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清苑县张晓丽一家的悲惨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张晓丽,女,43岁,河北清苑县东吕乡南王村教师。99年7.20以前得法修炼,身心受益。“7.20”后,因坚持修炼被政府及学校开除,失去了工作。2003年5月份萨斯病流行期间,东吕乡前任乡长赵树增带多人到张晓丽家非法抄家,搜出一本《转法轮》、一张未开封的光盘和一份真相传单。在高压下,张晓丽的丈夫胡占锋第二天到大队部写了“保证书”。当时赵树增表示将不再追究此事。为了免于骚扰和迫害,减少生活的压力,张晓丽被迫离家,到保定找工作打工半年。

2004年新上任的乡长樊文志(兼任东吕乡政府人大主席),为了显耀功绩,利用卑鄙的欺骗手段,将流离在外地的张晓丽骗回家中。在此之前的6月份,樊志文曾乘张晓丽丈夫在乡里开防疫会期间主动找到他谈话4个小时,假惺惺的说:“我接任后也不追究以前的事了,不要叫张晓丽在保定打工了,你包了这么多地,又开着诊所,还带两个儿子,又当爹又当娘的,多累,叫张晓丽回来帮你一把。”樊当时还一再保证,只要张晓丽回来在家好好种地,保她没事。张晓丽的丈夫轻信了樊文志,就把晓丽叫回家。晓丽从开春到收秋大半年都一直在家。乡里也曾派人多次到家中查看张晓丽是否真的在家。2004年9月8日晚上9点,正在家中忙着收花生的晓丽晚饭还没吃,樊文志就带着20多人,闯入她家,无任何证件和理由就把晓丽从家中劫走。胡占锋问为什么,樊文志只说“去乡里一下就回来,别胆小,有事找我。”

在车上樊文志要张晓丽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说什么骂一句就马上放她回家,晓丽不肯,当晚樊就把她送了清苑县转化班。在非法关押期间,樊文志多次企图以上交罚款的名义勒索胡占锋一万元巨款未遂。胡占锋据理力争,樊恼羞成怒,指着胡占锋恶狠狠的说什么“我叫你家破人亡!”

在转化班遭非法关押的张晓丽因拒绝“转化”,10月27日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在绝食第三天,樊文志带人来强行给她输液。晓丽拒绝配合,遭到它们的辱骂和殴打。一个月后在晓丽绝食昏迷不醒且生命危急时,樊等竟将张晓丽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并于11月5日将晓丽非法劳教三年。当时劳教所拒收,樊却硬将人送了进去,没有任何法律程序,没通知家人,直到后来她的丈夫去看望她时才知道已经被劳教了。

在劳教所,张晓丽依然遭到野蛮灌食。邪恶之人用脚踩着晓丽的四肢,用力按她的头灌,此后晓丽开始不断的吐血沫,邪恶又强行给她输液,张晓丽边输液边吐酸水,导致她全身无力,头象要炸开一样,难受至极。张晓丽就这样神志不清的过了许多天。当她清醒后才知道自己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

非法劳教张晓丽的劳教票被造了假:年龄改成了56岁(差12岁);家中有一本《转法轮》写成了三本;家中有一张未开封的光盘变成了几张;传单一份也变成了多份;在保定打工半年,被说成了一直外逃等等,一切与事实不符。

11月15日,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劳教所才允许家人与张晓丽会见。想不到的是家人见到的晓丽是躺在女大队办公室地上(当时劳教所不让见人),原本稍胖的她现在完全脱像,成了皮包骨,说不出话来,呼吸急促,脉搏快且时有间歇(心衰的表现)、胃部有压痛感,身体不能动,两眼睁不开。好端端的一个人竟被迫害成了这副模样。家人非常着急,要求劳教所给晓丽看病。劳教所说家里不拿钱不给看。胡占锋回到家中,带着大儿子胡山和几个亲戚找到东吕乡政府去问樊文志为什么判张晓丽劳教,那些官员都说不出什么,只是用“当时想吓唬晓丽,没想到弄成这样”等话来推卸责任。樊文志、东吕乡政府司法所全体人员及段乡长表示尽快向上汇报,将张晓丽保外就医放出来。

胡占锋相信他们,回到家中焦急等待消息,等了一个多星期也没有音信,就和大儿子胡山再次到东吕乡政府,樊文志躲着不见,胡占锋就到他家从他父亲口中得知樊文志在县城住。于是又到防疫站找樊文志的妻子陆丽红,也不在。只好自己找到樊文志的家,想问个究竟。未料樊文志恼羞成怒,大喊大叫,嫌胡占锋找到其家中,并打手机叫人来收拾胡占锋,胡占锋只好返回家中。

法轮功学员听到了消息,散发了真相传单向社会呼吁对张晓丽的不公正对待,希望唤起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放下手中的屠刀,善待好人,都是劝善内容。不料,就在胡占锋还在等待放人消息时,灾难降临到他们全家。12月1日晚10点,胡占锋有事不在家,樊文志穷凶极恶竟将16岁的大儿子胡山从被窝里拉出绑架到了东吕乡政府,并在那里对孩子用刑逼供,毒打孩子,逼迫孩子承认自己也“炼法轮功”,企图以此定下迫害张晓丽全家之证据。亲戚去探视时发现,孩子鼻青脸肿,头上有好几个包,身上多处伤痕(打手以东吕乡派出所王生为首)。最后他们竟将孩子扔进清苑县看守呆了1年。当时胡山被迫辍学,只是一个初中未毕业的16岁学生。就这样被荒废了学业。(户口本上写他18虚岁,有误)。

