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桦南县两位警察的遭遇(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我们家乡有两位警察,正当壮年,一位叫孙继宏,一位叫商锡平。他们在修炼法轮功之后,都摆脱了当今很多大陆警察惯有的流氓习气,变得廉洁、文明、善良。可是他们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中,遭受了最深重的迫害:孙继宏,被北京恶警活活打死,其妻袁和珍也被迫害致死;商锡平,最近得知已在黑龙江鹤岗市被非法判刑十年。

一、孙继宏,男,40岁,法轮功学员,原桦南林业局林场派出所警察,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孙继宏修炼法轮功前,性情蛮横粗暴,酗酒打架,在执行警务时经常随意打人,因为会些功夫,地痞都惧他三分。修大法后,他改掉了这些恶习,文明了很多。

高精度图片
迫害前,孙继宏和谐的三口之家
高精度图片
孙继宏和女儿孙玉博

99年以来,因上访多次被抓,于2001年1月7日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2月4日(北京法轮大法日)走上天安门,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后被天安门警察强行关在天安门派出所。当他告诉天安门的警察“自焚”是导演出来的时,那警察竟然说:导演出来也是为了共产党的统治,后他神奇的闯出来。


2002年2月4日孙继宏(右)在广场和平请愿

2002年5月10日晚,由于被人出卖,他在出租房内被恶警绑架,并被抄了家。他在看守所内坚决抵制迫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借灌食之机迫害他,但灌不进去。第九天时正赶上桦南林业局恶警来京接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北京恶警本打算将孙继宏在北京劳教的,一看他软硬不吃,只好让本地公安接走。在强行遣返中他为了不让恶警带走,他冒着危险跳下火车走脱,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来。

2002年9月25日晚六点钟左右,孙继宏在北京丰台玉泉营立交桥换车时,被丰台公安局绑架。在酷刑逼供中,被抓的第4天即9月29日被刑讯殴打致死。有警察称:“被打得不行了,还说大法好!”也暗自佩服这位大法弟子对信仰的坚定。当家属来认尸体时,竟然认不出来,北京警察无奈擦掉涂在其脸上东西,才得以确认。亲属看到其遗体惨不忍睹,头肿得很大,已变形,眉心处有一个洞,面部有6个圆形的洞,腮边有两个洞,有的像烟头烫的,浑身上下被打的体无完肤。警察自知理亏,怕家人上告,赔上万余钱。警察不让拍照,要强行迅速火化。恶警严密封锁消息,其遗体于10月2日被强行火化。

高精度图片
被打死前不久,孙继宏在北京一照相馆照的照片

其妻袁和珍,原桦南县工商行桦南林业局储蓄所的储蓄主任,也抛家舍业随夫进京上访,也多次被抓。2002年元旦走上天安门广场请愿,被抓后绝食闯出,2002年5月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遭到毒打、背铐、灌食等残酷折磨,出现吐血、便血症状,身体极度虚弱,在身体快不行了的时候被看守所放出。由于身体在被关押时遭受了严重迫害,流离在外期间又缺乏安定的修养环境,又得知丈夫被打死,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于2003年7月不幸去世。

其岳母贾桂兰,女,69岁,见女儿、女婿惨死,状告无门,老人悲伤过度,于2005年3月3日含冤去世。

孙继宏、袁和珍夫妇遗下14岁的女儿,由其奶奶抚养。

孙继宏、袁和珍夫妇被迫害致死已经三年了,年近7旬的孙母始终不能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爱子惨死的事实,面对儿子、儿媳含冤而死又状告无门,老人整日忧愁满面,每当一提起儿子、儿媳就悲伤不已。

二、商锡平,男,现年40岁,原工作单位是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地区公安局,为三级警督、副所长。修炼法轮功前吃喝玩乐,大男子主义极强,得理不饶人,没理辩三分,一不顺心就发脾气,由于社会和恶党的影响,商锡平以前在工作中养成的勒、卡、索、要、贪等恶习,冷、横、硬、冲的工作态度,特别在职权范围内为了个人提成,随意罚款、漫天要价,还有个绰号“商大巴掌”,因为他一米八多的大个,身材魁伟,大巴掌打人挺狠。


任派出所副所长时的商锡平

他最初接触法轮功,都是因为一个不好的目的,他听说法轮功讲“真善忍”,真正能改变人,他就买来一本《转法轮》,让自己妻子看,想让她少管自己,自己不检点也不会造成家庭矛盾,然而就在妻子修炼后,他真的看到妻子变好,于是他也认真地翻看《转法轮》,这一看不要紧,他也改变了。

在东北,警察是个肥差事,要当警察得走关系送礼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大陆的警察工作中有外快捞。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商锡平完全杜绝,归正了这一切。他不但不打人了,工作中从不占便宜、受贿赂,在名利上从不与人争斗,基本每年都是先进或标兵。他也从此放弃了在外拈花惹草的念头,真正要求自己不断做好,名声很好,在单位、社会、家庭,是大家公认的好人,领导都有意提拔他,认为他工作出色,有潜力,可是却使他成为桦南林业局公安局警官中收入很少的一位。

