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监狱对曹东和高峰的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八日】2000年10月21日,大法弟子曹东(当年30岁),高峰(当年31岁)因在北京制作法轮大法真相资料,并以各种方式证实法、讲明真相被北京恶警非法抓捕。之后分别被非法判四年六个月和四年刑期。

之前,他们两位曾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戒毒所遭受强制洗脑迫害。

这里揭露的是两位年轻人被非法判刑后从北京调遣处转送到兰州大砂坪监狱强制服刑期间受到的肉体和精神的摧残。

兰州监狱最早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2001年5月22日,曹东和高峰被关进了兰州监狱集训队。高锋(以下简称小高)被关进一号室。主管队长叫刘秉成,囚犯组长叫苏海宁。该号室是入监队的“老爷号”,全是老囚犯,都是有后台能方便减刑的囚犯。小高刚进去就被威胁说,这里的人都是“爷们”,可不敢得罪。一号室每人一铺,是上下床,有18人。曹东(以下简称小曹)被关入七号室。主管队长叫岳建忠,囚犯组长叫党占龙。小曹被安排在组长的上铺,说是“照顾”,其他人几乎是通铺,大约有三十几人。

教育科科长是杨东,中队长苏东海,指导员叫王长林,干事赵彦中,杨洲;队长是贺理庆,刘秉成,岳建忠,秦兰州等。后中队长换为安竟录,又增加了一些队长。

他俩是最早被非法关入兰州监狱的大法弟子。恶警、恶犯逼着他俩承认“有罪”,是“犯人”,进办公室要喊“报告”,签各种入监狱登记的手续单子等等。他俩都不配合,所以常受到恶警恶犯的辱骂,恐吓,甚至殴打。恶警、恶犯说:到这里来是龙你得给我盘起来,是虎你得给我缩起来,我们有的是办法收拾你们。不信制服不了你们,皇帝溥仪,国民党的大官都被收拾得乖乖的。

监狱逼他俩“劳动改造”,扫监道,扫大院,冲洗狱警的厕所,提水,挖土方,捡瓜子,倒垃圾等等。刚开始他俩认为可以通过劳动表现出大法弟子在那里都是好人,所以认真干活。结果他们的善良被邪恶利用了,同时每天还逼着上大小课,学手册,学政治报,军训,多次参加心理测试,诱骗写思想汇报。他俩写的自然都是证实大法的内容,几次后就不让写了,纸和笔也不给了。

恶警还常查铺,并派多名囚犯包夹,监视,偷偷记录每天的细节,干扰炼功,不让与一名政治犯岳天祥接触。一次曹东与岳天祥匆匆问候了几句话,被囚犯举报后队长贺理庆把岳天祥讯问了好几个小时,怀疑他们串通起来搞啥反革命活动。岳天祥的罪名是领导工人闹事,说与六四有关,被判10年。

虚伪的教育科恶警杨东

教育科科长杨东多次谈话诱骗他俩说:你俩好好表现,三个月后就可调到教育科给囚犯教书。教育科有图书室,有电视,有光碟,电脑,想看啥都有,而且吃得好。由于囚犯看书都要租书,每天几毛钱。杨东告诉他俩看书不要钱,想啥时候去借都可以。其他囚犯知道他俩有此“特权”,就怂恿他俩去借书给囚犯们看,他俩借过不少书。

杨东曾把高锋叫到办公室,强迫他蹲下认罪,要他承认犯了法。小高给他讲真相讲道理,杨不听,恶狠狠的打小高耳光,在场的有狱警王长林,贺理庆,赵彦中等。小高善意地告诉杨东:“你打我,我不恨你,但是你打我对你却没有一点儿好处。”过了几天后杨东叫囚犯何丛山把小高叫到教育科自己的办公室,借着酒劲向小高道歉说那天不该打你,是自己不对等一些伪善的话。但话锋一转说:监狱对你们有三条规定,一是不要炼功,二是不要宣传,三是不再相信法轮功。上面把你们已定为“某教”,我们只是执行机关,是国家的机器。你俩被判刑是法院的事,不是我们判的。送来了我们就管理。你们必须遵守这里面的一切,好好改造,减刑早点回家。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小高说炼法轮功,做好人,这是自由,是信仰,就是要炼。杨恶着脸色半搂着囚犯何丛山的肩说:这是我在外面的铁哥们。并叮咛何犯:不要叫他炼功,打坐,他炼功你就搔他,拉他的手,扳他的腿。

