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法弟子修炼体会: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历了从七二零中领馆前被警察拘捕,到接下来几个月的法庭抗辩,到被非法投入监狱十天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许多同修都悟到,这是一场在新加坡发生的正邪交战。国外和本地的许多同修都前来法庭支持,并近距离发正念。

我想就 “七二零诬告案”谈一谈我的体会,以及我所认识到的旧势力的安排,如何破除它们的安排。

1、认清旧势力的安排 摆正正法与个人修炼的关系

关于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有两段讲法,师父说:“我说了,一切生命都不来迫害大法,都可以善解。可是我知道,这个宇宙要是生命都那么好就不正法了,是它们必然要出来的,形式不同而已。那么对我们大法弟子就构成了一种考验,仅此而已吧。这是一种自然的表现,而旧势力这种安排,这么细腻的安排,从上到下非常系统的安排这可是破天荒的。这个巨难真的是很大,你们体察的只是在人类社会的表现,而我看到的是在整个宇宙生命看来都是惊心动魄的。”

师父还说,“不管怎么样,在这场迫害当中,邪恶的生命是出自于最坏的目地,但是操纵邪恶的旧的势力也有它们的目地。它们的目地是什么?表面上是利用这些邪恶对大法弟子、对大法行恶,从而使大法弟子所谓的锻炼成熟,淘汰那些不配做大法弟子的。然后利用邪恶生命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过,因此而销毁它们,净化宇宙,这就是旧势力安排的,多冠冕堂皇啊。不是那样啊!从中得到它们想要的才是真的。这不是一个小的范围的修炼,是宇宙在正法。一切和正法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都是不能成正比的,个人修炼中的情况,已经不能和正法相比。”

旧势力在新加坡的安排,我体会到:旧势力安排了新加坡的现有国家体制和严厉的法律、安排了新加坡的历史促成新加坡人的求安逸和恐惧心理,以及一个处处要人民听话的强权政治体系。

在中共邪党原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李岚清访问新加坡之后,新加坡当局将讲真相的学员无理的控上法庭。在我们紧急呼吁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呼唤良知与善念的过程中,在善与恶的大是大非面前,新加坡当局作出了错误的选择。新加坡政府部门包括警察、法庭、监狱、移民厅以及媒体等,直接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误导了一大批无辜的新加坡民众。之后,新加坡的法轮功案子被中共操纵的一些大陆媒体及网站作广泛的负面宣传,同时也误导了一大批无辜的大陆民众。

我们都知道,中共恶党邪灵等邪恶因素是造成迫害的起因。但是,我们也看到了,新加坡当局在法轮功的案子上选择把自己和邪恶捆绑在一起。

在法庭抗辩的过程中,政府的代表律师--主控官在法庭上摆出了癞蛤蟆雕塑和江魔头的照片,这也暴露了新加坡当局被中共邪恶因素给操控了。

每个生命在宇宙大法面前,都有选择被救度的机会。但是,如果有生命来破坏这个机会,从而导致了众多生命无法被救度,这在宇宙正法过程中,已经属于犯罪了。如果新加坡当局继续作出错误的选择,所带来的后果很可能是,这个国家没有未来,一大批众生被毁灭,失掉了被救度的机会。

新加坡当局在利益的诱惑下主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行为,使得新加坡的大法弟子陷入到被迫害之中。由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之后,大法弟子的修炼已经转入了正法修炼之中,新加坡大法弟子现在所需要承受的,已经不是一般的个人修炼中的魔难。这场迫害看似好象针对个别的大法弟子来的。但是,每个大法弟子都是一个大法的粒子。这场迫害实质上是冲着“大法”来的,是冲着“讲真相救度众生”来的,所以说,也是冲着新加坡全体大法弟子来的。

我们全体大法弟子从根本上就不应该承认旧势力的种种安排和考验,我们决不去承受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什么魔难。

