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长春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我叫张淑华,2005年2月在家中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送国保大队迫害后,送当地看守所关押3个月,先后几次遭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提审、毒打后,被送长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

在那里我不转化,不写五书,被强行按着写五书,之后立即严正声明作废。被强迫劳动到7月份时原本健康的身体出现了血压升高,入所时80/120的血压到7月份时高压竟然到了180。我被迫吃了药,恶警队长侯志红见我把药吃了,就阴阳怪气的说:哎呀,人算不如天算,你也不识字,医学知识你也什么都不懂,你的血压也可能脑出血,也可能摔跟头,不听话让你脑瓜浆子疼。果然吃药后我头疼的像裂开了似的,浑身冒虚汗血直往头上冲,脚也发飘,我难受极了。

第二天,恶警大夫张风又让我吃药,我说不吃,吃了你给的药我的头像爆炸一样疼,它们不让我说,把我叫到管教室,恶警刘胡用电棍电我的嘴,当时就把我的牙打活动了。她们又把我叫到医务室说要给我测血压,结果去了又要给我打针,我不配合。张风,李曼,张志慧还有所里的一个大夫按着我打针也打不上,我大喊:我决不配合邪恶。回来后,恶警刘胡,张凡,李曼,还有所里一个大夫和护廊张志慧等六个人按着我戴手铐,我大喊:我是师父的弟子,其它安排都不要,全盘否定旧势力。恶警李曼用抹布堵我的嘴,当时就把打活动的门牙塞掉了,我满嘴是血,几天后,我的牙又掉了一颗。

我的皮下出现了许多出血疹,几天的工夫头发全白了,人瘦的都脱了相,脸色可黑了。这都是吃了恶警给的不明药物所致。

这是劳教所对我的迫害,今天我揭露出来让世人知道恶党是怎么迫害大法弟子的。今后我要以法为师,精进实修,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