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趾甲、电糊喉部、多次昏死——王庄遭血腥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9月2日】王庄,男,现年50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99年7.20之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屡次遭到610、公安派出所警察的一次次无理抓捕、抄家、判刑,在监狱遭受了监狱警察及刑事犯的酷刑虐待、暴力摧残。恶人手段残忍阴毒。

王庄身遭酷刑,却心怀大善大忍之心,一次次被迫害昏过去,却一次次死而复生,却对警察无怨无恨,真诚善待他们。王庄的单位(佳木斯发电厂)被恶党所逼,将王庄开除。王庄原本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也被逼散。王庄身上至今被迫害的伤痕及余痛一望可知。从王庄的身上,可见共产邪党的监狱里都干了些什么?!当今的中国大地上只要你信仰法轮功,无论你是一个多么好的人,都会受到不同方式的迫害。

以下略述的迫害事实都是王庄所亲身遭受过的:

一、2002年1月份的一天夜晚,王庄在建国路派出所门前的路上行走,被碰面的一名警察拦住,盘问。这时,姓郜的恶警过来了,认出王庄是炼法轮功的,便将王庄带入建国路派出所非法审讯,是不是出去做真相了,百般刁难,逼王庄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王庄不从,恶警赵世友拳脚相加,并带另一名警察抄王庄家。抄走大法书和录音带,强行将王庄送入看守所,非法关押7天。

二、2002年4月份,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建国路派出所恶警赵世友带领二名警察,在一天晚上非法闯入王庄家,不由分说强行抄家,没搜到任何东西,一走了之。

三、2002年9月份的一天下午3点多钟,王庄在向阳商店门前行走被长胜派出所教导员李锐碰上(他是王庄的邻居),他指使另外两名警察用车将王庄强行绑架到长胜派出所,对王庄进行非法审讯。在此期间,一名警察用打火机烧王庄的手和耳朵,逼问王庄大法真相资料的来源。晚上将王庄在铁椅子上铐了一宿,第二天将他送入佳东分局。在分局,国保大队长隋世民对他实施酷刑,上老虎凳折磨一个多小时,然后将王庄送入佳木斯看守所。在看守所,一名姓袁的恶警两次殴打王庄,非法关押了5个多月,然后将王庄强判三年,送往佳木斯监狱继续迫害。

在佳木斯监狱五大队,恶警逼迫王庄奴役劳动,他不从,被张大队长殴打,连踢带踹,打大嘴巴子,又多次指使刑事犯罪人员对王庄进行人身迫害,两次打他,并进行长时间罚站。

在监狱,恶警严厉蛮横、刁难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不许法轮功学员和别人说话。恶警队长王辉亲自上阵,对王庄多次进行殴打,扇嘴巴子,用脚踹。王庄在路上行走,在没防备的情况下,便被王辉用脚突然袭击,王庄当时便被踹了一个大跟头。王庄绝食抗议监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理迫害,限制言论自由等迫害,恶警指使犯人用整袋的咸盐给王庄灌,视大法弟子的生命草芥不如。教政科恶警司振明又用手铐将王庄两手反背铐,勒紧手铐子,铐子紧的都嵌进肉里去了,那种痛苦,无法形容的煎熬。恶警对王庄足足铐了一天,并多次唆使刑事犯(所谓的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

2004年3月份,佳木斯监狱与莲江口监狱合并为一个监狱,王庄等一批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莲江口监狱。到了6月末,莲江口监狱便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强暴的所谓“转化”,逼法轮功学员谤师谤法。王庄所在大队是二大队三中队。在大队长杨旭伟,副教导员胡某某,教育干事张格秋,三中队长李显奎,教育队长张迪共同合谋策划下,对王庄组成了由暴力犯罪和杀人犯六、七个人联合做王庄的所谓“转化”,而在幕后安排、操控的多名恶警却每天都在监控室里遥控,监管着刑事犯的一切迫害过程。恶警煽动、欺骗、诱惑犯罪人员,并对刑事犯说,无论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把王庄的转化做过来,便给犯罪人员减刑立功。这些犯罪人员有上边恶警的幕后指使和减刑的好处诱惑,便开始对王庄进行了一系列的邪恶残酷、下流毒辣的整套迫害。

恶警把犯罪人员分成两班,值白天班的刑事犯,把王庄关在水房子里罚站,不允许动,不能坐,一动就拳打脚踢;值晚班的,看着王庄不许眨眼睛,不许睡觉,王庄眼睛一闭,便有刑事犯拿板子打。坐姿为两腿伸直,后背不许靠,两手掌放平,一坐一宿,如若眨眼睛,便把王庄到倒水房子里浇凉水。眨眼睛后,一浇凉水就是十盆、二十盆的往头上、身上灌,此种恶行使用多次。虽然这样,也并没有让王庄屈服,上边提到的这些恶警便给刑事犯下令,说:“对王庄可以采用任何手段,只要有口气,甚至打死都白打,也要进行转化。”

