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呼盟鄂伦春大法弟子雷秀华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三日】内蒙古呼盟鄂伦春大法弟子雷秀华,屡次遭受非法关押、勒索等等迫害,儿子被迫退学,女儿虽然考上了大学,也因交不起学费而不得不放弃。雷秀华两次被非法劳教两年,遭恶徒电线抽、拧大腿根等折磨,目前被迫流离失所。下面是她自述遭受的一些迫害。

* * * * * * * *

善良的朋友,我给你们讲述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这只是1999年以来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修炼者残酷迫害的冰山一角。

我叫雷秀华,43岁,家住内蒙古呼盟鄂伦春大杨村镇,有一儿一女,4口之家。我们夫妻没有正式工作,主要靠做点小生意为生。我曾患有多种疾病,经常一把一把的吃药。97年学炼法轮功后,仅几天时间,身体就健康如初,此后从没吃过一粒药。从前我们夫妻脾气都不好,经常吵架,几乎到了离异的边缘。学法后,我按照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逐渐改正缺点,归正思想及行为,不但身体得到了健康,家庭也和睦了。我丈夫常对别人说:法轮大法可好了,我妻子学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1999年,江氏集团发动了无端的迫害。因我坚持修炼,被大杨村派出所所长白丽非法拘留,长达七个多月。我丈夫是个老实人,受到的精神打击很大,每天什么也干不下去,天天到派出所要人、求情。今天派出所说给一千元就放人,明天公安局说给二千就放人,共花了六千元我才回了家。

回家后丈夫因害怕不敢让我炼功,甚至动手打我。我去北京想向国家领导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又被非法扣留。桥东派出所还把我丈夫抓去暴打,然后索要两千元。我被邪恶非法劳教两年(在看守所关了一年,后送兴安盟图牧吉女子劳教所一年)。

2004年,因身上带有真相资料,我被大杨村派出所非法关押3个多月。鄂旗610恶人江恩武不让放人,我绝食抗争7天后才放我回家。没出一个月,大杨村公安恶警李本学等人又非法绑架了我。在看守所我喊“法轮大法好”,所长尹连胜及恶警张伍岭给我上了一晚上的吊环,四肢不能动,小腹疼痛,整晚我都是在难以承受的痛苦中度过。

此后我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送我去呼市的途中,我听到恶人李本学与国保大队队长包勇说,第一次报劳教上面没批,后来他又从新上报才批的,因为我没有职业。

到呼市后我小腹疼痛,经医院检查后,医生诊断为子宫肌瘤需要手术,可是恶人未予理会,仍然把我投进劳教所的一间库房,并长达半个月不许睡觉。我坚决不配合,不写“三书”,恶警武晶、刘琰,还有一个叫大王队长的,找来吸毒人员杨静、崔俊苹打我,他们用电线抽、拧大腿根…。。手段极其恶毒,我的身上被打的大片大片变成紫色,肋骨一处持续疼痛了三个月之久。

恶警王冬云也非常狠毒,经常用手铐吊我,为防我“撞头自杀”,给我戴上摩托头盔,腿也捆上,用袜子堵上嘴,因痛苦出声就用电棍电。

我仍然拒绝写“三书”,还在管教科讲真相,恶人就疯狂折磨我,我的一只胳膊被铐的3个月抬不起来。

因为我腹部的肌瘤越长越大,医生建议马上做手术,如果我的病不动手术就好了,医生表示她也要宣传法轮大法好。到了2005年,二大队换了大队长,小队长也换了好几个,酷刑减少了,我腹部的肿瘤很快消失了,真希望那位善良的医生能够得知大法的神奇,相信大法的美好,从而有个美好的未来!

由于我父亲病重,在女儿担保下,我被准许回家看望老人,并限期返回。我想我是好人根本没犯法,法律应该惩恶扬善,不是用来迫害好人的。我不配合邪恶,没有按期返回,恶警王旭等人竟绑架了我的女儿20多天,但是仍然四处抓我,致使我流离失所。

几年来,邪恶的迫害给我和我的家庭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我们失去了以往正常的收入和生活,并负债累累。孩子上学没有钱,儿子中学都没毕业,女儿虽然考上了大学,也因交不起学费而不得不放弃。丈夫一人靠打工挣钱,没有人照料,人瘦的皮包骨。我们一家人本来幸福祥和,女儿原本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大学生,但是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改变了这一切。

在此我正告那些仍然参与迫害的人们,立即悬崖勒马、将功补过。善恶有报是天理,切莫为了眼前的名利而失去未来的一切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