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双江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看守所被迫害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田双江,现年28岁,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并为法轮大法讨公道。在2002年4月中旬被当地的国保大队邵军、王波、崔连成、照斯日格图、包吉日木图等人非法关押在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后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的看守所。以下是田双江自述。

在2003年,(即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时),我认识到消极的承受是不对的,是纵容邪恶行恶的。所以,在接到非法开庭的通知后,我开始抑制邪恶。并不配合它们的任何命令。我开始拒绝穿犯人穿的马甲。

在一天的下午时候,所长王力来巡号。看到我没有穿马甲,说这屋马甲不够呀?我一看是他我就是说了,我说我们法轮大法没用罪,为什么要穿犯人的马甲。他气坏了说:看你穿不穿!回头告诉值班的管教了。这班是刘希贤。他平常对普通犯人也是骂骂吵吵,不讲道德。他拿来一个“猪镣”(就是手铐和脚镣用一个小铁链焊一起的一种武刑具。带上后不能直立行走,只能弯着腰,成小于90度的姿势一点一点的行走。连小便都得别人给解裤子),他们把我叫出去后,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绊我。后来在一个刑事犯(外工劳动号子)的帮助下把我绊倒,给我带上了。我呼喊:修法轮大法没有罪!他们上来堵我的嘴。怕让其它屋的大法弟子听到后声援。可见邪恶迫害也是胆胆突突的。

我后来开始堂堂正正双盘了。虽然带了脚镣,可不影响双盘。在早上警察交班时,我就是双盘发正念,刚开始的几天其它管教根本不管的。因为他们和这些大法弟子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大部份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从他们内心说并不是真的想迫害大法弟子。这样坚持有三天的时间吧,有一天是副所长莫日根值班。他看到我双腿打坐,单手立掌发着正念,气坏了,过来把我从床铺上往下拖,拖到地上,又踢了我几脚,我一轱辘又爬上床。他看我也没怕他,气坏了从号里走了出去。这时有一个管教说:看他手(从镣铐中)拿出来了。

莫日根气得说:把板拿来,给他背上(背板是河西看守所最恶毒的一种刑罚,是用一个“开”字形的铁管焊成的铁架子,然后开字形的上边的铁管子头上有铁链子是铐人的手腕的。开字形下边的两个铁管子是也是一样的。分别铐人的双腿的。背上板之后的人,根本就动弹不得)。一会的劳动号子(就是已判刑的在看守所干活服刑的)把铁架子拿来了。把我按在铁架子上,这回他们怕我再把手脱出来,特意狠狠的往里勒了勒,都勒到我的肉里了。他们看把我绑好了,才走出去。

就这样生不如死,我度过了四天四夜。这四天四夜里,什么想法都冒出来了,想到死,想到自杀,我心想咬舌可以自尽得了。第一天我可以正念坚持,被绑着时,我尽量不动念。

第二天我正念不是太足了,到晚上根本睡不着。但是我又想睡,我就想一个办法,我就摇头,我想一会摇累了自然也不困了,就睡着了,可是不行,都精疲力竭就是睡不着。而且有时迷迷糊糊感觉刚要睡着,因为铁链铐的太紧了,我稍稍动一点就疼醒了,结果就又睡不着了。

这样在生与死的徘徊中,我极艰难的挺了四天四夜。到了第五天的头上,他们把我放开了,这时我想坐起来,可是身子已经不由我支配了,两个手腕已经被铁链深深的勒出了一个铁环一铁环的印子。

这就是中共邪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所谓“人民警察” 惨无人道的迫害一个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纪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