于是这些恶人对王庄进行了更加残忍的迫害,由七、八个恶人共同合作,实施酷刑大背挂,即:两腿分开,用人将王庄头硬按硬压在两腿中间,两胳膊向上直立成90度,心脏急剧受压,人憋的窒息,两胳膊、两腿象骨肉分离似的剧痛难忍,直到昏死过去,那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到了晚间将王庄的两腿两胳膊用绳子反复捆绑,脑袋上套个塑料袋,在脖子处系上,喘不了气,人只能在塑料袋里憋死。王庄在塑料袋里多次窒息,头闷的满头大汗。王庄心里难过,痛苦至极。王庄多次死过去之后,大小便失禁,这群恶人一看王庄死过去了不敢将人送医院,便用拳头使劲打王庄的胸部,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样的酷刑反复用过五、六次。

这种迫害也没让王庄转化,恶人们又采用了新的迫害方式,用抹布直接塞到王庄的嗓子眼里,对王庄说:“不转化就憋死你。”结果真的把王庄憋死了。据刑事犯自己说,他们一伙人抢救了一个多小时,王庄才有了知觉。这些刑事犯见王庄活过来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对王庄说:“我们也是没办法,是警察让我们这样干的,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们有可能洗不清,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干了。”当天晚上让王庄睡了一宿觉。

第二天,这些刑事犯便被恶警召集去开会,对刑事犯说:“鼓励他们继续转化,整死白整,死了填个单子,报个自然死亡,完事。”在警察的唆使和胁迫下,这些刑事犯变本加厉了。一名杀人犯,强行把王庄的腿盘上,用脚踩王庄的头直接触地,王庄憋的脸发青,等王庄缓过来,此刑事犯用钢针扎王庄的脚趾盖缝里。王庄的脚趾盖黑紫,往出淌血、化脓。另一名犯人用脚使劲踩王庄的脚趾盖。不久王庄的两个大脚趾盖给活剥掉了。

有一天,三名刑事犯把王庄按倒,腿反过来盘上,王庄的后背上坐一个一百七、八十斤重的犯人,把王庄的上身压到头触地,铐挤在床板上,直到把王庄脚、腿压到紫黑,人不能呼吸为止。这种迫害方式进行多次。还有一名犯人用钢笔帽之类的硬东西,放在王庄两指缝中间,然后用手使劲的攥王庄的手,都是难以复述的疼痛。还有一名刑事犯用木头棒子敲王庄浑身的各穴位处。对着膝盖、肘部等无肉的地方,拿棒子敲打,另一人顶着后背打前胸。王庄是骨肉之躯,是何种的煎熬啊。

还有一次,一名刑事犯用脚使劲踩王庄的心脏部位,把气憋里头,只能吸,不能出,直到目前王庄的心脏喘气都吃力,不能大声说话。还有一次,被一名杀人犯拳脚相加,往心脏处猛捶猛打,最后被打的昏死过去。殴打一开始,教导员杨新华在走廊里巡查,对杀人犯打王庄视而不见。还用床板使劲砍王庄的脚、腋窝和臀部。王庄绝食抗议监狱对他的暴力伤害,队长李显奎把王庄找到办公室,让一名刑事犯按着王庄的双手,用电棍对王庄的喉部和嘴唇进行电击,把喉部整个都电糊了,起大泡,至今疤痕累累。

这期间,每当刑事犯对王庄迫害几天以后,队长李显奎便找王庄谈话,问:“怎么样,能不能转化”。一看没有结果,这些恶警就唆使和胁迫刑事犯继续迫害王庄,用惨无人道的暴行又迫害了半个月之多。教育干事张格秋又找王庄谈话,还是强制让转化,并威胁说:“不转化还是没完没了”。在旁边的教育中队长张迪说:“现在王庄的身体有点缓过来了”,言外之意继续迫害,整个过程经历了二十多天……

这是佳木斯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一页,这也是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充当替罪羊的警察、犯人被推向了悬崖绝路……王庄在遭受了这巨难的迫害下,对曾经谋划与迫害过他的警察、犯人无怨无恨。在以后的日子里,王庄本着大法教给他的做好人的标准,用慈悲的心,真诚的行为,善待那些刑事犯,跟他们和平相处,在他们有困难时真心的帮助他们。

这些刑事犯被王庄的善心与胸怀所感动,跟王庄表示:“你这些事情当时我们不知道真相,被政府、警察给利用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因为有仇恨才在外边犯的罪,为了仇恨而杀人,而冒险,从来没有见过象你这么好,这么善良的人,不但不记仇,还对我们这么好,这回我们真的看到了法轮功和政府、电视上说的不一样。如果警察再让我们做这样的恶事,我们绝对不再干了”。后来恶警又指使他们对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迫害,他们真的就谁也不去干了。

还有那些警察,大法弟子也真诚希望你们能珍惜自己的生命与所为,弃恶从善,明白真相,悬崖无路,醒悟是岸,抓紧“三退”,只有这样才有希望!你们才能真正拥有一个好的未来!

(注:佳木斯监狱与恶警迫害王庄的这些内幕是由一个不能够透露真实姓名,并且参与整个迫害王庄的过程,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这是犯罪,并且希望大法弟子宽恕的一个觉醒了的见证人提供的。还有一些刑事犯的名字没有提及,是因为王庄用他的真诚、善良与宽容,把对生活绝望了的、为复仇而杀人的恶人的良知已唤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