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太原市新店男子劳教所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

一.概述

山西省太原市新店劳教所(位于太原市恒山路新店街5号邮编030003,分男所、女所)是全山西省唯一的一所达到所谓的部级标准的“文明”劳教所,对外宣扬什么“教育、感化、挽救”,如何“文明”管理,以“理”服人。可实际上有些头顶国徽、身穿警服的干警却执法犯法,棍棒毒打,电棍击打,高压恐吓,强制洗脑,威逼利诱,变相体罚、虐待,不让睡觉,奴役劳动等等,手段之残忍,方式之毒辣,让人触目惊心,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些惨无人道的行径就发生在这所达到“部级”标准的“文明”劳教所内。

自99年7.20以来,男所陆续共非法关押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2001年5月底,山西省内所有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男)全部被集中到此,由所领导等亲自部署,抽调所谓“精兵强将”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酷刑“转化”。他们利用吸毒等劳教犯人包夹监视法轮功学员,不允许相互说话,不准随便行走,强制法轮功学员看充满谎言的“揭批”电视,监室外的走廊里贴满对大法恶意污蔑诽谤、充满恶性刺激的招贴画,令不明真相的人感到触目惊心,一面洗脑,一面制造迫害气氛。

山西省被非法劳教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至2003年高达500多人,其中大同法轮功学员180多人。该劳教所是一所纳粹集中营,在非法关押期间,法轮功学员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和肉体摧残,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不仅强迫参加重苦力劳动:拆砖窑、搬砖;在水泥灰、石膏灰浓烈充满空中的极其恶劣的生产厂房长期装卸水泥、石膏。而且使用体刑、体罚,如烈日下曝晒,无休止操练,同时,对坚定信念的法轮功学员戴手铐、电警棍殴打或关禁闭,不让休息,指使吸毒人员拳打脚踢,或强行拉入水房棍棒毒打,曾受到此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曹润泉、杨斌、陈海龙、王铁龙、陈建吾、郭建军、岳守飞、马勇、李文明、李云海等(恶警三中队队长范力战,集训队中队长:宫俊升)。劳教局编制诽谤法轮功的诬陷材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无休止的看造谣媒体焦点谎谈,或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强化洗脑,个别监督,参加强力劳动,或转入北京团河劳教所进行更升一级的迫害,除此之外,克扣法轮功学员伙食费,降低本来就不高的伙食标准,吃变味饭菜,使法轮功学员拉肚子,生口疮,多人身体消瘦,体力虚弱,出现严重营养不良。法轮功学员只为做好人,坚定真善忍的修炼却遭受如此非人虐待,我们紧急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制止迫害。

二.主要迫害罪行

恶警宫俊升---该所之首恶之徒,是害死李慧文的主凶

宫俊升、范力战、李树国三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下手极其狠毒、残暴、不遗余力。宫俊升是害死法轮功学员李慧文的主凶。它是劳教所所长齐宝山的侄女婿,齐宝山为人伪善,从不在迫害现场现身,然而,新店男子劳教所的一切对大法的迫害没有它的授意能开展吗?

宫俊升极其阴险、狂暴、狠毒,又狡猾,杀人不见血,做事表面奸诈圆滑,工于心计。其人在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控之下,极端仇视大法,专门到北京团河劳教所学习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1. 2001年6月,作为集训队中队长的宫俊升与另外两名恶警在办公室内对法轮功学员郭建军进行毒打,用脚往头部、胸部猛踹,打得郭建军实在无法忍受,一头撞地昏死过去。毫无人性的恶警非但不收敛,反而又用电棍击打郭的头部、颈部,将其打醒后又给戴上手铐。恶警还暗中唆使值班劳教犯人用棍棒毒打郭建军,怕人听见,竟用毛巾塞住郭建军的嘴疯狂毒打,边打边问:你到底写不写“悔过书”,写了就不打你了。郭建军学员被打得遍体鳞伤,满脸都是伤痕,眼睛青紫,痰中带血,一个月吃不下去饭,一天只能勉强吃一两个馒头。为掩盖罪行,恶警不让他出门,连打饭打水都由别人代打。

宫俊升为人阴险,为了立功受奖,而又能推卸责任,采用借刀杀人的卑鄙手段,暗中唆使值班劳教犯人变相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王铁龙学员曾被值班劳教犯人强迫六七天不让睡觉,扒光衣服用棍棒毒打,王铁龙被打躺在便池内,值班劳教犯人又用冰凉的冷水猛冲。还有杨斌、陈海龙、曹润泉等多名学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殴打。恶警还采用疲劳战、车轮战的方法,不分昼夜的和法轮功学员所谓“谈心”,晚上一点完名,其他劳教犯人睡觉,法轮功学员被叫出来与队长谈话。这个队长累了去睡觉了,又换个队长继续谈,直至天亮,白天又是照常洗脑式学习、体罚性军训,到晚上接着“谈心”,目的就是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只要写了“悔过书”,马上就不找你“谈心”了。