杨东成为兰州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警官,何丛山就是兰州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囚犯。杨还威胁小曹和小高:我们早就备好了各种方案,手铐、脚镣、电棒、禁闭室,也不怕你们绝食,医务所的管子、钳子等都备好了。队长刘秉成等训斥他俩,说什么国家花巨资把你们培养成了大学生,你们反过来还跟政府作对,自不量力,这里是监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地方。

一天小高在号室里盘腿看租来的《三国演义》,恶犯何丛山发现后扑上来扳腿,怎么也搬不下来,就打小高的额头,后来叫来大值勤囚犯曹峰,又报告给队长刘秉成,刘恶毒的咒骂小高老给他找麻烦,就又上了手铐。

监室一个囚犯悄悄提示小高:“你小心点,他们叫你俩去借书看,目地是不让你想法轮功的事,慢慢就转移你俩的注意力了”。有的囚犯坐牢十几年了,直接告诉我们:干部的话千万不要听,他们都是骗人的,你们刚来啥都不知道,你听我们的没错,少吃亏,这里的犯人坏得很,不要跟他们什么都说,他们是政府的水娃子(内线,靠出卖别人打小报告来争取减刑的犯人),监狱里面各监区都有不同的监狱领导安排的水娃子,他们既监视囚犯又监视干部,黑的很哪,你们是不会知道的。

差不多三个月后,一次小曹和小高问苏东海和王长林:杨科长不是说三个月后让我们到教育科去教书吗?苏东海冷着脸狞笑说:你们想得太天真了,那都是关系户才能去的,这里面大学生多得很,研究生都有,外交官也有,你俩算啥?

坚持公开炼功 被吊铐

集训队每天要点名查人数十几次,多时达二十几次,常学习,训操。有天训操小高又不参加,并在大操场上众多囚犯狱警面前打坐,队长岳建忠叫恶犯马凌等多人把小高凌空架走,中队长苏东海,王长林,刘秉成,贺理庆等都在,苏东海叫囚犯把小高架空盘着腿用两副手铐吊挂在高单杠上,好几个囚犯踩着凳子费了好大的劲才挂上。此事众囚犯私下大声叫好,说就差没敢都鼓掌。当时军训的有好多犯人。犯人马凌到处宣传:啊约!我看法轮功在操场上飞起来了,像鸟儿一样翅膀张开着。

有次小高在葡萄架下给囚犯们读默写的经文时,马凌看见后把经文抢走,把小高拉到狱警办公室把刚取下的铐子又铐上了。入监队有个怪事,几个特殊的犯人可以随意拿手铐,电棒玩,互相追着吓唬,动手铐别人。小高在号室里,在狱警面前,在操场上公开炼,先后被多次吊在单杠上,铐在双杠上,铐抱在电线杆上,几个月里常被戴手铐,只有接见时才打开。它们怕家属看见。其中犯人曹峰,何丛山动手打过他。岳建忠在小高绝食时曾咒骂小高是世界上最坏的人,怎么还不死掉等等。

还有次侦查科将曹东号室内一个犯人王军抓住,搜身时发现一张写有法轮功五套功法口诀的纸,于是就对小曹的号室来了个大搜查,把小曹叫去威胁问话,最后把那个囚犯关了七天禁闭。还有次小曹在号室里炼功被犯人汇报,队长岳建忠说让回报的囚犯们写个材料,结果犯人不会写,此事就不了了之。小曹也常被他们叫去训话。

