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办“九评研讨会” 多层多面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九评”的发表,为我们救度更多的众生开辟出了更多渠道。作为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一路修过来,自然而强烈的使命感,使我在“九评”发表后,主动的承担起了在欧洲组织“九评研讨会”,向更多社会层面的人讲真相的工作。

欧洲是共产邪灵产生的地方,也是共产阵营在天象变化下开始走向崩溃之地。这里的人们一方面受共产邪灵的影响较深,另一方面也因深受其害而对其痛恨不已。

在欧洲举办的三十多场“九评研讨会”中,很多团体和人士愿意协同大纪元时报举办研讨会。每个协同组织者的背后,都有一个我们讲清真相和他们明白真相,从而走近法轮功学员的一个过程。同时,欧洲和北美的大法弟子联手,组成了弟子间互相弥补、互相支持的项目组。

“九评研讨会”使那些经历过共党迫害、推动民主及研究共党邪恶史的人士和组织拢聚在一起。他们中有市长、党派领袖、议员、大使、人权组织领袖、知名民主人士、政治学专家、历史教授、企业经理、律师、受难团体、汉学家、作家记者以及海外华人的各个组织和团体代表等。在我们很快要举办的北欧四国研讨会中,揭露“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将成为主要议题,参与者也包括了医生和卫生界的人士。在共同研讨共产独裁和中共的邪恶本质过程中,他们渐渐明白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正原因所在。

下面与大家交流一下这方面的体会。

一、为救众生而做,讲清真相过程不可失

在开始举办的“九评研讨会”中,有些学员急于求成,对讲真相的过程注重不够,结果导致有的研讨会,上面讲演者是大法弟子,下面的听的也是大法弟子,来的媒体也是我们大法弟子办的媒体。看到这种情况,我很着急。我们做这些不是为了做报道,更不是为了做样子。我们是要救度众生。我们要让更多的世人参与,这个讲真相的过程绝对不可失,否则,我们就是在完成常人中的一件事。

我把这些体悟写下来与大家交流,并根据实际效果和教训,列出了一个举办“九评研讨会”各个环节备忘录、可用标题和谈话要点,为大家提供方便和参考。在每一个国家准备研讨会之初,都明确我们为什么要举办九评研讨会及怎样去准备研讨会。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及时交流在与社会各界讲真相过程中的修炼体会和進展情况。由于有些欧洲国家的学员少,老学员更少,问题也比较多,所以花费的时间相对较多,做起来也比较辛苦。

开始时,有的学员开始不敢与政要联系。还没打电话,自己先紧张的发抖。有的学员只顾跟对方讲自己准备好的真相内容,与对方根本没有沟通。还有的学员由于没有请到某个知名人士而对研讨会信心不足等等。

针对表现出来的问题,大家学法和交流,及时纠正。我们认识到,问题还都出现在自我上。如果想到的先是“我”,那就是一个人在做事。人自然是有很多局限性的。如果我们把法放在第一位,把重点放在救度众生上,我们就没有了这些限制。基点摆正了,心态也平了,思路也清晰了,我们再去讲真相时,效果自然也更好。

九评研讨会,虽然以常人的形式去做,却非常人的工作。在与政要和人权组织的接触中,我们要保持正念和明确我们的目地。当我们把心真正放在救度众生上,而不是我做什么我说什么上,大法会给我们很多智慧。

举办九评研讨会的过程,就是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好机会。开始我们只有大纪元作为主办者。后来发展到有多个党派代表和主席、议员、人权领袖和不同的社会团体为协同主办者。他们也在其中明白了更多的真相,并通过提供会议场所、设备、同声翻译、茶水点心等方式对九评研讨会给予支持。他们将九评研讨会的信息传给自己的会员和朋友。部份团体和部门还在自己的网站上,完整的转载了九评。有些国家的总统、前总统、外交部长、议会主席等致函,对九评研讨会表示支持。