胡占锋被迫带着12岁的二儿子胡泽离家出走,流落外地。胡占锋心中惦念妻儿,无奈之下给东吕乡各政府官员写了呼吁信。恶人樊文志不肯罢休,依仗职权,派人在南王庄蹲坑跟踪,电话监控,同年12月27日下午4点,胡占锋在安国的临时住所里被绑架。被毒打了一顿之后关进了清苑县拘留所,非法拘留14天后竟也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樊当时拘留胡占锋的罪名是“威胁政府”,后又改为“威胁他人正常生活秩序”。本来都是莫须有的罪名,他们随意更改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在非法拘留期间,恶看守李常乐在本人不知情况下骗了胡占锋姐姐260元钱,称是饭费。按恶党法律,“拘留”不应该超过14天,但是清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占明、崔朝阳、郭磊之流却给他一张一年半的劳教票,其中对劳教的理由说通过鉴定证明(传单)的字迹与胡占锋所写的信字迹相符,说什么信内容与传单内容相似,是恐吓政府,判劳教1年半。因胡占锋不承认这样的无理判决,撕了劳教票。这几人叫来打手帮忙把胡占锋暴打一顿,强行拖上车,硬将他也扔进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当时脸上,身上、四肢多处伤痕。

更悲惨的是胡占锋的二儿子胡泽。他见父亲这唯一的亲人又被带走,受到极大的精神创伤,哭着满街跑,第二天才被好心人收留,一个多月后才回到南王庄家中。孩子身边无父母,无人教育照顾他,他开始不好好上学,玩上网,学业荒废,整日游逛,衣食无着落,独自过着困苦的日子。

张晓丽在劳教所因拒绝放弃大法,被女队恶警施以酷刑,关小号,绑在死人床上长期折磨。2005年1月11日,自其丈夫胡占锋也被非法劳教后,见面时只是哭,一家人的悲惨遭遇实在令人痛心,由于长期受迫害,张晓丽身体极度虚弱,于2005年5月25日在保定市二五二医院检查出:晓丽腹腔、子宫内各长一瘤,大的如鹅蛋,小的象鸡蛋大,卵巢内长一囊肿,不能进食,吃了东西就呕吐不止,体重只剩下百十斤,二五二医院建议让张晓丽保外就医,但保定八里庄劳教所置张晓丽生命安危于不顾,非但不让保外就医,就是晓丽七旬老父母和身残的弟弟去看望,竟连面也不让见,说:“别人谁也让见,就是张晓丽不让见。”当其父提出要接回家治疗时,恶警说:“我们会给她治的,等治不了了再让你们接回去。”真是没有人性!共产恶党把人变成了魔鬼。

四个月内谁也没见过晓丽,直到2005年9月26日,胡占锋才得以见到妻子,这时张晓丽精神已有些失常了,只会重复一句话要不就只是哭。

2005年12月6日,大儿子胡山才被放出来,哥俩身无分文,凑合着过日子。胡占锋被关押14个月后被放回家。由于没人照料家,屋顶也塌了,家中东西包括衣物、电视等被人偷的偷、拿的拿。那种痛苦打击无法用语言表达。行医20年的胡占锋,由于被劳教,2005年未能注册资格证,被吊销了行医资格,失去了在南王庄卫生院的工作。为此胡占锋找过樊文志30多次,半年多了,樊就是拖着不给解决。目前胡占锋和大儿子靠打工维持生活。

迫害至此并未结束。2006年6月份又传出张晓丽在劳教所被迫害情况:多次被长期吊挂,电棍电,6月14日早4点多,恶警白洁把她铐在床架上,昼夜禁止睡觉,用电棍电,她的惨叫声惊醒了楼上楼下的人。至今张晓丽手腕还有深深的手铐印,精神恍惚、失常。

一个美好的家就这样在中共邪党无端迫害中被毁了。迫害张晓丽一家的罪魁祸首樊文志为一己之私,丧尽天良利用职权、充分暴露了其邪恶本质。在张晓丽一家被非法关押期间,张晓丽的亲戚朋友、正义之士,帮助她到政府申冤。樊文志得知后,到张晓丽娘家南王庄调查是谁在参与,声称查到是谁就立即将人带走,邪恶至极。善恶有报,他的所做所为必将受到历史的惩罚!


恶人名单:
清苑县东吕乡人大主席樊文志 手机1347323077 
保定八里庄劳教所 电话 0312-5939039 地址:保定市莲池南大街 1995号
劳教所接待室 电话0312-5939048
管  理 处 电话0312-5939011 5939021
女队 办公室 电话0312-5939048 5939040 5939021
女队大队长:闫庆芬
中 队 长:朱曼
生产 队长:李秀琴
小 队 长:武文双 白洁 东青 刘紫微 陈娜 张昊欣

注:樊文志老家清苑县白城乡苑庄村中间,现住清苑县元件厂对过武装部家属楼中楼二单元二楼,门朝西北。樊文志的妻子陆丽红在清苑县防疫站工作

望同修见消息后整体配合,为营救张晓丽尽一份力。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