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法弟子李增云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大法弟子李增云,女,黑龙江省方正县沙河子镇人。李增云98年喜得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但从邪党99年7月20日起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李增云被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巨额罚款,二次被非法劳教,肉体和精神上遭受到严重摧残。

進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关押

2000年2月,李增云因進京上访,被抓進方正县第二看守所,在那里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看守所的黑暗与邪恶。看守所黑色的铁门被拳头大小铁锁锁着,窗户上镶着铁栅栏。在几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关押着十几个人,睡的是凉板铺,盖的被子是看守所的,不许家里送,谁来谁盖,被子脏极了,盖在身上冰凉,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盖一天每人还得交4元钱。吃的是玉米面窝头,因不熟,有时还酸,非常难吃,就这样的玉米面窝头每人一顿只给一个。早上给几条咸菜,晚上一碗汤,一日两餐,根本吃不饱。板铺的四个角放着不同的东西,这边墙角放水桶,那边墙角放便桶,再一个墙角放行李,人就在中间坐着。大小便都在便桶里上,臭味熏的人恶心,直想吐。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还要遭受各种迫害。

有一次,李增云因炼功被恶警发现,给她戴上了手捧子,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给打开。由于长时间戴手捧子,她的手腕都硌烂了。为了抵制迫害,她和其他大法弟子就绝食抗争,恶警就给灌食。用给妇女带环用的铁撑子把嘴撑开,用手指粗的橡皮管子往嗓子里插,玉米面粥或豆奶粉撒上很多盐,不管死活就往嘴里灌,好端端的一个人给弄得不成样子。在中国有多少大法弟子就是因为野蛮灌食而被夺去了生命。

李增云在方正县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近3个月,并被罚款2000元人民币,才于2000年5月16日被释放。

2000年11月23日,李增云正在邻居家织毛衣(因邻居也是大法弟子),恶警闯入屋说她们在串联,然后采取欺骗手段把李增云和另外两位大法弟子骗到派出所。傍晚,县公安局长赵某、政保科长丑永生等一行人,把她们三个人送進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才释放。

邪恶的万家劳教所

2000年12月23日,李增云再次進京上访,在哈尔滨站被恶警抓住,车票当时被没收,后被当地恶警绑架回方正县看守所关押,她身上带的九十五元钱被恶警郝胜和李大华私吞,她母亲身上带的三百元钱被恶警于文才非法没收。

李增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恶警劫持她去万家劳教所时,没有通知家属。当时正赶上要过年了,方正县公安局恶警怕劳教所不收人,还带上礼品。万家劳教所所长史英白见到礼品马上把人收下了,也没体检。

万家劳教所简直就是人间地狱,李增云和其他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遭受着非人的待遇,经受着各种折磨。

正月初八那天,她们排着队到食堂吃饭,不知什么原因,只见前面过来一名警察气势汹汹的把两名大法弟子连推带搡、拽着头发带走了,见此状,大法弟子们谁也没有去吃饭,向其要人,可它们就是不给。大法弟子们开始背法,结果恶警所长史英白打电话调来一百多名警察,把大法弟子们包围起来,手持电棍一拥而上,在所长史英白的指挥下对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

李增云当时被两名恶警拽着头发、架着胳膊往楼下拖,后脑勺被打了一棒子,当时就起了个大包,头发被拽掉一大缕。

大法弟子们被恶警拖到楼下之后站在室外冻着,那天天气非常冷,刮着刺骨的寒风。恶警们一个个问大法弟子,说只要遵守劳教所所规就让進屋,不说的就被拳打脚踢,关進“小号”, “小号”装满了就送男队,李增云被送到十大队。当时那种场面真是一场正邪大战,在这场正邪大战中,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很重,被拽掉的头发地上到处可见。有一次,李增云因不出操被罚站,晚上也不让睡觉,第二天继续罚站,她站着站着差点晕过去,头晕目玄,眼冒金花,口里发苦,身冒虚汗,那种难受的感觉无法形容。

李增云因为炼功多次被绑,有一天被绑过三次。一次大法弟子们正在炼功,二大队长带领一帮恶警气势汹汹的来了,把大法弟子一个个都绑在了床上,有吊起来的,有蹲着的,有站着的,姿势不等,绑完它们就走了。大法弟子们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那样“一抖搂铁链子就开了”,因为有监控仪器监视,它们看见大法弟子们把绳子都解开了,就又气势汹汹的来了,又把大法弟子们都绑上了,等它们走以后,有的大法弟子一抖搂绳子又开了。她们一看绑不住大法弟子,就气急败坏的更加邪恶了。被绑起来的大法弟子嘴里不停的向恶警讲着真相,恶警根本听不進去,还气急败坏的用胶带封大法弟子的嘴,用胶带在大法弟子的头上绕好几圈,把大法弟子的嘴封住,有的连鼻孔也封住了,不能正常呼吸。