2、开创本地讲真相的环境是新加坡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在监狱中,失去人身自由,只有狭窄的空间,各式各样的监狱条规。我被当成罪犯对待。我在监狱里面吃的很少,在我饥饿难忍的时候,有时心里竟然期待着监狱送饭的时间早点到来。在我很憋闷的时候,因为有了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感觉比较舒服了一点,我发现我心里出现了一种感激心理。后来,我意识到,这有点象斯德哥尔摩病的症状。我用正念来对待这个变异的想法。大法弟子根本就不应该進来监狱的。在最后的一天半时间里,我没有吃东西以表达我的抗议,饥饿就饥饿吧,就是一个感觉罢了,对于食物、水和放风时间,我没有了那种感激的念头。我并没有犯罪。我从心里彻底否定这个安排。

新加坡政府官员经常表示,你们炼功就好,别影响到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新加坡是小国、特殊。在这样的背景下,新加坡学员的证实法活动受到很大的压制。同修们总是在讲真相的方式方法上争论不休。新加坡政府不让公开反迫害,难道我们就不能公开讲真相了吗?有学员说,政府不是让法轮功合法注册了吗?可以炼功学法……难道这一点点的生存空间,我们就得感激不尽吗?也有学员在观念中也接受了新加坡是特殊的说法,但是,如果我们用宇宙正法的原则来衡量,这是不符合正法的要求的。

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得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

我悟到,我们是在反迫害中修炼自己。开创新加坡正法修炼环境,是新加坡大法弟子的责任,应该由大法弟子来主导。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人类社会都在迷中,人们看不到宇宙真相,看不到生命的真实情况。这是生命在这一层次中的状态,但是正法中的情况是由大法所主持的,是由大法救度众生的要求而变化的。”

在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时候,我们应该堂堂正正站出来。不能因环境的恶劣,而不能堂堂正正的证实法。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们是这个历史时期的主角,这个环境是需要我们去开创的。而证实大法、反迫害、维护大法、救度众生是赋予大法弟子的使命,这是师父与大法的选择。

3、如何反迫害

最近,明慧网上的几篇文章给我的启发很大。一位大陆弟子悟到,“反迫害”不只是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而更主要的是在思想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用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彻底解体旧势力,助师正法,认清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因为迫害是旧势力一伙搞出来的,师父是不承认的,师父早就讲过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旧势力是迫害大法的真正凶手,人世间的迫害形式只是在这个空间的表象。那么,我们修炼人的“反迫害”形式不能只停留在人这个空间形式,从思想上应有更深的认识。修炼人在思想上认清什么是“旧势力”,用师父赋予我们的正念、法力清除它们,不是更有效的反迫害吗?大法弟子学没学好法,也直接关系到对“旧势力”的认识成度,同时也可能影响到发正念的效果。

我悟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就是要真正的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相”。这是作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基本要求。

4、要坚持下去

我于十一月三十日在法庭上被判罪后,被带到地下室的拘留所时,法庭里的警察故意让我戴着手铐在众多学员面前走过,让大家看到我被押送的情景。我看到几位同修向我摆手示意,我感到很心酸。我认为,当局想借此举动来吓唬学员。

十二月九日我被释放,当我在监狱外面看到了一些同修前来迎接我时,我很感动。当天,有多个便衣警察在远处拍照,可是同修们在压力面前,没有被吓倒。

一个监狱官曾经跟我讲,“我看到你们这么的坚持,法轮功肯定是好的,我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这说明,在我们不惧压力,不断的坚持讲真相的过程中,世人真的会清醒的。

我们仍然会坚持下去,坚持讲清真相。我希望新加坡当局也会清醒起来。在这段时间里,如果我们大法弟子能够坚持做好,就会使新加坡讲真相的正法修炼环境变的宽松。在正法还没有结束之前,众生还会有得救的机会。我们应该好好珍惜,做好我们该做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二零零六年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