强制洗脑和精神迫害

对于参加白天的监督小组政治学习,恶犯何丛山威胁小高:如果不去,就每天拿根绳子拴在树上象狗一样的学。恶警王长林每天得来巡视几次。

院子本来扫的很干净了,但何丛山害怕王长林找他麻烦,就常骂小曹和小高,岳天祥等人赶快拿个扫把到处意思意思,目地是表现大家都在干活,没有人休息,小高还戴着铐子,且还在绝食绝水。王长林只要看见地上有烟头,门上有灰尘,就要发火,骂人,扣分。有次小高冲洗干净了狱警在大院内的厕所,有囚犯偷偷的去大便,王长林上厕所发现后就在院子里恶毒的骂小高:你是吃屎长大的吗?你白披了一张人皮等脏话。小高看到王的眼睛里冒出的都是邪光。这种咒骂当然是一种残酷的精神迫害。

王长林不准曹、高两人申诉,说到外面去再申诉。还对小高说:你不是说我们迫害你们会遭恶报吗?我们怎么都活的好好的,每月工资照样发?刘秉成常讥笑小高说:你别再炼啦!出去娶个老婆养个娃娃捂着热炕烧洋芋去。这些恶人接受恶党的诬陷宣传,说没对象的大法弟子是因为炼功才造成的;成了家的大法弟子不顾老婆孩子;被恶党迫害失去工作则说是炼功后不好好上班被开除……。

到第三个月左右,恶警又挑动监督留守的囚犯对他俩的仇恨,说是因为他俩才给监督的犯人加了捡瓜子的劳动任务。犯人开始加剧对他俩的迫害。于是小曹写了一封信,俩人签名后交给监狱。俩人这次一起绝食绝水,期间监狱的各种威胁欺骗蜂拥而来,丑态百出。

可能怕他俩在一起共同行动,五天后,曹东被送往平凉监狱迫害,小高则被还留在兰州监狱。

酷刑

从2001年8月底到2002年初的几个月里,小高为了反迫害,反复绝食、绝水,有时只绝食不绝水。

绝食期间,监狱的各种领导隔三差五来“谈话”,劳改局,司法局,形形色色的都有,拿来许多好吃的劝说,想利用情来打动他。小高抓住机会给他们讲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有次局里一个当官的听完小高的话后说: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留下后路?小高说你明白就好了。

在绝食不绝水期间,每天还逼着小高干活。绝食到第十九天时,中队长苏东海与恶犯何丛山强逼小高、小曹去挖门前沟边的土,沟有两米多深。小高那时不动都会冒虚汗,眼前金星闪闪的,走路没力,好似踏在棉花堆上。

绝食中,恶警强迫给他打吊针,在劳改医院里被注射不明药物,强迫检查,多次抽血化验。恶警用电棍毒打,吊铐他。犯人打骂他们,逼着坐小铁凳,上政治课,不准与犯人讲话,威胁家中亲人,并诱逼胁迫不修炼的家人及其他亲友当面来做“思想工作”,或写信来劝说,使亲友都受到了极大的牵连迫害。恶警常找他们进行恐吓式的谈话,甚至找来外监区的狱警逼协,派多名犯人24小时的监视,配合迫害。

恶警狂叫:全监狱四千多犯人,七百多干部,就你这两个法轮功能成什么气候,无产阶级专政是干啥的?你不要拿不吃饭来吓唬人;杨东威胁:你死就死了,监狱死个人就如死条狗,死只蚂蚁,谁也不把你当回事,你以生命来维护法轮功,值得吗?此恶警每次都说不过小高,只能恨恨地走了,他跟别人说高锋每次都把他气走了。队长刘秉成则更荒唐,当着小高的面说小高不认自己的父母。小高就严肃地告诉他们:你当着我的面都敢这么造谣说我不认父母,那你自己想一想电视广播背着全国人民能给法轮功造多少谣?什么谣言不敢造!?

