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任春英遭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任春英是榆树市建筑设计院的一名工程师。修炼法轮大法后的任春英,对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在单位是人人称赞的好职工。在家里是贤妻、良母、孝女;是备受邻里、亲友喜欢的人。熟悉她的人都说她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然而,只因为任春英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被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多次非法绑架,拘留、劳教、罚款、暗地里勒索钱财、遭610非法洗脑,几年来,她家被榆树市公安局有关人员非法勒索钱物达三万余元。

一、上访无门,被非法拘留

1999年7.20,法轮功被非法迫害,任春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本着一颗善良的心,去省政府反映情况,说真话,却被武警和公安野蛮的推上卡车,拉到南岭体育馆后又强行登记,最后把这些人强行驱散,上告无门。他们只好踏上进京上访之路,找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

在北京,他们看到的是,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找信访部门去讲真话,却被警察推上警车遣返本地。任春英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到哪里都做一个好人。

7月30日,当他们帮助打扫街道卫生时,被警察看到,然后把她们强行带上警车,送到北京丰台体育场,那里有几千人,大多数都是上访的大法弟子。警察说:“看你们干好事,就知道是炼法轮功的。”

第二天任春英被长春市驻京办事处的警察遣送回长春,又由榆树警察带回榆树公安局,当时的局长是刘希武,政保科长是陈兴国。遭警察胡满山非法审讯,若不签“不炼”的字样就拘留,并逼迫家属,还说不放弃信仰就要送劳教,这样,任春英被非法拘留了,三天后,家属被迫给相关人员送千元以上钱款才放人。

二、榆树拘留所恶警的残暴

2000年2月25日,任春英在榆树公园炼功证实法,被榆树市公安恶警石海林(此人已上恶人榜)等人强行拉上警车,绑架到公安局。填上单子又一次被非法拘留,说是15天,可是却关押一个多月。在拘留所,任春英吃的是做饲料用的玉米面做的发糕,半生不熟,每天两顿,每顿每人只给一小块,清水煮的冻白菜汤,只有一小碗,多数人吃不饱。可每人每天却交十元钱的伙食费。住的屋子又潮又冷,墙壁挂霜,棚顶滴水,滴在板铺上,无法睡觉,只好挤在一起坐着。

大家炼静功,只因炼功,多次被警察暴力殴打、罚站、罚冻、罚背雪,有时从早上4点一直站、冻到7点多,任春英十个指甲都被冻掉了。

2月28日早4点到7点半达3个多小时,她和其他8名大法弟子因炼功被拘留所恶警残暴殴打,是邪恶所长魏福成指使恶警张福学(此人现在已患肝癌)、孙井富、张志军、司机小韩子四人手持小白龙(塑料棒)猛打扒掉外衣,只穿内衣内裤的大法弟子,后背、臀部、双腿被它们打的惨不忍睹。后来双腿从臀部到脚跟全部呈黑紫色,皮肤肿胀达到高出原皮肤20到30cm,走路困难,不能下蹲。一个多月后才恢复原色。

当时这几个恶人打累了,就换一种方式,把人扔到外面去冻,那天是零下27度的严寒,还下着雪,恶警把只穿衬衣衬裤的大法弟子扔到外面去冻,有两名大法弟子当时就被冻昏过去了,而恶警徐久飞(现在此人已患肺癌)还不让往回抬,说什么“每年都有两名打死的指标,打死白打死。”

恶警取笑任春英,让任春英在雪地上打坐。后来,在其他大法弟子的强烈要求下,才把人抬回又潮又冷的监号里。在这之前,一连几天,任春英和那些恶警们认为坚定的大法弟子到外面被罚站、挨冻,不许穿棉衣,一站就是半天,任春英的双手被冻得发白,失去了知觉,有人说用雪搓手,有人说用冰水泡手,当时,任春英说“没事”,也没用任何药物治疗,一个月回家后,双手脱掉一层皮,指甲由黑色脱掉变为红色,到最后变为白色到恢复正常。这是用科学道理解释不了的,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一个月后,任春英家人被勒索了一万多元,她才被放回家。

三、讲清真相救世人再遭迫害

2001年春,任春英粘贴真相资料被站前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榆树市公安局,又一次被非法拘留,关押到榆树市看守所。在看守所,任春英绝食抗议迫害,家属被勒索了几千元,七天后放回。

2002年9月,原城建局长李金(现在他因为参与赌博而被免职,李金在任期间,大法弟子被停发工资几人,被迫提前离岗几人)执行流氓集团的旨意,积极参与迫害本系统大法弟子,榆树政法委610办洗脑班,城建局派出所及设计院在李金的授意下,两个恶警和设计院一名副院长到任春英家中,强行绑架,,鞋子都没穿,被姓刘的大个子恶警拖到楼下,塞到警车送到洗脑班。

2003年3月2日,任春英去同修家被正阳派出所蹲坑的恶警绑架,被非法拘留关押到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非法审问,任春英不回答任何问题,笔录恶警随意写,当时邪恶的国保大队长张德清对任春英的哥哥说:“只要你忍心,把她送到一个地方,她一定开口,进去的人,不是丢胳膊就是少腿的。”哥哥不同意,恶人没能得逞。

当时任春英绝食进行抗议,遭到恶警滕淑玲及狱医的野蛮灌食,用浓盐水加一点奶粉按着强行灌。在没有任何正常手续的情况下,被非法送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就是这样,还被榆树公安局扣留手机一部,至今未还。家人被勒索7000元,给张得清2000元、给滕淑玲1000元、其余的都给了有关的人员。任春英于2003年4月被送到劳教所。

四、黑嘴子劳教所的迫害

2003年4月,任春英被非法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三大队四小队、五小队。她不放弃信仰,被精神折磨,强行灌输邪恶的歪理邪说,犹大说教,包夹严看,管教威逼恐吓,都没有使她改变信仰。长期超负荷的体力劳动,使任春英疲惫不堪,体重由70公斤下降到50多公斤,下身流血不止,家属提出保外就医,可大队长却提出勒索钱财的要求,被任春英拒绝,不能出去就医,管教明知她的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在外人面前也说:你们谁有任春英的病重?可就是不放她。由于长期的身心摧残,一年回来后,经检查是子宫肌瘤,后来全部切除。现在,任春英已经恢复正常。

任春英只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就遭受这么大的迫害,这只是邪恶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有多少大法弟子,因做好人不放弃信仰,被活活打死,邪恶还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谋取暴利。

有良知的人们,请伸出你们的援手,共同结束这场无理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