在他父亲住院时竟误以为他拿钱太抠,说:“你现在起码有5万!”这让他非常难过,因为他当时(99年前后)作为所长的收入也仅仅是每月有限的工资,不贪不占怎么会有多少余钱存款呢?他说,他是所有警察中最后一个有呼机(不是手机)的。

自99年7月20日江氏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曾6次被非法强制关押,妻子程淑杰被非法迫害关押4次。被所谓的执法人员强行收取或蒙骗欺诈家人钱财近三万元,同时夫妻二人均被开除公职,他们遭到如此迫害的原因却只有一个就是他们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坚持要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是冤枉的”。

2000年正月初三,同妻子等七人去北京上访,却被当地公安机关强行劫持到当地派出所,以“阻碍公务”为名非法拘留长达六十六天。关押期间,不法人员对商锡平实施背扣、用绳捆、戴手铐、轧脚镣等等酷刑折磨,释放时强行收取伙食费、保金六千余元。而当时商锡平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保金全是借的钱。

获得释放后,商锡平并没得到自由,而是被不法人员长期监控、监视居住、跟踪盯梢、监听电话并强令每天到派出所签名、报到。并经常到家骚扰。商锡平的个人行动完全失去自由。在这种情况下商锡平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11月20日,商锡平在北京饭店吃饭时,被德外派出所绑架,德外派出所在电脑上查他个人资料时,发现他的个人档案已被篡改为95年就被开除出公安队伍,而他当时的公安身份证是97年办理的,实际上商锡平是99年12月被不法人员停止工作的。派出所的人也摇摇头表示无奈,后被关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居然和京城杀人案中的傅怡彬关在一起,真正看到这是个疯子,在那里人人尽知。12月15日,当地公安把商锡平劫持回黑龙江省桦南。当地公安在去北京前,在商锡平父母处利用欺诈手段勒索一千五百元钱。

回桦南后,商锡平就被送进医院加重迫害,绑大扁担强行灌食,被轧脚镣,直到2002年6月4日送劳教所时才卸下来。不法人员利用强迫、威胁、恐吓等手段欺骗家属帮摁压、捆绑、强行打针输液,利用4名警察每天24小时看押,在他生命垂危时依然不放,反而找来一帮邪悟者每天对他强行洗脑,致使商锡平抽搐、昏迷、休克。在绝食抗议32天后,商锡平开始进食,不法人员就迫不及待的将他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不收,不法人员就在商锡平妻子(已被释放)处用强迫、威胁、恐吓、欺诈的手段勒索钱。当时他们没有钱,不法人员就在拖欠商锡平的工资内提取二千元钱,贿赂劳教所,以达到劳教的目地。

这次他被送往佳木斯劳教所劳教,目击者说,在佳木斯劳教所,队长刘宏光指使众恶警把商锡平按住并毒打,几个恶警围着用脚踢,商的脸都被踢变形了,样子惨不忍睹。获释后当地又因其没有屈服,继续无限期非法关押。

解教后商锡平与妻子程淑杰为了维持生活摆了一个水果摊。2004年9月30日,有5、6个跟踪的恶警闯入,强行将他俩绑架劫持到派出所,并非法关押。2005年3月28日非法强制判刑。2005年3月28日第三次开庭时,法庭来了20多个全副武装警察看押,戒备森严。法庭在对商锡平无法定罪的情况下,请示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森工总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对商锡平夫妻定性判刑:商锡平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四年,妻子程淑杰被判一年。

就这样,商锡平夫妻被“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非法强制判刑。商锡平的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更加荒唐的是,程淑杰家人不服,去询问时,得到的回答是“谁让她是商锡平的妻子”。

2005年5月17日,商锡平正念闯出魔窟。

2005年9月7日,商锡平在鹤岗再次被绑架,林业局国保科郭俊林等人去鹤岗接人未成,商锡平被恶人由鹤岗市第二看守所转投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关押期间被酷刑逼供,膝盖骨被打碎,最近得知他竟被判刑10年,是桦南林业局法轮功学员中被判刑最长的一个。

在东北很多地方,中共的各级官员早已经腐败到可以用钱买官,我前几年曾听到当时人们议论当地的价格:10几万可以买个派出所所长,50万可以买个公安局局长。东北的公安局长很多都是黑道大流氓的好朋友,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法轮大法使这两位警官一改随波逐流的方向,开始改掉恶习,要做好警察,然而在中共的天下却没有容身之处,成为残酷镇压的对象。中共的打手们,也都能私下里畅所欲言的大谈这邪党的腐败,可是只要这个邪党施以压力,另一面诱以好处,一些所谓的人民警察,真正的中共打手,就又会不分善恶,昧着良心为这个邪党去作恶了,而恰恰这个邪党教育出来的又多是不信善恶报应之徒,那么它们的心里怎么还会有上至昭昭天理,下至公正法律,“别跟我讲道理,别跟我讲法律,共产党给我发工资”成了这些打手的职业语言,于是这场荒唐的对好人的迫害,就这样堂而皇之了。

中共,已不是“腐败”一词可以概括的了,因为决不是它从前还好,现在腐败的问题,《九评》一出,它的罪恶再也掩饰、维持不下去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