灌食

所有迫害中最残酷的是野蛮灌食。小高和小曹因一起绝食被分开后,医务所所长鲁超华等多名狱警,队长来给小高灌食。好几个囚犯把小高压按在一张靠背椅上,按头的,按肩的,按胳膊的,按压腿的,鲁管插管。管子太粗插不进去,后来换了细管子插。七、八个人手忙脚乱的胡乱灌了一堆玉米面糊糊。之后一天一次或二次的灌。鲁超华威胁小高,不配合就要用铁钳子敲牙,还曾用粗管子从口腔里插,结果造成小高呕吐不止几乎晕了过去。

强行灌不几天小高开始呕吐,恶心,鼻子肿大流血痂,嗓子胀痛老有异物感,胸闷背胀,胃因痉挛摩擦的疼,脊椎似有许多浓烟绕着熏,胃的贲门也肿大,灌的食物常翻上来流酸水,气管和食道火烧似的难受,十二指肠也似扩大。有一次管子插的太深,插到幽门以下,致使小高腹部急剧刺疼,似要裂开的感觉。小高急忙说管子插到肠子里了,狱医竟说他胡说,但看小高满头都是大汗珠,身体急剧颤抖,脸色都变了,才忙拔出来承认的确插的太深了。有时灌时胃里似有只猫从里面抓、揪、撕咬,怪样得难受,即使管子拔出好久胃里还会奇痒。插管还造成小高小腹肚脐刺疼,而且呈放射状,同时内脏有种压抑、恐惧和心慌的感觉,如同空腹吃了很多生蒜样的难受,头也剧疼……每天都在极度的痛苦中煎熬。

到后来,小高的身体已经虚弱得连灌食都无法进行,最后又给他打吊针输液,每天吊四、五瓶。此外就是测血压,量体温,看舌头,号脉搏,听心脏,看眼睛,问情况,还化验过血。到三十多天时狱医说瞳孔放大了,怕不行了,又送劳改医院。在那里,每天强逼打针,打不明的药物。

许多善良的服刑人员常劝小高吃饭,说你功要炼饭也要吃,吃饱了好跟他们“干”。后小高在家人劝说下在劳改医院停止了绝食。

过后小高听囚犯说,在劳改医院先后关过好多大法弟子,记得的有王有江,马兰生,郭守军,关子平等。还关有一被判刑三年的大法弟子,由于他一直拒绝说姓名,判刑时就叫 他“1014” 号。该大法弟子2004年初刑满从劳改医院出来后就不见音讯,有犯人说可能直接就被关到华林坪的精神病院了。老囚犯们都说:劳改医院是日本的“731”医院,费用高,医疗技术和条件太差。以前曾有个医生给一犯人接腿骨,把腿在膝盖处给接反了,石膏都打上了,另一个医生刚好来查病房发现了,大吃一惊,出这么大的医疗事故。于是召集医生们悄悄又把囚犯的腿拉下来重新接好,免去了此犯人所有的医药费。犯人们说其它小的事故,就更不用说了,都是笑话了。

电棍电

小高停止绝食第一天就拉肚子三十多次,再后来就相反,吃饭时老感觉吃不饱,有时一顿吃两个牛肉面和一个馒头。恶犯马凌汇报了队长,赵彦中、刘秉成就常骂小高吃的多,目地是逼着他干活。由于高压迫害,小高又开始绝食。几天后被送回一号室。恶警刘秉成,王长林逼其参加劳动,再绝食就去车间捡瓜子,说这是“上面的指示”。小高不理。

2001年12月24日下午,恶警王长林,刘秉成,赵彦中,贺礼庆四人,拿着电棒气势汹汹得来,把其他囚犯赶了出去,只留恶犯何丛山,马凌,把小高铐在铁床上。刘秉成煽风点火说:你还在炼功,你不尊重领导等等,说上面某个领导今天大训他们:就一个法轮功你们就都没办法了,你们是吃啥饭的?以后再来更多怎么办?说完王长林就动手电。小高给他们讲真相。刘秉成一听更火:啊!你还敢讲真相,我让你讲。一把夺过电棒就电小高的嘴,而且在上面来回擦,又在头上、脖子、脸上到处电,一边电一边不停的骂。赵彦中也一直不停嘴的骂,他们电、骂了一个多小时才停手。小高只觉的一道一道肿胀的神经在跳着疼,如同重雷闪电一击一击的,身上电起了血泡,火辣辣的胀疼,嘴脸头脖子都肿了起来。

