装加工的间隙同时插入工艺品挂件的生产。用镀锌丝将各色小玻璃珠拧紧,组合成象小树枝状的挂件,每人定额要求做5-10个,每天要干到很晚,或深夜2-3点。警察说:每件仅挣0.2─0.3元钱。据厂商透露,工艺品出口是非常挣钱的,这挂件卖到国外,一件工艺树折合美元0.2-0.5美元。其中的暴利可见一般。经济利益一直是马三家维持延续迫害法轮功的驱动力。

没有经济利益的诱饵,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会延续至今。其实劳教场所生产盈利产品是完全违法的,劳教场所的不许生产福利产品。生产产品不得买卖、盈利进入流通领域。而马三家长期从事盈利产品的生产,甚至是外贸产品,一直进行这种违法生产。

在马三家,人人都知道,加期容易、减期难。在这里无论有病的、残疾的、精神失常的、有冤的、误判的,有吃就不放人。动不动就被加期,因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上级按人划分的钱款。同时劳教的劳动又可创造新的价值,廉价劳工──无限利润。当然乐此不疲。

到每年的3、4月间或五一前后,人员减少时,劳教所会通知或联络下面的关系单位,告急:快点整几个人来,或从外地调配些人来充数。2001年一所从上海劳教所,连夜调来了百余名劳教人员充数。马三家的强制奴役环境,人的身体精神都处在一种过度消耗状态下,人们说:那里的一天象一年,劳教三年超过外面的三十年。但大法弟子们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有些展现出的善良、坚忍、忠贞感染与溶炼着周围的环境。

七、暴力“转化”

2001年3、4月间,空气骤然紧张,马三家又被列为全国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要求达标率是100%。说是以此为例,向全国推广。自此一场暴力转化开始了。

强制转化指令下达后,大法弟子除每天照样做的奴工活外,天天听到的都是恐吓与威胁,谩骂声不绝于耳。在那样的氛围下,很多大法学员都能感受到心理承负着一种无形的压力,好象空气中都浸满了恐怖与阴冷的邪恶因素,时时让人不自觉地感到心悸与压力。我凭着对大法与师父的坚信,牢记师尊99年7月20日最后那次法会讲法的最后一句嘱咐:“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再艰险再困难的环境下,都要表现得堂堂正正,坦然面对各种险境,一笑了之。

2001年4月,马三家教养院的恶警们见恐吓威逼大法学员没有实质效果,就开始酷刑加体罚,将20几名大法弟子关在一间屋里,每天强制坐板凳,从早6点到晚12点,强迫听污蔑大法的文章,连续9天,部份大法学员的臀部都坐破了,血痂刮到内裤上,针扎一般的痛。沈阳的林燕,锦州的刘凤梅、崔亚宁还被叫出去罚蹲5天。

有一天我也被叫了出去,警察周谦叫我转化,我坦然告诉周谦,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教,根本谈不到什么认罪、转化的问题,而且我们上访的行为是完全符合国家宪法和相关法律规定的,这对社会、对人民也是对自己负责的行为。警察语塞,威胁说:“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当天晚上,我又被叫出来,恶警周谦左右开弓打了我十几个耳光。我感到脸麻苏苏的,火辣辣的,血顺嘴角流了出来。第二天开始罚我和刘凤梅蹲着,面对墙壁,从早6点到晚12点,并让那些所谓“转化”的人不断威逼、利诱我们“转化”,我的腿蹲得又疼又麻,腿脚都肿了,心里想到:再苦再难也能忍,决不能向邪恶妥协,决不能走邪路。

有一天,我被叫到队长办公室,恶警队长叫我蹲下,撩起我上衣,拿来一根电棍,在我的后背沿脊柱依次向下电,两肋、腋窝、颈部等敏感处。我一动不动,于是她又在我头上狠狠电击了一阵子,电棍电在身上,象是蛇咬一样的痛,有种针扎的感觉,身体伴随电流的脉冲,微微振动,我静静地蹲在那里,心里面一直背着法。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恶警好象累了,停下手问了我几个问题。我也与她讲清楚我们修大法的是做好人的,邪党给我们错误的定性,却反过来强迫我们修炼人认罪认错,这不是是非不分了吗?在道理面前警察无言以对。

回到监室,同修们撩开我的衣服,说后背电起了很多大水泡,亮晶晶的,连续蹲五天,我感到身心有些疲累,又站两天,坐不能坐,躺不能躺。

那次锦州的同修刘凤梅也被罚蹲了五天,站了两天。恶警王艳平、周谦用铁丝抽她,用两根高压电棍电她全身、脚心,使其大脑、身体受伤害很大。

还有一个锦州的小姑娘,叫聂晶,对大法坚如磐石,来马三家很长时间,恶警也达不到转化她的目的。2000年8月的一天,2个恶警把聂晶带到办公室,叫来一个四防(普通刑事犯人),命令四防把绳子拿来,恶警问:“你转不转化?”聂晶说:“修炼法轮功,没犯罪,转化什么?”恶警看聂晶很坚定,狠狠地把她推倒在地,用绳子把她的两个脚腕捆在一起,又用绳子把两个手腕捆在身后,然后叫四防出去了。这时恶警从屋子里把门锁上,可见恶警犯罪是不让人知道的、怕曝光的。这时恶警董彬和张××(指导员)从抽屉里取出2根电棍,其中一根又粗又长,两个恶警露出凶相,狠毒的电击聂晶,电棍啪啪地响,同时发出烧焦的气味来。一直把聂晶电得前胸、从脖子到后背再一直到脚心,全部都是大水泡。聂晶睡觉趴不能趴、躺不能躺,脚的泡破了直流水,走路钻心的疼痛,就是这样,恶警还威胁聂晶说:“以后天天电你,看你转不转化。”

