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庆阳地区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

一、大法弟子曹强强遭迫害经历

曹强强,女,五十一岁,庆阳地区西峰市肖金镇肖金村北庄队人。

二零零二年三月,曹强强和其他五名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由于邪恶的宣传毒害,其丈夫听信谗言,在肖金车站拦截曹强强,以离婚相逼,并把她拉到乡政府,执法干事高清亮当面指使曹强强的丈夫将她带回家严加看管。

两天后曹强强正念走脱,去了北京。北京恶警把曹强强抓到西峰驻京办事处,五天后遣返回肖金。副所长范××强迫曹强强坐了一夜冷板凳,第二天把她劫持到西峰看守所非法关了三十天。在这期间,曹强强被强行拉去在学校、机关等万人大会上游街示众。之后被罚款一千元才放回后。回家当天乡政府不法人员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曹强强不写,不法人员就把她当众铐在大门上五个多小时,又重新押回西峰戒毒所加关了十五天,受到吸毒人员的辱骂和欺侮。

肖金镇派出所恶警强迫曹强强的丈夫出面担保曹强强不炼,才将曹强强放回家。恶警还从曹强强家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并强迫她每天两次到派出所签字报道。并派一恶人三天两头到家监视。

二零零零年六月,曹强强被恶警绑架到肖金镇幼儿园办的洗脑班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曹强强和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关押在地下室,遭到殴打,铐了三天,搜去了仅有的六百元和其它物品,之后押回西峰。恶警郑翔恶毒咒骂,最后被在西峰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曹强强被恶警张正华、贺××绑架到西峰戒毒所关了七天后被非法判了一年劳教,曹强强正念否定邪恶劳教,没被送到劳教所,最后被在西峰戒毒所非法关了七个月,曹强强又开始绝食,四天后邪恶怕出人命,强迫家人交了一千元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肖金镇派出所又将曹强强强行在西峰戒毒所关了十六天后,非法罚三千一百六十元所谓的伙食费才人。

二零零三年二月,曹强强去发资料时被恶人举报,恶警将她绑架到镇原县派出所铐了一夜,不给吃不给喝,第二天两点左右被关押在镇原县看守所十五天。放回在家十二天后,又将她欺骗到肖金镇派出所绑架,铐上手铐被劫持到西峰看守所,非法关了四十多天,后非法判了二年三个月劳教。送劳教所时恶徒不给家里人通知,连件衣服都没拿上,路上她被折磨的连吐带晕。劳教所体检不收,恶警只好将曹强强送回来西峰看守所。曹强强开始绝食,十六天后,生命奄奄一息,邪恶怕出人命,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四年四月,曹强强正在家里看经文,肖金镇派出所所长张少华带两名恶警气势恶狠狠的闯进曹强强家大吵大闹,在邻居家无理调查曹强强是否发真相资料,最后没有收获,就抢走了曹强强看的大法经文。自此之后邪恶隔三差五的骚扰,恐吓,监控至今,使曹强强及家人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二、大法弟子贺雪梅遭迫害经历

贺雪梅,五十二岁,甘肃省庆阳地区西峰市肖金镇南李村白坳队大法弟子,几年来一直遭受邪党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贺雪梅和其他五名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公安人员无理收审后,被当地派出所押解回原籍。恶警庙某对贺雪梅拳打脚踢了一顿,用手铐把她双手铐在一辆大车上送到西峰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放出后肖金派出所恶警又把贺雪梅拉回到镇上,逼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贺雪梅没有写,恶警就用铐子把她铐紧,毒打了一顿,姓庙的恶警用两个拳头在贺雪梅的脸上一共打了三十多下,又用手抓住贺雪梅的头部在墙上猛撞了好几下,打的贺雪梅两眼直冒火星,昏晕过去了好几次,恶警还无理向贺雪梅要钱,最后把她拉到西峰戒毒所关了十五天。在这期间邪恶还教唆贺雪梅的丈夫和她离婚,将贺雪梅和其他十六名大法学员游街示众,还叫所谓的当地电视台录了像进行反面宣传,毒害群众。

二零零四年四月份,由于邪恶指使贺雪梅的丈夫对她进行迫害,贺雪梅在家里没法呆下去,就在半路上一路要吃,晚上在烂柴堆上睡了一宿,步行到镇原县临泾乡一位同修家中避难,不料恶警正在这位同修家里非法抄家,贺雪梅又被恶警扣押,又被反复的拷问和毒打,在七、八天内,她经历了几个看守所的关押折磨,最后才把她放回了家。

由于邪恶的迫害和指使,贺雪梅的丈夫对她进行的折磨极其惨无人道,他曾经将贺雪梅打昏过去了好几次,有时用放水用的铁管子把贺雪梅打得大小便失禁,一次还用木棒把贺雪梅的腿打成了黑紫色,把木棒都打折了,并在房里把贺雪梅关了五天五夜,使得贺雪梅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二日不得不离家出走,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六年六月才回到家中。

