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走的母爱(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这是同北京大法弟子曹东一起会见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的牛进平的妻子张连英及幼女的照片,婴儿靠在妈妈的胸前,母亲用至爱温暖的手呵护着她。唯愿那一刻的温馨与宁静成为永恒。


张连英及幼女的照片

孩子的母亲张连英在恶党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七年里,在遵循真、善、忍的回归路程中几经被抓捕、关押、酷刑摧残,一九九九年至今已经被非法抓捕七、八次,九死一生。她更能体悟生命的可贵、人性善良的弥足珍贵。她把一个母亲的爱给予自己的女儿,她更把一个大法修炼者的慈悲,博大、无私、坚忍、深厚的爱,给予了众生,就是因为要揭穿恶党、救度被蒙蔽的中国人,她才同无数大法弟子一样历经苦难。

二零零一年在黑龙江佳木斯女子劳教所,张连英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精神、肉体残酷折磨。恶警坏人为了让她放弃信仰,动用各种卑鄙伎俩用尽酷刑:她被手铐长期铐在一处不能动、绑在“死人床”上四十多天、电棍、暴打、野蛮灌食、住发霉阴湿的房间……佳木斯劳教所政治处的恶警主任国振山甚至揪住她的头,使劲向床板上撞,并无耻的用手按压张连英的鼻子和嘴,使她窒息的喘不过气来。张连英长期绝食抗议恶党邪徒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在连续绝食近八十天,奄奄一息时,东北恶警才把张连英送回北京,在当地派出所扔下她一走了之。

二零零二年她又被国安特务非法绑架,在北京通州洗脑班、北京大兴法制培训中心和北京公安医院遭受多种酷刑折磨,出来后还遭到六一零、恶警、街道跟踪监视,全家也不断受到骚扰。

但不论处境怎样险恶,张连英都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把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讲给身边的人,用事实揭穿邪恶中共的谎言,以大善大忍的心怀救度着可贵的中国人。

张连英的丈夫牛进平也多次遭受恶党残酷迫害,甚至被送入精神病院,强制服用一种高强度的混合药物,他同妻子张连英一样,始终坚信宇宙大法真、善、忍,坚信正法正信给予人类的希望。

后来,这对历经苦难的夫妻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就是照片上的小女婴。无瑕的孩子在祥和温馨的家庭里、在父母挚爱的呵护中,还不了解外面凄风苦雨的邪恶狂飙。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上午八时三十分,张连英正在家中照看还在哺乳中的女儿,以香河园派出所所长王睛为首的十多名恶警非法闯入,强行抄家翻了个遍,在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不顾家中尚有未断奶的婴儿啼哭喊叫,强行把张连英拉入警车抓走,非法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六月三十日又非法将她处以两年零六个月的劳教,转到北京劳教局团河调遣处。张连英坚持信仰,从关进看守所直到调遣处一直绝食抗议。

在北京劳教调遣处,恶警张冬梅指使犯人,每天用苍蝇拍连续轮番抽打张连英10多个小时以上,不许她洗漱、上厕所,大小便只能在内裤中,包括来月经也如此,用此非人的手段对她进行摧残;并且剥夺张连英的睡眠;张连英的脖子被绳子套着吊在天花板上很长时间,脚尖刚刚能触地面;身体被扭曲的长期绑在木凳上,遭受连续二十四小时的毒打,身体多处淤血,头部、面部多处有大约三厘米长不同深度的伤痕,眼底出血,耳聋,面部变形已难分辨其长相,并行动艰难,精神恍惚,生命处于危险中。

张连英遭绑架已一年多了,她的幼小婴孩亦被恶党强行夺走了母爱,她的丈夫抱着弱小的女儿四处申冤控告,却受到来自中共恶党国安、公安、六一零、街道办事处等的一次次威胁;四百多个日日夜夜张连英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急剧的痛苦和迫害,她的女儿每时每刻都在失去母爱的无助中煎熬,她的丈夫独身一人承负揪心妻子、抚育幼儿的重负……

连续七年的血腥迫害,失去母爱、亲人的不只是照片中的小婴孩,多少大法弟子因坚信真、善、忍而被中共恶党抓捕、关押、摧残,甚至迫害致死;多少弱小无辜的孩子被强行夺走父爱、母爱;那些惨遭中共活摘器官的大法弟子的孩子,人们连他们的父母是谁都无从知晓,他们在人世中挣扎的孩子就更是苦难深重了。邪党如此恶事做绝,已来日无多,灭尽在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