后来同修痛心问她是怎么坚持过来的?她说:心里面只有一念,坚决不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

为反迫害,聂晶在2001年5月份,连续绝食23天。绝食第4天时,恶警董彬把她带到办公室,拿着电棍问:你为什么不吃饭?聂晶说:我没犯罪,你们迫害我,我不吃这里的饭。恶警凶狠地说:这可是你自己找的。说着再次对她下毒手,用电棍在她身上电击。随着电击的啪啪响声,聂晶身上又发出一阵烧焦的气味。

马三家教养院每次把大法弟子电刑迫害后,都被关在小号里,封闭起来,怕其他的学员知道此事。聂晶在马三家教养院呆了三年多,这三年多对她来说,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的迫害都是巨大的。马三家教养院的恶警们,不但执法犯法,不责己过,反而推脱林燕的“自杀”所谓的违反院规队纪。给林燕加了三个月的期,并哄骗、威胁家人交了8000元的医疗费。正是杀人害人者无罪责,被害者伤身损财,后果自负,这仅仅是中共流氓迫害大法弟子中的冰山一角,相信更多的迫害事实也会逐渐被揭露出来。

本溪大法学员张会双,50多岁,被一大队恶警张艳(一米六几的个头儿,短发、50多岁,现任一大队四分队队长)罚站40多天。一晚,恶警把她叫去,从下午五点一直电到晚上12点,电击7个多小时。据张会双讲,有一种刑非常痛苦,叫“五马分尸”或“抻刑”,她在当地本溪拘留所、看守所等受过这种刑罚。被受刑者全身的骨架象被抻散了一样,她说:这种刑让人生不如死,痛苦得用人的语言是形容不了的,就象把人抻碎了一样痛。只有中共邪党才干得出来。

在第一轮的强制“转化”后,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一楼的三大队,这个三大队关押的全部是法轮功学员。三大队大队长李××(现在30多岁,因迫害大法弟子祸及亲人遭恶报,她的母亲突然死亡,哥哥车祸死亡。)

后来了解到,到了三大队,不“转化”恶警电棍就不拿下来,还有一部份人被送进“二进攻”分队,有几个人被送到女二所继续酷刑强制“转化”。送到女二所的法轮功学员有:
苏菊珍(绥中人,2006年4月8日被迫害致死);
陈丽艳(34岁,身、脑已受严重损伤);
刘梅(丹东东港人,现关押在大北监狱老残队);
潘奇(大连人,医生,多次被恶警灌食和精神病类药物后情况不详);
王会艳(葫芦岛人);
王满丽(本溪人)。

恶警欺骗说:送过去的人到那儿就“转化”了。后来有二所过来的人说:那几个人到了那里受到更加非人的凌辱和折磨。天天蹲着,蹶着,有的被折磨致残,有的被逼疯在马三家,我亲眼见过被逼疯的有:刘庆香(铁岭)、李景华(朝阳)、李玉兰(阜新),还有后来的郑举香。

在一次次疯狂无理的迫害中,大法弟子不能再容忍那邪恶的迫害,有的开始绝食,有的依法申述维权,遭到更加强暴的镇压。恶警王艳平带领大队警察,四防犯人,翻号、搜身,搜走纸、笔。

恶警王艳平借口59岁兴城大法弟子何贵芹有高血压,强迫她吃药,何说自己没病,不吃药,王便命令二名犯人刘波和××,一个掐脖子,一个在身后用膝盖顶住后腰,只听“嘎吧”一声,老人当时背过气去了,恶徒这才停手。

对绝食反迫害的学员,恶警将她们拖到医院,用胶管撬嘴灌,或用鼻饲灌食(用管插鼻孔下胃管)。当时恶警是隐蔽性的秘密执行,听一些“包夹”回来讲,看到那种灌食的场面后,恶心的吃不下饭,太残忍了。她们说:“我们也不想参与啊,真看不下去。”恶警们宣扬说这种所谓的灌食是出于人道救生。实质上是摧残,折磨大法弟子的肉体,精神与意志。

在一所期间,被强迫野蛮灌食的有:大法学员张会双(本溪)、齐振荣、王满丽等。

大概2005年5月,那天大家正在车间劳动,突然四防犯人来到车间,让提前收工,说是组织学习。我们被带回监室,在一间屋里,由犯人看守着,大家不知何故?猜想可能是外面来人检查了,后来得知,是中共当局为欺骗海外媒体做的戏,粉饰和平,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