二、破除干扰 大法弟子正念做主导

每在一个新的地方筹备九评研讨会,或者在给政要发研讨会邀请信息之前,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下这个国家以及政要们在推翻共产政权中所做的贡献。根据不同国家和不同政要的背景和积极作用,调整邀请函的部份内容。这一方面能提醒这些政要自己的责任,另一方面也会使我们讲的真相更有的放矢。

这些应邀的政要不是修炼人,因此在向这些人讲真相的过程中,需要我们非常的耐心。我们是在帮助他们明白真相,是在救度这些人。我们是在做着宇宙中最正的事,因此我们要有大法弟子做主导的自信。

我帮助当地学员准备好一份英文计划草稿,其中包括研讨会的背景、目地、意义及讲演人的信息。当地学员以筹备组成员的身份去邀请政要、人权组织和各界人士参加九评研讨会,借此机会广泛的向他们讲真相和传九评。这样即能促使他们進一步了解九评,又能使他们有更多的机会直接接触和了解大法弟子。

在乌克兰举办研讨会时,中共使馆得到信息,要求乌克兰有关部门取消我们的研讨会,借口是我们从外国来的人没有许可不能召开这么大的研讨会。中使馆的人还打电话给一个地方学员要求停止举办研讨会。我们很冷静。因为我们清楚:我们是在清除邪灵因素,救度众生,自然也是邪恶最怕的。有法在,什么都挡不住。

我们立即来到有关核发许可的部门,把真相带给他们。明白真相的官员主动告诉我们:你们的研讨会的协同组织者是乌克兰著名的人权组织。乌克兰的人权组织自然有权在当地召开任何国际会议。我们進一步认识到了由多个协同组织者一起举办九评会的多层作用和意义。

邪恶使了一招不行,又来一招。它们利用该国共党的残存势力和那些被共产邪恶主义理论蒙骗的党员们,来到我们召开研讨会的楼外举行抗议。

当我们提前四十分钟来到会场时,看到几十个共产党员早早的等在大门外。几乎每人扛着一个两米高的血旗。开始我只是觉的好笑,在他们的注视下走向大厦的正门。然而,看到他们中很多人饱经风霜的面孔时,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一种近似怜悯且有痛心的感觉油然而生:他们真苦呀,同有人身,却未能得法,而且还在受共党的蒙蔽和利用。

我们不约而同的走向他们,用这个机会跟他们讲真相。我们告诉他们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种种罪行和中国人民遭受的种种苦难。随着一句一句的翻译,他们脸上的表情在变。一个学员从会场上拿来一摞当地文的九评报纸,我们把这些报纸送给他们。他们人手一张九评报纸。他们一边扛着东歪西斜的血旗,一边认真的读着九评。周围很静,当时的那个场面几乎就是静止的。这一群人的出现,吸引了一部份好奇的人们。一些人意外的得到了九评会的消息,从而進入研讨会的会场。

去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波罗的海三国九评研讨会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举行。题目是“二零零五年波罗的海之路——没有共产主义的世界”。 由于大家在法理上达到了共识,以广泛讲真相作为基点,波罗的海六个知名的人权组织先后高兴的接受大纪元的邀请,做会议的协同组织者。资深议员、拉国现行法律条例“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是犯罪”的起草人彼得瑞斯·希姆森斯先生(Mr. Peteris Simsons)出面主持会议。与大法弟子接触多了,他们钦佩大法弟子为了他人的无私奉献的精神。战争博物馆的馆长无偿的为研讨会提供了具有现代设施的会议大厅及技术人员。

一位代表问是否要发表一个决议。我们马上意识到这是对我们的一个提醒。于是我参照其它决议的格式连夜起草了一个决议稿。一位同修认为里面提到法轮功的地方太多了。交流后,大家同意在两处作了更改,以便给他们留一点讨论的余地。在表决议案时,所有与会者态度认真,讨论积极。我们大法弟子发正念,加持他们生命中明白的一面。他们逐条的讨论和逐句的斟酌,不时的让学员進行解释。原来我们换下去的部份,他们亲自又都改了回来。这个讨论过程,使所有的与会者進一步了解了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最后,八个组织机构与近百个与会者一起通过了一个“二零零五年波罗的海之路——没有共产主义的世界”国际研讨会决议,为我们利用研讨会的形式更深更广的讲真相,开了一个先例。

