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诸城大法弟子王继华生前被恶党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王继华,山东诸城密州街道铁水村人。从小艰苦的劳动,使三十几岁的他就有腰腿疼病。一九九五年有幸接触大法,便义无反顾的走入大法修炼。在法中不仅受益无穷,而且知道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他觉得这么好的东西也得叫别人知道,于是他带动了亲朋好友和周边的人。他种大棚菜勤恳钻研,新来的品种、化肥、农药,他总是先通过在自家地里反复配制试验,直到选择好再告诉其他种菜人。王继华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恶党疯狂的打压法轮功开始后,有图谋的、被迷惑的恶警、各级领导不问青红皂白,把媒体的谎言、诬陷作为证据,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全面的打压。当时王继华是这片的辅导员。在压力与不知内情的情况下,村支书把十几个炼功人都集中到村委会進行威胁、恐吓,逼着他们写不炼功的保证。因王继华表示不放弃,除了个别人,大家都没有配合这无理的要求。因为凡是炼过法轮功的人,都亲身体悟大法的神奇、博大、正派。在谣言惑众铺天盖地而来时,都想为这千年不遇的伟大宇宙真理,为慈悲的恩师讨个公道。。于是在农历一九九九年冬月二十三,王继华给母亲上完坟后,只身一人上路去北京上访,目标是国务院信访办。

可是,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中共恶党的指使下,不给法轮功上访的机会,已经关闭了信访办。他又与同是前来上访的一位外地大法学员结伴去了民政局。结果在那里被诸城驻京办的恶警拉回诸城公安局兴华路派出所。以曹锦辉为首的朱伟、袁伟等恶警对他狠下毒手,把他绑到凳子上坐压、踢打,直到打昏死过去,然后放到地上用凉水浇醒再打。当送到村委会时王继华已经不能行走,满身伤痕累累,里外衣服都是湿的。又在村委会关了一个月,直到腊月二十七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农历二月初五傍晚,王继华正在本村街上卖菜,突然几个恶警来到菜车前,又一次绑架了他。把他和邻村的两个大法学员一起关在离村不远新盖的一个饭店的二楼上,进行强化洗脑。

王继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正念走脱,从此流离失所。饥一顿饱一顿,有时露宿街头,有时住在旷野的看瓜棚。但无论严寒酷暑、邪恶追捕都没有动摇他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他始终都在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说明真相,证实法、救度世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因为急于找多日未见的学员有事商量,一时疏忽,用同修的家用电话给那人打传呼,不想那人已经被绑架,结果恶警利用电话查到同修单位。“610”、诸城公安局出动三辆警车,以曹锦辉、刘炳花(当时城关派出所指导员)为首的如狼似虎的十几个恶警抄了同修的家,不仅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还顺手牵羊的偷走了同修孩子的学习单放机。同时把他们绑架到诸城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国安大酒店。

曹锦辉恶徒负责迫害女大法弟子,阴险毒辣的朱鹏德负责迫害男大法弟子。当时把王继华铐在铁椅子上进行威胁逼供。然后又送到拘留所关押。在此期间,邪恶的“610”利用在王村转化者每天对他进行强化洗脑。

由于王继华正念正行,不仅没被转化,还向关在一起的犯人说明真相,善化他们,有的人表示出去也要学法轮功。这一次又正念走脱。同时又一次流离失所。

在王继华流离失所前后,恶警曹锦辉曾多次带人到他家骚扰、造谣、煽动村民仇视大法。村民们虽然惧怕恶党,但心里明白王继华是好人。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王继华在高乐埠村一同修家,被恶人举报又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二十几天的苦役折磨迫害后,送昌乐劳教,劳教所拒收,又送回诸城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不仅被特别监控,而且每天干十几小时从废橡胶带里抽拔钢丝的苦役。

二零零二年二月,王继华又被送王村劳教所。在那里邪恶把他关小号,找来打扮妖艳的犹大车轮式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强化洗脑。又找诸城在那里已经转化了的人员给他洗脑,这些对他都毫无作用。邪恶一招不行又换招数。据他生前个人回忆,有一天夜里师父点化他,让他上厕所排除异物,可能吃的饭里有问题。

在此期间,邪恶又对他使用了什么手段迫害,没有目击者。当家人接到通知到淄博医院去看时,王继华头脸青黑,已是一个昏迷不醒的植物人。原来一百七八十斤体魄健壮的他,不到一个月的迫害折磨,这时已经骨瘦如柴。

据在医院看守的“610”人员说,为怕出人命曾让诸城“610”来接,但诸城也怕担责任拒接。最后才通知村委会叫家人去看。

虽然王继华妻子把他接回家细心看护,每天都有同修去照顾他,由于长期流离失所,惨遭多次迫害,使他身心承负重压,二零零四年初再一次遭兴华路派出所两恶警(只知其中一个姓王)的骚扰后,于二月初六含冤离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