还有一姓马的中队长(一中队),强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长时间进行超强度体力劳动,动作稍微慢一点或是没完成任务,就在工地上大打出手,用鞋底猛抽脑袋,用棒子毒打,而到了半夜又把法轮功学员叫出去“谈心”或背规章制度,不让睡觉,就是为了逼写“悔过书”,一旦写了就不用出工了。国家工作人员竟用如此卑鄙的方式折磨、虐待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非要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这不邪恶吗?

2. 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李慧文

山西省阳泉市法轮功学员李慧文,刚结婚50天,就被阳泉市公安局、610骗到洗脑班进行迫害,遭受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于2003年2月26日被太原新店劳教所迫害致死。恶警宫俊升即是主凶。李慧文2003年农历新年前后一直被关在该所集训队,为抵制迫害进行40余日的绝食,其间,同监室的劳教犯曾将李慧文两手吊绑在两个上铺床沿上进行折磨,40多日中其它更多迫害不得而知,李慧文最终被折磨致死。而宫俊升在此前后数年都是集训队队长,所有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首先都被关在集训队遭受宫俊升迫害,再转到恶名昭著的三中队。

李慧文简介,男,32岁,山西中医学院毕业,阳泉煤矿总院的医生,家住矿务局。李慧文于96年在太原开始修炼法轮功,家中有父母兄姐,父亲是麻痹症,用拐走路。李慧文的妻子也因修炼法轮功被抓,后放出。

3.从全省各处转来的法轮功学员绑架至该所后,先关在集训队,宫俊升从三中队选两个积极配合邪恶的邪悟者对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欺骗,转化了就转到三中队,不转化就继续在集训队受迫害:一年四季不论严冬酷暑不许坐床,而是坐地下;每日逼着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片,折磨性的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唱歌颂恶党的伟光正歌曲,或者各种所谓学习,蓄意把法轮功学员的思想全部占满,不让有独立思想的时间,妄图在不易觉察之中把法轮功学员的有正念的主思想抑制住,排挤掉。通过对一个人的时间、思想的剥夺,达到它破坏、迫害法轮功学员真正生命的险恶目的。在3中队这种隐蔽的邪恶迫害更是应用的彻底持久,圆滑伪善,淋漓尽致。

集训队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多了时,会被集中到迫害最严重的“攻坚队”,攻坚队因为太黑暗、太邪恶,见不得人,故而平时不存在,到用时再临时组建。2002年9、10月间,2003年9、10月间两次攻坚队宫俊升均采用从北京团河劳教所学来的所谓“关爱”的欢迎仪式:首先是“欢迎”法轮功学员进入该队,该攻坚队所有管教及参与转化的十几个邪悟者站在走廊两边齐声歌唱“迫害主题曲”--所谓充满爱心的《同一首歌》,同时伴着歌曲节奏“热情”鼓掌(如果节目到此为止,不知情者决然想不到这里是新店劳教所、罪大恶极的攻坚队,受“温馨欢迎”的法轮功学员谁能看穿这一幕好戏背后渐露狰狞的蛇蝎鬼魅!)。然后是“体贴入心”的轮番长时间交流谈话,但很快你就发现不对劲,休息、睡觉时间是不由你的。而后渐露真相:车轮谈话不让睡觉、整日罚站、整日干活不让休息(一天20多个小时干活不让睡觉)连续数日、一根两根电根同时电击、宫俊升还给一位法轮功学员戴报纸糊的尖锥帽,进行人格侮辱。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此受到残酷迫害,其中王海生、郭保军、邵建华在迫害持续十数天之内体重骤降一二十斤、二三十斤,几乎完全虚脱,王海生、郭保军送医院“急救”。王海生在2003年9、10月间的攻坚队第二次受迫害时,范力战连续4天把王海生脱光了衣服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参与邪恶的“攻坚队”的有:宫俊升、范力战、李树国、王卫东(大)等管教。某队长也可能展示其伪善一面,当被严重摧残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医院“急救”时,它们会买高级月饼慰劳,甚至自己掏腰包买一箱鲜奶给法轮功学员“补身体”,但身体稍有恢复,立即带回攻坚队继续迫害。

到医院“急救”,在这里决不是体现救死扶伤的人道救助方式。而是迫害的调整站。

这种迫害方式在三中队一样是恶警所惯用的。法轮功学员柳立平、刘增芳(近70岁,山西晋中市某大学文学史教师)因自始至终直到解除非法劳教出所也坚定不转化一直受着这种方式的摧残,柳立平因体能几近衰竭进医院直至到期释放。