三、在协调与被协调中修心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我参与的讲真相的项目协调也越来越多。我决定,在接受一个项目时,绝不能影响自己已经参与的项目。如果每一个项目都需要我百分之一百的努力,那我就一定能在法中修出百分之二百,三百,甚至更多的能力,来做好所有接受的项目。我们就是来助师正法的生命。

在项目多,亟待办的事情多,时间又紧,不理解和批评抱怨随之而来时,选择放弃是那样的容易。但我最终还是不允许自己退却。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是师父的大法弟子。师父知道我们能做,而且也能做好,也能从中修好,所以才把机会给我们,所以才让我们看到机会。

我在常人中也一直做管理和领导的工作。这一方面给我讲真相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另一方面从中产生的观念和自以为是,却也着实成了我修炼提高中的绊脚石。

我发现,自己在处理一些比较急、重要且阻力大的事情时能保持念很正,思想也纯净,所以效果也好。然而,事情做完后,有时却突然出现“还是我能干”的想法。我立即对自己说:这不是我的想法!这种情况出现过几次,往往都是在我完成要做的事情之后。

这使我深深感到,修炼是很严肃的,修炼的层次更不是按照做事的多与少来决定的。修炼是按照法来纯净自己的过程。其实,我们明白的一面很清楚哪些地方是不符合法的。如果我们纵容自己不正的想法,邪恶就上来加大这种东西。这正是它们虎视眈眈盯着我们要找的空子,它们只有在这种空子里才能发挥其作用和增加其存活力。我们的智慧都是师父给的,有什么可得意的?正念一强,这人念随即消失遁形。

在众多正法项目中,我们往往既是协调者,同时也是被协调者。所以这就需要我们能够善待同修和宽容他人。我悟道,因为我们是在人中修炼,每个大法弟子都会有人的东西要修。即使有这么个协调人在各方面修的都好,那么师父或宇宙的正神也会找些他身上人的东西,不断的让这些东西反映出来,总是让大家看到,从而也可以时时的提醒着大家,要跟法走。

在被协调时,我们都能在协调人的身上找出各种各样的明显的不足:有的总是那么胆小,怕得罪人;有的总是打坐发正念时睡觉;有的对其他学员说话总是那么冲;有的总是拿不定主意,嘀嘀咕咕的……其实只要在法理上不糊涂,在大的事情上能正念对待,在大关和大难面前不退缩,这就是成熟的大法弟子了。

当然,由于每个人所在的层次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和所肩负的责任不同,所以在正法修炼中所碰到的关和难亦不同,甚至那些来進行干扰的魔来的层次都会不同。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会利用来自不同方面的阻力、批评与指责,无条件的修自己,用法对自己所在层次的标准衡量自己。这些都是表面看不出来的,也不是给别人看的。无论一个人修的怎样,别人都会在其身上找到明显的不足。

对于协调人来说,以上那些不足是应该努力的修去。即使修去的慢一些,影响的也是个人的修炼。然而原则问题,诸如法理不清、个人独修、不愿参加集体学法交流和集体活动,大事面前正念不足、出于各种人心背地里说别人坏话,丑化同修和制造矛盾等等,则是原则问题,并会阻碍整体的步伐。

作为协调人,首先应该做的,是在说话和做事时正自己的心和自己的念。对别人尽量的宽容,对自己则尽量的严格要求。在矛盾中,特别是被冤枉、误解和指责时,我们还是要无条件的修自己。在受到委屈和自己的执著被触动时,我曾几次偷偷的流过眼泪,也有过愤愤不平。怎么对待?当我问自己“我要让谁高兴,是让师父高兴,还是让魔高兴?”时,很容易的就能使自己平静下来,正念即能起主导作用。

以上仅是我在与同修们近期举办九评研讨会中的一点体会。我知道我有很多要修的东西,但我有信心我能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