贺雪梅家电话号码是0934-8412520,她丈夫叫左积仁。

三、大法弟子毛彩珍遭迫害经历

毛彩珍,现年43岁,甘肃庆阳西峰区肖金镇肖金村西关队人,因信仰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3月25日到北京上访时被肖金派出所恶警到西安火车站非法截回后送西峰市公安局刑事拘留,4月18日,在拘留期间,邪恶把关在看守所的16位大法弟子杨国良、曹桂芳、史喜琴、毛彩珍、曹强强、刘润兰、金秀兰、左粉兰、贺雪梅、张秀云、 谢刚锋、 刘志荣(已被迫害致死)、 李瑞花、 徐正则、 姚喜奎、焦丽丽强制的拉到肖金镇街道游行,并在肖金影剧院召开万人大会批判,当天上了庆阳电视台做反面宣传毒害世人。直到4月25日,毛彩珍被罚了1200元钱才被释放。

2000年7月3日,毛彩珍被无理拉到肖金派出所遭恶警一顿暴打。2000年7月24日恶警为了“转化”大法弟子,绑架毛彩珍和其他大法学员到洗脑班七天。2000年11月30日,毛彩珍二次上访,又被西峰公安局非法拘留,12月30日释放。2001年1月5日恶警骗毛彩珍到派出所,毛彩珍正念逃出后流离失所3个月。

2001年4月5日,邪恶非法判毛彩珍劳教一年,关在甘肃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毛彩珍经常遭吸毒犯马树林、刘萍经常殴打谩骂。恶警范贻蓉、马讳为了“转化”毛彩珍,三次对她实施吊铐,每次都是七天七夜,每顿给半个馍,昼夜罚站三个月。特别是恶警范贻蓉吊铐毛彩珍时还用胶皮棒毒打,将毛彩珍打昏过去,放下来歇一会儿,又吊挂起来,叫吸毒犯组长毒打,打得毛彩珍满身都是伤痕。非法劳教到期后,恶警还不放毛彩珍,又超期关押了42天才放她回家。

2004年3月,三个恶警又到毛彩珍家骚扰,翻箱倒柜,无理询问,对她的伤害很大。

四、大法弟子史喜琴遭迫害经历

史喜琴,女,六十二岁,庆阳地区西峰市肖金镇李城村南庄队人。九八年八月得法,下面是她在这几年证实法中受到的迫害情况。

二零零零年三月,史喜琴与五名同修去北京上访途中,在西安火车站被当地派出所恶警张正华等强行拦截,搜去仅有的一百元,并连夜拉回到肖金派出所用手铐铐了一天后又送到西峰看守所关了一个月,罚了她一千二百元。在这期间她被强行拉去在召集的学校机关等万人大会上游街示众,邪恶用高音喇叭诬蔑师父,诬陷大法,毒害群众。

二零零零年五月至二零零一年一月,邪恶三次将史喜琴绑架到不同的洗脑班强制洗脑。

二零零零年五月,史喜琴被邪恶绑架到肖金镇文化站二楼“转化”班企图转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史喜琴和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永外派出所非法关押,在办公室的小木凳上坐了四天四夜,不给吃不给喝,最后由于体力没发支撑,邪恶才放了她。

二零零一年一月,史喜琴又被恶警邵军、贺国华绑架到肖金幼儿园办的洗脑班强制洗脑。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史喜琴在自己家中和大法弟子杨国梁、焦丽丽、张致和、岳银份、王梅梅一起吃西瓜,被当地派出所恶警邵军、贺国华、金建勋等绑架到派出所,在烈日下暴晒六个多小时。恶警搜去了他们身上的钱物,并被送到西峰看守所毒打后关了一个月。史喜琴被放回后流离失所一个月之后,恶警设计利用亲情诱惑又把她抓到西峰戒毒所关了四十多天后,非法判她一年劳教,将她劫持到兰州劳教二所。

在劳教所,史喜琴曾被吊打了八天八夜,面壁站了三个多月,每天强迫超体力劳动,多次晕倒过去。到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六日非法期满时,恶警以史喜琴没写不炼功保证书为借口,强行拉她到西峰戒毒所洗脑班。当时史喜琴被折磨的身体极虚弱,走路都没力气,经常呕吐,七、八天没吃东西,并常昏晕。恶警一看人不行了,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初四,史喜琴在床上养伤,肖金镇派出所张少华、范哲等八名恶警把她从家中强行拉到所里,恶警郑翔在她的脸上打了几下,并恶毒的侮骂她,非法关了一天一夜后放回。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晚上,史喜琴和同修发资料时被恶警刘红伟发现,史喜琴当时已正念走脱。第二天,由于同修没守住心性,在高压下供出了她,恶警又把史喜琴抓到派出所拷问了七、八个小时,最后把她劫持到西峰看守所所非法关了三个多月后,再次非法判她劳教两年六个月。

送劳教时,恶警杨正奎对史喜琴拳打脚踢,上背铐,连衣服都没穿好就连夜劫持到兰州第二劳教所。在劳教所,史喜琴被强制劳役、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被恶警指使吸毒犯辱骂,姓夏的队长还恶毒的打她,史喜琴多次晕倒。二零零五年八月才被释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