刘增芳、郭保军目前(2006年前半年)再次被非法绑架至此遭受迫害。我们在此呼吁正义,铲除邪恶。

其它迫害事实

2002年,所里常在礼堂做一些污蔑大法的所谓报告,毒害众人。侯利军等法轮功学员当场起身大声制止恶徒的诽谤、并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正念有力的制止了邪恶,以后这类诬陷“报告”再没有过。侯利军因不配合邪恶,拒不转化,被延长6个月非法超期关押。

2004年下半年,一位姓黄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恶警队长×××就经常不让他睡觉,有时整夜整夜不让休息,经常在楼道里罚站,从9点站到深夜1、2点,×队长还指使吸毒人员欺负他,睡觉时往他嘴里放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2004年11月又成立攻坚队,让他不停的干活,休息时每隔十分钟就使劲推他,使他不能睡觉。天气很冷,只能盖薄被子,还经常故意拿掉。

一位姓张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指导员李树国以谈话为名,不让睡觉达7天7夜。恶警们还说:我们也不打他也不骂他,我们多善良啊。

一位姓刘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副中队长王卫东(小)就指挥灌食,惨叫声太大,它就叫全体人员高声唱歌,怕人听见。

有一天晚上关进来4位法轮功学员,中队长姚宏在楼道里大声说:“把灯都打开,把电棍的电都充足。”好象狼闻到了血腥。

对于传看经文的法轮功学员动辄以电棍用刑,并在队内制造恐怖气氛,恶警范力战就此对何祥、刘增芳等施暴,法轮功学员陈泰明(太原太航仪表厂工程师)被范电的脸部肿胀溃烂,面目全非。王志刚因看经文被王卫东等管教强制反复冲洗厕所,最后出现严重肺结核症状,近1.80米的年轻人迫害的体重只有100斤挂零,送109医院没多久,又关进攻坚队(2003年9、10月间)受宫俊升、范力战、李树国等迫害:强劳、不让睡觉、脱掉外衣(只剩秋衣)两根电棍电击。

法轮功学员张晋升(2006年)、毕业于华北工学院的山西阳泉市盂县的一个大学生张海瑞被折磨致精神异常,保外就医(2003年,主要实施迫害人:李树国)。

擅长欺骗、利用邪悟者作为迫害的帮凶,也是宫俊升、李树国等恶警的险恶招数、拿手好戏。邪悟者李东升、谢德平、拥有“博士”头衔的邪悟者吴持平等人成为它们跑前跑后、得心应手的迫害马前卒。曾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长时间罚站等体罚。

就连“搞好卫生”也成为这里堂而皇之的迫害手段。玻璃、门窗、墙裙、地板、走廊、厕所的长时间不停的反复擦洗都成了对不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折磨手段。

三中队目前以宫俊升、范力战、李树国、姚宏、王卫东(小)为主,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主要采取上述的长时间罚站、不让休息睡觉、不停的干活、长时间强迫观看污蔑大法的光盘,电棍电、指使吸毒人员挑法轮功学员的毛病,然后迫害。主凶之一的宫俊升因对大法犯的罪太大,目前回避到该劳教所某科(也许是因迫害“有功”而升迁),在背后操纵迫害。

以下是参与或涉嫌参与迫害者部份名单:
李效民:山西省劳教局长 0351-4299680(办) 手机:13931245130
田 丰:山西省劳教委教育处长 0351-4298849(办)
“先进工作者”齐宝山,山西省太原市新店男子劳教所所长 男子劳教所电话0351-3937179
太原市新店男子劳教所刘姓政委手机:13068049002
石 伟:太原新店男子劳教所副书记 0351-3171807(宅)0351-3937207(办)
韩福生:太原新店男子劳教所教育科长0351-3937345(办)
管理科科长徐晋:13513600879
管理科电话:0351-2810536
王跃平:太原新店男子劳教所一大队长1282185005
集训队中队长:宫俊升,宅0351-4297131  0351-3937480 手机:13068045963
三中队电话0351-3055775、3055773,
三中队队长:范力战(在大队部有兼职)
三中队队长:姚宏
三中队指导员:李树国
三中队干事:王 鑫 13834201839
三中队的其它部份管教  王卫东(小)、杨铁保、牛××、李××、张××副队长
一中队中队长 马X
某中队长田志中

(注:该名单中的有些资料来源包括电话等信息是几年前的,请知情者及时予以更新、补充,包括他们的家庭住址、家庭成员等情况,以便于进一步讲真相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