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增城市冯炳坤、汤金爱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四日】2005年2月,大法弟子冯炳坤在家乡增城镇龙被绑架,见明慧网2005年5月10日文章《广东增城恶警加紧迫害大法学员冯炳坤》。2005年5月被增城市恶党法院非法判刑3年零5个月刑期到2008年5月20日。当时绑架他的镇龙镇派出所现归属为广州市罗岗区九龙镇镇龙派出所。

按中国的法律,当一个人被判决后,法院必须把判决通知书交给其家属。但恶人自知做恶心虚不敢把对冯炳坤的非法判决书交给他家属。怕留下其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铁证!所以在冯炳坤被绑架的两年中家人只是在2006年3月份才收到冯炳坤的一封简短的问候家书,但家人按收信地址多次寄出去的信和衣物等却一次次地被退回来。可怜父母孤苦无依,老弱的身体只能依靠每月不到100元的钱来维持基本的生活,(有时连买米的钱都没有)更没法前去不确切的关押地点探询冯炳坤的生死状况。

2006年12月在好心人的资助下,冯炳坤老迈的父亲才得以前往广东四会济广塘四会监狱隔着厚厚的玻璃用电话传声与冯炳坤会面,会面过程中由监狱全程监听监视,因此无法掌握四会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更多详细的情况。但据冯炳坤透露“打是少不了的”。据了解,四会监狱一般被关押的人一个月能与家人会面两到三次,可以在监狱里给家人打电话,也可以在会面室一起吃饭。但大法弟子被严厉监控,列为考察级即严管级的对象,每月最多只给会面家人一次,不给打一次电话,不给写信,收信,所有寄去的包裹一律退回。即使家人亲自带去的衣物,也只允许收下内衣内裤,而外衣外裤,鞋袜等一律不允许收。

恶党对大法弟子人格,人权、经济、生存的迫害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其更害怕被中国、国际民众知道其迫害的真相,一直层层封锁消息。善恶有报,天理循环,劝恶人少做恶给自己未来的生命留条后路。

对于冯炳坤的妻子汤金爱,原增城市镇龙人,多次被中共恶警610系统迫害(见明慧网2005年4月7日文章《广东增城怀孕两月的年轻母亲被恶警暴力堕胎》)。自从冯炳坤被绑架后,带着不到一岁的小孩开始了艰难的流离失所背井离乡的痛苦生涯,没钱只能靠好心人、朋友的一点资助,没地方住只能不断换着地方寄人篱下。当地派出所恶警为了领功请赏,为抓住汤金爱,竟然在她父母家附近租了一个出租房子长期监视、监听。用老百姓的纳税钱干着无耻的迫害老百姓的事。

2006年6月,恶警利用其对家人父母的牵挂之情,知道她的电话,使用精密的手机跟踪定位技术,直接包围汤金爱临时工作场所,再次非法绑架(见明慧网2006年7月30日文章《广州汤金爱遭绑架 2岁幼儿离双亲。》)绑架后其家人向当地派出所要人,恶警他们不但不放人还给汤金爱栽赃陷害。根据共产邪党自己制定的法律,当一个家庭中有幼儿需要哺养而父母双方均被捕后,父母中其中一方必须放回承担起哺养幼儿的责任。但广州恶警虽然不判处汤金爱任何罪名,却恶毒地把她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槎头洗脑班。

做这些恶事的广州610、派出所恶警连基本的人性都已丧失了啊!其变态的心理再次向世人展现了中共的丑恶!

参与迫害冯炳坤夫妇的人啊,劝告你们:法轮功的学员只是炼功锻炼身体,做好人,同时告诉人们迫害真相的事实。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群众,他们也是你们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呀。为了自己的职位吗?为了上司的压力吗?为了自己的前程吗?为自己分辨不清的迫害事实吗?这些都不能埋没良心的原因和借口。善恶必报,因果循环对每一个人都是绝对公平的,行恶的人一定会看到恶报临头,失去未来一切的一天。你们只有停止迫害,并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才可能有将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