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吧中国人:看看这“十八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四日】共产邪党在人类历史上犯下了逆天大罪,天将灭中共恶魔!《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人们认清了邪党的流氓本性,退党的大潮势不可挡。截止2007年1月3日退党(团)总人数已超过1700万,还以每天约3万人的数字递增。但由于邪党搞“愚民政策”、“党文化”,假话成年累月地讲,人们就习以为常、当成真话了。比如说:建国前、建国后。好象只有邪党夺权后,才有了国家。我们中华古国五千年文明,邪党的统治才不过五十多年,也只能是这历史长河的1%。可这些词语,都已经编辑进词典、电脑的汉字输入法里边去了,都成了中国人习惯性语言而不以为然。这里摘录邪党一些主要的假话,简称“十八骗”,供大家辨别、品味。被愚弄了几十年还全然不知,清醒吧中国人!

(1)说“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当家作主。”邪党的国家宪法就是一纸骗人空文。什么“人民”政府、“人民”银行、“人民”大会堂,“人民”这个、“人民”那个,全都是假的!人民哪里有普选权?美国记者问江泽民:“中国为什么不搞普选呢?”江氏回答:“中国人素质低。”中国人的素质还不如一些小国家的民众?人家都有权直接选举国家总统。邪党已统治半个多世纪了,待到何时才能还给人民这个权力?!人民哪里有知情权:对国外的电台(过去叫偷听敌台)、外国电视台、外国网站搞“精神封锁”。朝鲜的共产邪党怎能让老百姓知道韩国的情况呢?!中国的报纸、电视外国人随便看,可是外国的东西邪党却不敢让中国老百姓看,搞的是“愚民政策”;在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就是怕丑闻败露;人民哪有信仰自由?哪有言论自由?中国人是最没有人权的;

(2)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邪党政权解体会使天下大乱”、“要解放全人类”。其实,我们仅三年人为的灾害,就饿死几千万人,还在讲“形势大好”。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台湾,同是中国人,是和大陆同时起步的,现在差距太大了;日本60年代和中国经济状况相等,可现在再过几十年都赶不上人家。当初的共产邪党阵营国家都比较贫穷落后,为什么解体共产邪党后都很快富起来了?邪党垮了,才有新中国。没有了“假恶斗”才有太平盛世;

(3)说“经济成就很大。”据有关统计,清朝乾隆时期,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占全世界的51%;孙中山创建民国初年占27%;邪党夺得政权时占5.7%;而到2003年,仅占全世界的2.1%。废弃了共产统治体的俄罗斯,在经历了短暂的阵痛后,已开始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2003年,俄罗斯的GDP人均3200美元,中国的人均才1000美元,连俄罗斯的1/3都不到;

(4)说“改革开放,老百姓的日子比以前好了。”什么是改革开放?就是邪党紧箍得人民太贫穷了,社会邪恶主义行不通了,才用资本主义制度来拯救,搞点市场经济。美其名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老百姓说:“折折腾腾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所谓“特区”,就是更开放一些,资本主义的东西更多一些,经济发展就更快一些。如果全国都更多一些资本主义的东西,那会更好的,可在邪党的专制统治下不会完全开放;

(5)说“形势大好。”虚假的形势背后是:国有资产变为私有,耕地圈占大量撂荒,各级财政债台高筑,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股市、楼市人为操作,银行坏账百孔千疮,(假设中国老百姓一起都到银行去取存款,国家所有银行都将倒闭,全都亏损,只能多印发钞票,货币贬值);

(6)说“马列主义是‘放置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马克思邪恶主义的基础理论之一,是说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劳动剩余价值,而在当今世界属中国大陆劳动力最廉价、劳动的剩余价值最多,不然怎么能请进海外资本家来办厂呢?岂不是社会邪恶主义国家剥削的劳动剩余价值,比资本主义国家还严重吗?!偷渡到韩国打工的人,月收入可达7000元以上。其实就连中共的高层也没人真信共产邪恶主义了,很多当官的把钱都存到外国去了。只不过拿这些歪理邪说来愚弄老百姓罢了;

(7)说“共产党养活了中国人,工作是共产党给的,工资是共产党发的。”在国外,要说政府养活了老百姓,人家会笑话!国家的钱都是老百姓的血汗,和发达国家比,中国的老百姓还多养活了一套邪党这个寄生虫。汉唐时期官员与平民的人数比例是一比几千,而现在官员对老百姓的人数比例是一比二十六,而且是一群贪官污吏。据统计,近年来有不下四千名卷款外逃的党、政干部,偷盗的国家公款高达数千亿元;

(8)说“信神是封建迷信、愚昧无知。”讲“人们信神是因为生产力低下、科学不发达。”事实是:其一,西方国家生产力、科学很发达了,而绝大多数人都信仰神。2005年2月24日,美国“读者文摘”杂志社对欧洲14个国家的人进行了一次社会调查,结果证实71%的欧洲人相信上帝的存在。另据美国2001年统计数据,在2亿8百万成年美国人中,有宗教信仰的占80.4%;其二,有不少著名科学家恰恰是神的忠实信徒,如牛顿。一些打着科学幌子的政客,远不及牛顿,怎能说人家迷信?其三,中国有名望的一些古人都信仰神。如陶渊明、李白、苏轼、吴承恩、曹雪芹等人都与佛教、道教结下了不解之缘。聪慧绝顶的诸葛亮,确实能掐会算,曾作了《马前课》14卦,准确地预言了从东汉到现在的事情,特别是预言了共产邪党即将灭亡;

(9)说“八国联军进北京火烧圆明园,破坏了中华文明古迹。”可是邪党破坏的传统文化,比这多无数倍,真是史无前例,可称其为反中华文明之首恶。什么庙宇、古迹、神像统统全砸!改革开放后为了欺瞒外国人,又重新装修,哪还是真迹吗?!