吊挂

走时王长林说:让他坐着太舒服了,挂起来。就又被几个邪恶犯人吊在高低床上吊了一夜。几天后王长林,刘秉成见小高躺在床上打吊针输液,就让他坐小凳子,还要他参加大小学习,否则就扣互监组犯人的分。为此恶犯何从善还曾把正在绝食中小高从床上强拉下床,使小高左腿半年多走路不好使。恶犯何丛山还威胁说,不去上大课就吊挂在教室暖气管上听课。每天晚上他们都把小高吊挂在床上过夜。

其他恶犯马凌等监视不让小高与其他囚犯说话。一次刚来的小囚犯刚说了几句话,马凌就跑过来把那个囚犯拉走臭骂了一顿,还威胁要报告。后期在厕所小高与刚来的大法弟子关子平说话,有囚犯看见报告了马凌,马凌把小高拖回号室,与何丛山一起威胁要报告队长。

由于长期受药物的迫害打吊针输液都找不到血管,于是恶警就又改为灌食。懂点医的囚犯说:上面说了,不死就行,三四天灌一次就可以了,也不必送医务所,劳改医院灌食了。如果来的法轮功都像他这样咋办!

一个常在旁监护的囚犯董树成对一个新入监打吊针的病犯人说:法轮功高某打的吊针够你一辈子打的。

从元旦到过年两个月里,监狱对监室做安检十几次,而对小高多达二十多次,连鞋袜也要脱下,手表、小镜子、指甲刀、纸笔等都收走。可是奇怪的是还有犯人拿来小刀片让小高自杀,说的特诚恳,多次都是悄悄的说。小高说我师父没教我们自杀,电视上都是造谣的。有次恶犯马凌劝小高喝口水,他伪善友好的端来一杯温开水,当着全号室的面温婉的一遍一遍的细声细语的劝,劝了半个多小时,杯子都端到小高的嘴边,劝的特感人,有的犯人也帮劝几句,但小高明白,谢绝了。最后马凌突变了脸,如出了丧事一样大骂小高不识抬举,说他对自己的爹妈都没有这样伺候过,说小高欠他的。

小高这次绝食到除夕那天停止。

引诱、纵容犯人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弟子

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是所有监狱普遍使用的邪恶办法。而且,恶警知道尽早离开监狱,哪怕是一天两天都是每个犯人最想得到的。于是他们充份利用这一点来引诱和纵容犯人迫害法轮功弟子。

2002年3月中旬入监中队有了捡瓜子的劳动,恶犯对小高说安教导和刘教导说了,你不出工不行,就是抬、背、用车子拉也要拉你去,你别难为我们了。也有说车间自由些,让他去。最后小高被安排在车间厂房阴暗的角落,每天还被威胁要劳动,不许睡觉,常搜身。

有天看完一场歌颂邪党党员的电影后要写所谓“观后感”,小高没写。王长林扣了互监组的分,引来新的迫害。它们都咒骂他,何丛山还动手打他,拧小高左耳朵。有服刑人员说了公正话:又不是高某扣你们的分,法轮功不写与你们有啥关系,你们十几年的牢不都坐了?于是何丛山就找王长林要扣的分,王长林在监道里说找高锋要去。这事囚犯们都大笑,骂王长林没道理。然而何丛山不管,逼小高,说王长林叫我找你要我就找你要,啥时候要来啥时候停止。每天逼小高坐小铁凳,不让上床休息,折磨他。小高找王长林讲道理。王不听说:你没写就扣他们的。几周后一天,马凌诱劝说:你随便写上两页,你写法轮功也行,我去交,完成任务就行了。小高当时没悟透,就从炼法轮功做好人角度写了对电影的所谓“观感”,犯人要回来被扣的分。

不久监狱开展每年的“百日安全活动”,逼迫囚犯们都写保证自己在百日安全不出现安全事故的“保证书”。小高就此写了呼吁对众多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最大的不安全等等。马凌看了之后大叫:他又在宣传法轮功。这次把又一个隐藏的恶犯冯胜才暴露出来。冯是恶党党员,入狱不久,在外面看过一段时间大法的书。何马冯三人狂叫,不让小高睡觉,从被子里拉出来,把衣服裤子也扔了,说要是再和上次一样扣犯人的分怎么办。最后小高被逼的就抄了一些交了了事,内容就是按时起床,剪指甲,刮头,卫生搞干净等文字游戏。