它们把其他大法弟子都绑上后,最后绑李增云,三个女恶警把李增云按倒在床上,当时恶警刘白兵死死的抓住李增云的手腕,用力按往她往她手腕上缠绳子,马小欠脚穿着皮鞋用力的踩在李增云的后背上,李增云的双脚被另一恶警使劲踩着动弹不了。这群恶警已失去人性,狠狠发泄,把警绳死死的缠住大法弟子的手腕,血液无法正常流通,手变成青紫色。李增云被绑在床头上,时间长了,两个膀子疼痛难忍,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她脸上跌落下来。

被吊起来的大法弟子更是疼痛极了,那痛苦的滋味无法形容,其中一名大法弟子因吊得时间过长,绳子突然断了,人摔在地上,昏迷不醒,好一阵子才醒过来。

大法弟子就这样在痛苦中煎熬着,过了很长时间恶警才把大法弟子们放开。由于邪恶不断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全劳教所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就开始集体绝食抗议,在绝食的第四、五天的时候,恶警说要给大法弟子们灌食,可是却不见队长和管教,都躲起来了,让刑事犯来打大法弟子,被灌食的大法弟子几乎没有不被打的。

李增云被叫進去灌食,一刑事犯问她喝不喝玉米面粥,她说不喝,话音未落,几名刑事犯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按倒在椅子上,开始灌食。因她不配合邪恶,其中一名刑事犯就来打她,她一把抓住刑事犯的胳膊,大声说:“你不能打我。”谁知就这一句话,却遭到一群刑事犯蜂拥而上,一顿暴打,结果它们不分脸还是身上乱踢乱打一通。第二天,李增云的腿肿的很粗、绑硬,不能正常行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这样管教还逼着她出操。

由于劳教所环境恶劣,室内潮湿,终年不见阳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染上了疥疮。劳教所医院的院长就强行的给每个长疥疮的大法弟子刮疥,那个滋味疼痛难忍,鲜血淋淋,疼得直蹦。这种治疗手段太残忍了,简直是失去人性的行为。

李增云就这样在这惨无人道的劳教所里经受了一年的邪恶迫害,2001年12月22日期满后,被释放回家。

刚到家的第六天,李增云正忙着拆洗被褥,政保科长丑永生等一行人又来到李增云家,把她骗到派出所。因快过年了,就把李增云和另两位刚刚从劳教所出来的大法弟子送進拘留所。当时李增云身上的疥疮还没好,它们根本不管别人的死活和大法弟子家人的痛苦,又将三名大法弟子关押了三个多月,过完年后,到三月份才把她们放出来。

再次被非法劳教

2002年11月份,中共要开“十六”大了,这群毫无人性的东西又来到李增云家,强行抓捕她。因为李增云不配合邪恶,它们四、五个人往车里塞她,没塞進去,然后它们就两个人架着她,把她绑架到了派出所,当晚把她送進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等开完“十六”大以后才把她放回来。

2003年9月5日,由于“犹大”陷害,李增云再次被抓。政保科长丑永生为报私仇(因法网恢恢网上恶人榜中有它的名字,它怀疑是李增云给它上的网),又判李增云三年劳教。

李增云再次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的第一天,就被恶警强迫写“三书”。“犹大”徐凤萍及恶警赵玉庆、姚福昌等人还在一旁叫嚣着:“再不写你就蹲一宿,别睡”。由于李增云不配合邪恶,被罚蹲,又被上大挂,恶警姚福昌用电棍电她,她的脸全起大水泡了,然后继续被罚蹲,直到半夜十二点才让她睡觉,第二天四点多钟起床后继续被罚蹲。在高压迫害下,她违心的写了“三书”。在集训队这段时间,整天坐小板凳,被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她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2003年12月3日,李增云被转到十二大队,这里也充满了邪恶,恶警经常对所谓“转化”的学员搞测试,不按照它们的要求答卷或不答就被疯狂迫害,罚蹲已是家常便饭,之后就是坐铁椅子、电棍电、绑吊,还用超负荷劳役迫害,完不成指定的任务,就被强制劳动到半夜十一、二点钟,有时甚至到后半夜一、两点钟。上边一来检查的时候,队长和管教就撒谎,明明给定两箱任务,它说一箱任务,劳动时间长达十四、五个小时,它却说五、六小时。在这里到处是欺骗、谎言加暴力。

大法弟子之间不让说话,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被剥夺了。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多少大法弟子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自2003年12月份至2006年8月份,万家劳教所被邪恶夺去生命的就有赵凤云、张洪、单玉芹、季凤芹。

2006年8月,李增云才出狱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