(10)说“破四旧,立四新。”中华民族文化是集佛道儒的半神文化,故称“神州”。几千年来炎黄子孙讲究仁、义、礼、智、信,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这个心法约束,讲道德、讲良心,长期维持了社会的稳定、和谐。而邪党破除了人们对神的信仰,最大的恶果就是毁坏了传统道德。今天的中国法律制定得越来越全了,可是做人的根本迷失了,不讲天理、良心,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近年来毒米、毒油、毒茶、毒酒事件不断出现,华夏的古训:“人坏到食品造假含毒的时候,社会就将垮了!”害死婴儿的“毒奶粉”事件,表明中国社会最严重的道德危机。人们街谈巷议的都是什么:娼妓遍地,赃官横行,盗窃成灾,赌博成风,吸毒蔓延,假货泛滥,环境污染,黑社会猖獗,犯罪率上升,哪儿还有一点神州礼仪之邦的风尚?!

(11)说“无神论”。明里是“无神论”,暗里是“有神论”。很多掌握大权的高层人士、遇事都要请一些道士、和尚给自己算命;高层有些人为了显示虔诚,利用权力垄断每年的敬第一炷香、敲第一声钟,想保平安或升迁;2004年6月5日,江元凶到安徽青阳县的九华山旃檀林寺烧香拜佛。县里官员把红地毯从山门铺到庙门,住持方丈给点的三炷香。他们不叫老百姓信,其实自己信得很。只是把“无神论”当作一种统治人民、打击不同信仰的政治武器;

(12)说“社会主义国家平民百姓日子过的安生。”邪党专讲“与人斗其乐无穷”。各个阶级、各个阶层、各种群体都整治到了。对工人也整,曾经20年不给长工资,20多年施行票证制度,甚至于火柴都要票。改革开放了,2千万工人失业,美其名曰:“下岗、待业”。退休的工人只给很少的退休金;对农民也整治够呛,邪党夺权后,农民刚刚休养生息,便开始了“农业合作化”,强制性搞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农民每户只剩下一小块自留地,还“割资本主义尾巴”。大跃进、共产风、大食堂,折腾成三年大灾荒,农民贫困的活不下去了!邪党口里喊着“消灭城乡差别”,实际却搞了两种户籍制度。5亿农民生病没钱看,没钱送子女上学,有2亿农民成了文盲。每次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好象是给了农民点甜头,可同时又给机关、企事业的人长工资,都买了好,却不知又形成了新的一轮涨价风,吃苦头的还是农民,物价上涨平均已达到改革前的十几倍;

(13)说“要安定团结、建和谐社会。”邪党一贯搞“假恶斗”,不断地搞人整人,从“土改”、“一化三改”、“反右派”、“大跃进”、“反右倾”、“四清”、“文革”、“六四”,到迫害法轮功,所有运动全都搞错了。年岁大点的人,有2/3以上都吃过恶党的苦头。在其专制统治下,害死的人数达到八千多万,比一、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红色恐怖”始终笼罩在人民头上。如今高唱“和谐”,可“六四”还不平反,对法轮功还在迫害。制造了数千数万个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惨案。甚至于残忍到活体摘除大法修炼者器官来出售,此事已引起全世界人们的关注,纷纷组成来中国大陆的调查团,邪党迟迟不敢让其入境。安定团结要人心安!人心不安能算和谐吗?!

(14)说“社会主义国家社会福利好。”其实远不如外国,下岗失业的就没有生活保障了,在西方国家失业者和新生儿都会得到足够的生活保证金,中国的社会公益事业差远了;

(15)说“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反过来却搞党魁的崇拜,什么“大救星”、“红太阳”!其实是杀人狂,杀的人比历代暴君都多多少倍,自认超过秦始皇。过去的皇帝还敬天拜神称为天之子,而党魁自命“无法无天”;

(16)说“建设法制社会。”在中国大陆给谁定罪,无需法律依据,只是执政者一句话,党大于法。什么“右派翻天”、“工贼内奸”、“自焚案件”等等罪证如山,每次平反又都是烟消云散。

(17)说“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名实质也是骗局。中华,破坏中华传统文明最邪乎的即邪党,“中华”这两个字它没有资格再承受;人民,邪党眼里最没有人民;共和国,是各党派都能参政,都有席位竞选,而邪党搞的是一党专政。什么人大、什么政协,都是盲人戴眼镜——配搭;

(18)说“共同富裕。”当官的真是“带头富”起来!邪党的整个体系成员,都成了特权阶层,称得上:古今中外最大的贪官污吏的群体。腐败透顶,人神共愤!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