被逼劳动

到2002年8月,邪恶为了逼小高劳动,发动好多犯人天天找麻烦,迫害。逼着要背监规,哪怕不背手拿着做个样子也行;从叠的床铺上找事;逼坐小凳子;打菜打的骂骂咧咧的;有的说你光吃饭不劳动,你算啥好人?威胁不让接见;还有的犯人说给他帮个忙,端个花盆;狱警刘秉成威胁要上铐子;干事杨洲逼着要检瓜子的,不然就电棒打;一次刘秉成让几个犯人把厂房院子打扫的只剩一点点垃圾,让四五个囚犯来诱劝小高去扫,又拉又拽,骗他扫了。于是刘秉成在黑板上给那几个犯人都加了分公布出来,而且给的比一般都高。小高一看原来是花招,所以以后犯人再怎么劝他再也不干了,包括个别关系好的犯人让帮忙也不帮了。最后何丛山,马凌等狂叫不让小高在一号室住,逼着他去找领导调号室(都是干部安排的)。

几年的监狱迫害使小高经常做恶梦,时不时的半夜从梦中惊叫醒来,囚犯们也常埋怨辱骂把他们吓着了,吵得也睡不好觉,犯人董树成,冯胜材常说要找个铁链晚上锁在床上,不然半夜起来梦游掐死他们怎么办等等的。

小高被逼得没办法,就找主管安竟录,王长林等要求放人。他们说做不了主,上面也不会放你的;最后要求转监狱,也不行;要求下大队,它们乘机抛出:下大队必须参加劳动,不然大队不要,你下去不干活谁养活你呀?大队不象这儿可以白白养你等等的话。这时来了好多大法弟子都被逼着参加劳动,包括被看守所迫害致残的。外监区好多囚犯和狱警都知道迫害的严重,几个同情的囚犯和干部私下说:你快下大队来,大队宽松,我们的大队就要你。也有入监队个别同情的狱警说:下大队去吧,那儿相对好一些的。家中亲人也被逼着劝说:要参加劳动,适量干一些,它们对上面也好交待,对你身体也好一些,可减轻一些压力等。

这时的劳动是每天在号室倒、洗马桶,擦门和自己睡的床,周末还要擦玻璃;在厂房打扫车间内外卫生,给几百条麻袋印标志,帮犯人记录犯人进出厂房情况;给新来的囚犯用毛笔写姓名,还办过黑板报等等的。每天都在极大的迫害中度过。因为是炼法轮功的,所以干活就自然的都做的很好。有天外监区的一个狱警当着小高的面对中队长安竟录说:“安教导是治法轮功的高手”等等的。安竟录是个笑面虎,面善心残。一个监号的组长对大法弟子讲话稍为多一点,安竟录就对那个组长说:你是不是和法轮功太靠近了?言外之意是没迫害。那组长说:你不是说对炼法轮功的要挽救吗?我不靠近他怎么能了解他吗?安竟录就灰溜溜的走了。他是入监队的中队长,所以是入监队的迫害主凶。

而王长林只要到监号来,囚犯们就悄悄喊:狼来了!狼来了!

但是邪恶就是毒,就是坏。为了加大迫害,恶警们指示入监队晚上收工回来对小高单独开了十多天的文革式的批斗会,有几十人参加,由囚犯大组长曹峰主持,恶犯冯胜才,董生林,马凌,何丛山,杨兵为骨干,胁从。批斗争会上,所有的恐吓、威胁流氓手段都上来了,有的可能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该怎么说,就只好还拿着邪书念,但最后他们还是以失败告终。恶犯私下说,说不过法轮功,只要法轮功一开口你只有听的份。

更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

之后更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进兰州监狱,例如有贺建中、王有江、张波、杨发祥、张志禄、褚大义等几十人,其中金昌的大法弟子王晓东一切都不配合:不穿囚衣,不答到,不蹲下,不学习,不劳动等,每天被铐上铐子迫害,挂在床头上,门栏上,为了逼着剃头,六、七个犯人压住把头刮了十几个口子,血淋淋的。囚犯都骂那几个恶犯不是人养的,是狗腿子。为讨好王长林,逼王晓东参加所谓“学习”,囚犯曹峰,赵辉打王晓东,最后王长林还让把王晓东铐在门栏上听所谓的政治课。队长贺理庆还自己动手打王晓东。不几天,王晓东被关禁闭,小高被突然下放到大队二监区。后来听说他们是怕王晓东和高峰私下里合起来“闹事”。

