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应付诸行动制止中共的犯罪”(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明慧记者冬娜报道)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法轮功支持者和多名国会议员在加拿大国会山前集会,呼吁加拿大政府和人民共同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前任亚太司司长、前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到场支持并演讲。之后乔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大卫•乔高在九月二十六日的集会上演讲

记者:你最近走访了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很多城市,包括美国、欧洲国家、澳洲以及联合国。能谈一谈您此行的经历吗?

乔高:我去过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包括北欧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我们下周五会到美国国会。我们在所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有收获。我猜最令人鼓舞的是在同中国的欧盟高峰会上,东道国芬兰的外交部长向中国的外交部长提出了(发生在中国)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

他以非常官方的方式告诉他们,欧洲人很关注那些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欧洲人希望进行一次独立调查。我还没有听到中国外长的反馈,但是至少五亿三千万欧洲人通过他们的高峰会已经同中国政府提到了这件事,他们(中共官员)不能忽视。他们也许会忽视加拿大,但是他们不能忽视数亿的欧洲人。

相似的情况还有,我想你已经听说了,上周在日内瓦联合国的高峰会上,我得到了两分钟时间,概述我们的报告。据证实,中国的代表花了四十五分钟时间想要申请更多的讲话时间。(记者注:每个国家有三分钟时间进行辩驳,中共要求延长至五分钟。)但是当他们真的得到了三分钟讲话时间时,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你肯定能得到当时的录音。

压力正在形成,如果足够多的人发出足够多的电子邮件,并举办足够多的类似今天这样的集会。中国政府会很快做决定。我想他很快会失败,并失去奥运会主办权。

全世界都会反对在北京举办奥运,因为那里发生着反人类犯罪,这是二十一世纪人类所不容的。我想,所有今天在场的人,七大洲所有谈及此事的人都不会容忍这样的反人类罪。

记者: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乔高:周五,我们会去华盛顿在美国国会的一个小组委员会作证。在这个关于人权的小组委员会上,我们会谈到我们的报告,在环游世界过程中,我们所见、所闻、所了解的。

我还会提及今天早上已经提及的今年夏天波士顿发生的奇闻轶事。一位来自天津的外科医生基本上向一位德国医生承认了移植手术的器官供体是法轮功学员。当被问及器官来源时,他对德国医生说,去问问在旅馆外面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就知道了)。对我们来说,这名中国外科医生已经清楚地承认了器官的来源,这里说的是肝脏移植手术。

记者:您知道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高智晟律师最近被捕,至今未被释放。前不久,中共限制外国通讯社在中国的报道,您对当前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何评价?

乔高:感谢你提到高智晟律师的问题。高律师是一位纳尔逊•曼德拉式的人物,一位曼哈默德•甘地似的人物,他是中国法律界的良心。是他邀请麦塔斯和我前往中国调查的。我本人也是一位律师。他们竟能绑架高智晟,竟能派警察进驻高律师家,不让他的妻子和孩子出门。中国政府以为他们生活在何种世界?他们认为加拿大人、美国人、欧洲人或亚洲人会允许他们最高贵的法律专业人士受到此种待遇吗?将其象狗一样的对待?

有传言说高律师受到了酷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的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世界不会容忍他们(中共)这样虐待法轮功学员,不会容忍他们这样虐待高律师。他们最好不伤害并迅速释放高律师,否则,我们会将这事追究到底,绝不会到北京参加二零零八年的奥运会。

记者:您认为全球的政府会关注此事吗?

乔高:我想我们已经从澳洲、新西兰、比利时、瑞典、芬兰和法国等国家得到了令人鼓舞的回应。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必须付诸行动,全球的政府必须坚持,立刻付诸行动停止这一可怕的犯罪。

记者:您认为加拿大应采取何种行动?

乔高:我相信哈珀政府会要求对此作调查。你在调查中,不用走得太远就会发现,事实已经是明摆着的了,通过我们的调查报告,(你会发现)活摘器官的事正在发生。

哈珀总理看来很关心中国人权问题,我希望他对此保持强劲的立场。加拿大不会有人相信,因为我们支持制止活摘器官的事,会使我们的对华出口受到影响。肯定有些事比一个政府的贸易更重要,顺便提一下,我们同中国的贸易导致的赤字是两百二十亿加元。任何一个认为哈珀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不支持法轮功的人都错了。我对哈珀政府继续推动此事仍持乐观的态度。

记者:您认为哈珀政府会调整对华援助政策吗?

乔高:对呀,为什么中国(中共)在援助项目中要拿到加拿大纳税人的四千到五千万加元,这是令人惊异的事。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过去几年中已经提到过这个问题,加拿大不应当给中国援助。

如果我们不能确保从加拿大到中国的每一块钱援助都没有被浪费,没有被蚕食,没有被中共作为进行更隐蔽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迫害法轮功学员增加的资金,就不能再提供这些援助。

记者:看来政府间的人权对话并不奏效,你对此有何建议?

乔高:我的观点是在任何同中国的双边会谈上提出人权问题。在有中方和加方代表参加的会议上,每次都要提。不要每年仅提出一次,所谓的“人权对话”其实是一场猜字谜游戏。前任大使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将其称为“猜字谜游戏”,“人权对话”就是这样的。在如何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我们必须更加现实。

记者:感谢您接受采访。

乔高:不客气。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