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一名公安人员的自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我是胜利油田的一名公安干警。下面是我从警多年来的个人看法,由于安全的原因,很多事情不能写的太具体,请谅解。

在从警之初,我认为警察是一个神圣的职业,能够维护正义,惩恶扬善,成为人民的保护神。所以,工作之初,我努力工作,依法办案,想成为一个人民保护神。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身边的现实一次次的打碎了我的这个美好的梦想,使我变的麻木不仁起来。同事之间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日常工作中知法犯法,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人民警察成了公开的黑社会。比如有一个抢车的案子,通过正常的程序立案,侦查后准备抓犯罪嫌疑人时,领导突然来电话说案子销了,不用抓了,已经私了了;在扫黄行动中,要先安排人到酒店里面看有没有公检法的同行,确定了没有之后,才能采取扫黄行动,避免出现尴尬的局面,对于警察在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穿上裤子扫黄,脱了裤子嫖娼。其实这是真实情况。

人民警察的第一职责就是巩固共产党的执政党地位,可是大量的现实使我对共产党失去了信心。现在领导干部腐败问题已经是失控:办公楼要气派,用车要豪华,一顿饭要几千元,酒要最贵的,烟要吸一百元一盒的“极品”等等,否则就是掉价。近来揭露的一些官员腐败案也说明,如今的腐败不仅涉案金额大、情妇“二奶”多,而且还出现了公开化、合理化的倾向。三玩(玩权、玩钱、玩女人)干部越来越多。人民生活水平却越来越低,医疗、上学、住房成为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去年油田买断职工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占领了油田管理局办公大楼,胡锦涛亲自指示进行镇压,所有参与人员都被强制参加法制学习,写保证书,还秘密的判刑了几个。为此,油田花了数千万元维持武警的日常开销。

今年四月份,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朋友家里看了关于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真相光盘,使我震惊了。由于我的亲人中有修炼法轮功的,所以我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在社会上是个好公民,在家里尽好自己的义务,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中共竟然这样对待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是因为他们要做好人,坚持自己的信仰。

现在的中国的实际情况是:纳税人的辛苦钱,被有权有势的贪官集团抢占去了,被各级当官的为了面子搞形象工程了,被为了所谓稳定用于建立军警特系统杀害和镇压人民了,被用于在国际上掩盖灭绝罪行搞金钱外交了。中共就是一个贪污腐败、杀人骗人的黑社会组织。

这也就是共产党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的原因:法轮功讲“真、善、忍”,是真正的正法,共产党的本质是“假、恶、斗”,是真正的邪教。正邪向来水火不容。

最近东北地区召开了秘密公安会议,传达了镇压法轮功的“最新精神”。一是因为“法轮功的社会影响面太大,给公安队伍的形象造成了很多负面影响”,所以强调,“今后对法轮功的问题要秘密处理,不公开、不扩散,尽量减少影响面”;二是由于“有公安人员长期看法轮功网站,立场发生了问题,使镇压法轮功的问题越来越被动”,所以明令“公安内部人员以后不许看《明慧网》等法轮功网站”。其实,我就是看了明慧网,大纪元,人民报等网站才进一步认清了中共的邪性。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特点,一个是谎言,一个是暴力。

从九九年开始至今已经七年过去了。在这七年里,面对中共的谎言和暴力,法轮功学员一直坚守“真善忍”的原则,和平理性地反对迫害,利用发传单,寄信等各种方式向老百姓讲真相破除谎言,揭露被中共掩盖的事实。现在越来越多民众的良知被唤醒,越来越多了解迫害内情、甚至被迫参与过迫害的人也清醒过来,弃暗投明,转而站在支持正义的一边。

二零零五年六月,原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政治秘书陈用林和原天津市公安局及“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先后在澳大利亚公开发表声明与中共决裂。二零零五年八月五日,原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在加拿大以直接参与和见证者的身份揭露了中共对法轮功的严酷迫害。他们都曾因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而受到良心谴责,时常处于噩梦之中,他们最终选择勇敢地站出来从内部撕开中共掩盖的迫害铁幕,为自己选择了光明。

我身边的很多同事明白“善恶必报”的道理,从中共在历次运动中为维护自身利益而“卸磨杀驴、舍车保帅”的史实中看到了追随邪恶的可悲下场,而不愿再被当枪使,不再甘作替罪羊,“坏事能不沾边就尽量躲,好事能帮忙就尽量帮”,还以给法轮功学员“通风报信”和收集迫害“主使人”的证据等方式消赎罪业;有明白真相后觉醒的国安特务,为了自我救赎,不光退了党,还写出了自己的教训警醒他人,并用侦听手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过来收集身边不法之徒的罪证,提供给CIPFG……现在仍然主动参与迫害的人越来越少,选择赎罪自救的人越来越多,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穷途末路。

在这里我想提醒一下仍然给国保支队当特勤的修炼过大法的人:国保警察利用你们对中共的恐惧,采用软硬兼施的流氓手段逼你们充当它们的特务,提供线索后给你们几千到上万元的报酬,那只是暂时的小利,真是太糊涂了!其实真正害怕的是中共,是国保警察,因为他们干了邪恶的事,他们非常心虚。我已经掌握了采油,钻井,胜东等地区部份特勤人员的名单,如果这些人再给国保提供情报,我将公布出来。

自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引发了国人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的大潮,迄今已有近一千四百万人声明“三退”(退党、团、队),其中包括很多党政军高层在内的中共十分之一的党员。天灭中共已是必然。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一切罪恶都逃不过天谴,中共违背天意、民心的丧心病狂,结果却是更多的民众觉醒,加速自身的解体。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