据也曾关过禁闭的囚犯说,王晓东被关时恶警和恶犯毒打他,后被发送到金昌监狱;贺建中腿都残疾还被戴脚镣手铐,他也绝食,身体状况极差,上厕所都特困难,放出去时被搀扶走的。有个被关了三个月禁闭的犯人说:我这次真看到了共产党怎迫害你们的,一个管理禁闭室的恶犯把一个在盘腿的法轮功踏了一顿脚。有个学员绝食被拉着脚镣拖着从台阶上下去打了一顿后逼迫灌食。管禁闭室的除每天扣在铁老虎凳上灌食外,还逼着出操,罚站,威胁要吊铐,恶犯徐军让犯人灌食时就说:把管子拔出来再插进去看他吃不吃。有的大法弟子被灌食灌的晕了过去。

有次恶警刘有仁说一大法弟子训操时不喊口令,就拉去到办公室打了一顿,其他几个大法弟子准备去找刘有仁,结果当天半夜突然把这几个弟子全下到大队分散了。

在二监区受到的迫害

2002年12月之后高峰被转至二监区三中队。

二监区监区长是王明中,教导员是司朝阳,王维宏,刘润云等。监区共有四个中队,三中队中队长是刘维鹏,队长一姓吴,一姓王,还有一个姓万;干事是李生勇等。

在二监区三中队,由于恶犯的经常汇报,严密监视,干扰炼功,队长不停的找小高谈话,但道理上说不过高峰,囚犯私下说干部被法轮功说得都低下了头。其实有好些狱警和干部也最讨厌那些打小报告的犯人,它们为了减刑加分就做恶,干部接到小报告不过问又说不过去。

侦查科干事刘永生,据犯人说是监狱的“头号煞手”,对囚犯极恶毒。一次刘逼着虚弱的小高从床上下地,以示对他的礼貌。刘说,他们只是国家的工具,政府怎么说就怎么干,他们是吃这碗饭的。一次,刘永生与小高下了几盘五子棋,之后刘就在各监区的大法弟子中说他与高某怎么怎么的来迷惑学员,企图制造学员之间的矛盾。他还有几次很“关切”的问:“小曹给你再来信没有?”小高说失去联系啦。

不久中队长刘维鹏,教导员司朝阳,干事李生勇为逼小高去劳动,就说上面来的压力很大,你不干点活不好交差,上面说法轮功不劳动就关禁闭。小高就在两个包夹的“护航”下每天去捡石头。捡了十五天。恶警李生勇又来挑起事端,逼着要加大劳动量,还要干其它的活等威胁的话。小高被迫又绝食。给监区派来的两个干部讲迫害真相。这两个干部也明白中共的历次迫害造谣运动。最后取消了小高下车间劳动。

一天有个有正义感的囚犯悄悄告诉小高:你知道吗?光你们号室就有8个犯人明着监视你,还有两个是暗的,负责监视那些监视你的那8个人的,怕他们不管你。而且三、四楼二十几个监室每个里面都派了人来监视你,你哪天在哪个号室说了啥?跟谁说了啥?领导都一清二楚的。小高说难怪那几个囚犯老被队长叫去,管监道的几个囚犯也时不时地到门口窥视。教导员司朝阳有俩次把小高叫去就说:过年你的表现不错,你的情况都有人给我们汇报等等的。有次一个犯人回来叨咕说,干部又把他们叫去,说有犯人举报法轮功骂政府。有没有此事?我们说没有听见,那是有人为了减刑立功胡说的。

这种长期阴暗的迫害给人精神上造成的创伤之一就是老感觉自己被人监视、跟踪,好象时时会被举报,看周围人人都是不可靠的,不放心别人,老担心出啥事等。三号室的恶犯戴建龙,某某某这两犯人就因为常常干这种举报勾当而获减刑了。

2003年6月底,有恶犯举报小高早晨和中午打坐。教导员王维宏就来训话。此人极恶,以前多次谈话,常威胁:你知道你的身份么?小高告诉他说:我的身份就是大法弟子,不是犯人,请你不要迫害我们。这天谈话不成,小高最后强烈要求要炼功。王维宏恶毒的说:我给你找个你炼去。就把小高关了禁闭。王还不要小高写申诉,把草稿本也收走了。

关禁闭

关到禁闭室小高被铐上特制的军用手铐。戴上这种手铐后手成一字形不能活动。囚犯说这种手铐是从军队下来被判刑的犯人许军给干部建议特制的,才拿来几天。小高再次开始绝食绝水。有个队长恶狠狠的威胁:不背监规就砸脚镣。前一天大法弟子关子平因拒绝参加劳动也被一监区监区长杨东(即原入监队的教育科科长,这时升迁为一监区区长)亲手拖拉到此,衣服被擦破,皮肤也受伤,被戴手铐砸脚镣还被“揣上”,走路只能弯着腰走,睡觉不能躺下,他也在绝食绝水。据说小关曾在一监区不吃不喝被吊挂在铁门上半个多月,被恶警殴打,如今被非法关在兰州龚家湾洗脑基地受迫害。

在禁闭室刘永生对小高说:“怎样?我终于还是把你弄进来了,嘿嘿!”原来是他们合伙干的。证明了犯人对刘永生的“头号煞手”的评价是恰如其分的。看管禁闭室的犯人都很恶,如马家弟,李某某等,许军最恶。许军曾对其他犯人说他“用钱把监狱的副厂长石天佑给摆平了”。要不许军怎么敢那么恶,原来是有后台撑腰。管禁闭室的恶警还有沈某某,高某某,左某某等等。

关禁闭回来,小高被调到十一监号,被监视的更严了,还要前半夜后半夜轮流值班监视。半年不让与家人见面。逼参加所谓“学习”,看“新闻”,在多次逼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外还逼小高单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被小高拒绝。又可笑的逼迫他参加所谓政治考试等等。

后听说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上面给奖金三千元。于是小高就给监狱写了一封长信:要求立刻停止迫害,停止转化学员,并警告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逼迫转化大法弟子的狱警、犯人,如不醒悟将遭恶报。之后狱警两个月不让小高下楼,打水打饭都是包夹办理,最后不让他写信,断绝与外面的一切联系。

小高到期出狱时,因始终拒绝“转化”,坚持信仰,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承受邪恶的迫害。

参与迫害的狱警有:杨东(极恶),苏东海(极恶),王长林(极恶),刘秉成(极恶),岳建忠(恶),赵彦中(极恶),杨洲(恶),鲁超华(极恶),马大夫(恶),王明中(极恶),王维宏(极恶),刘润云(极恶),司朝阳(恶),万某某(极恶),吴某某(恶),孔繁平(极恶),李生勇(极恶),张文军(恶),刘永生(极恶),段某某(极恶),华某某(极恶),左某某(恶),沈某某(恶),高某某(恶),赵军(恶)等。

参与迫害的犯人有:何丛山(极恶),曹峰(极恶),马凌(极恶),赵辉(极恶),龚健(极恶),冯胜才(极恶),董生林(极恶),董树成(恶),马骄(恶),杨兵(恶),王磊,晏小平(恶),魏爱民(恶),马苏里马尼,李兵,苏海宁,党占龙。戴建龙(极恶),马善邻(恶),席国强(极恶),许军(极恶),马家弟(极恶),李某某(极恶),刘宗湖,喇丛祥,王建荣,王强林等,其余都叫不上姓名。

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人,必定都要承担自己的责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谁也逃不脱的。

劝告并警告兰州监狱所有参加过迫害大法弟子的狱警囚犯,为了你们自己的未来和生命,立刻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正确认识大法,退出恶党的党团队及一切附属组织,悔过自新,支持法轮大法,才能有平安幸福和美好的未来,切记:改过自新的时间和机会已经不多了!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而毁了你的永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