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妻子的过程中向接触的每个警察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前一时期,妻子发真相资料、讲“三退”中被坏人举报遭到邪恶绑架。

前几年,妻子也曾被非法绑架并被邪恶非法报批三年劳教。那一次我从公安分局到公安厅数次正念去要人,在劳教委我理直气壮的说:“你们把治安条例、把刑法和宪法拿出来看看,我妻子犯了哪一条?没有!她哪一条都没有违反。现在你们公安就是乱抓人!”。在多次不懈的要人(妻子当时正念也强)后,邪恶最终不得不把已劳教了十五天的妻子送回家。

这次,又要面对这些警察和邪恶,去不去要人呢?略为犹豫,马上意识到决不能承认这个迫害,妻子做的是最正的事,作为大法弟子,在这正邪大战中,决不能退缩,营救同修要紧。我不断正念坚定自己。接着便开始向有关方面要人了。

在数次的到分局、市局、公安厅要人中,开始他们的态度都极其蛮横,大多都说什么“法轮功被美国利用了”,“法轮功危害国家安全了”“炼法轮功的都是被欺骗利用了”“你爱人散发‘九评’传单了”等等。我讲:“共产党几十年来那次运动不是欺骗、政治迫害?全世界都知道江泽民是利用职权践踏宪法、践踏法律,迫害法轮功。法轮功现在已经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别的地方你们看不见,台湾、香港怎么样对待法轮功的你们总知道吧?江泽民被许多国家起诉,你们现在还乱抓人,我妻子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她让人明白真相,让人能得福报也是做好事。你们给她安的罪名与她的行为根本就对不上号。”

其后得到消息说,妻子可能被非法报批劳教,我同时又决定申请复议。

在写申请复议书的过程中,一开始我只把营救出同修作为目地,我想尽可能用温和的语句来写,这其中也掺杂了很大情的成份。在同修的提醒下,我意识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任何时候都应该维护法、证实法,我认识到要正面推翻其“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非法罪名。对此申请书,国保负责人说:“那哪是申请书?是个宣言书!”经过数次要人,虽未能救出同修,但邪恶的气焰却没有那么嚣张了。

过程中,同修发正念、近距离发正念,电话讲真相的配合也是一次整体配合和提高的过程,也是我逐渐放下人心、放下自我不断增强自己正念的过程。检查自己,过程中存在不足和教训,不足是人心较重,存在怕心、注重结果,没把讲真相放在首位,致使有时真相没有讲到位,有时则失去了讲真相的时机。如,有一个主办国保非常伪善(和气),常面带笑容,甚至曾说要和我“交朋友”。在一次给我送刑拘书让我签字时,我说:“抓人是非法的,不签!”,他说:“这也没啥,先签了,有啥事咱们再说。”我当时脑中闪了一念“关系不要搞僵”就签了。事后越想越不对劲,心里很难过,师父让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要配合邪恶的指使,我却做了不应该做的。

是到此呢?还是继续走?和同修交流后,我和一同修就利用这上访机会去了省人大信访办、省政府信访办讲真相。又认识到虽没走法院诉控这条路,但是向律师讲真相不应放过。于是我又前后去了五家律师事务所讲真相。其实向律师讲真相很方便,可直接切入主题讲迫害真相、法轮功在世界各地洪传盛况、“九评”引发的“三退”大潮,让他们重视并关注这些大事,并且我送给他们破网方法。许多律师对真相了解并不多,有的甚至连“三退”都不知道(在此也希望同修重视一下向律师讲真相。)

妻子被非法劳教了,我又开始了向劳教所讲真相。我去劳教所看妻子,去了三次被四个工作人员问到:“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这里看来还挺邪,我反问到“炼怎么样?不炼又怎么样?”“炼法轮功的不许会见。”我说:“你问这话是不尊重别人的人格,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你知不知道?”他不吱声了。当我第三次去时,劳教所不让会见了,我想正法形势推动这么快,这里的状况该改变了,师父说:“问题的出现就是讲真相的机会。”(《2006年加拿大讲法》)我应把握这机会,放下人心大胆去讲,减轻里面同修的压力。

我问管理科长为什么不许会见了,他说:“她传经文又和别人讲法轮功”,我说;“传经文有什么错,那是她的信仰!”,他又说什么她是犯法了才关这里的。我说:“全世界都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她是被非法关这里的。”我不停的讲,他坐不住了,到所长办公室汇报。我在门口调整自己、发正念。所长房里还有一管理人员,我说:“不能因为传经文就不许会见了,各个国家都很尊重个人信仰,现在给国人最长脸的就是法轮功,出国的都知道,到处都是炼法轮功的,看人家台湾、香港,同一个祖先两种对待,香港横幅“全球公审江泽民”,现在都知道江泽民利用权力迫害法轮功,你们还这样。”所长让坐下说。于是我谈了法轮功的过去和现在的情况,另一管理干部说法轮功搞政治了,我说:“共产党哪次迫害人民不是先扣个政治大帽子。”所长又说法轮功搞迷信不讲科学,我谈到著名科学家牛顿、爱因斯坦都相信有神,美国科学发达不?但总统就职手里拿的却是“圣经”;中国传统文化被共产党斩草除根,但在国外却是至宝,如:易经、孙子兵法、中医、气功等等。到下班时间了,我说:“一个国家给人民造成最大的灾难就是当权者利用权力犯罪——国家犯罪。“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十年浩劫,使中国经济倒退几十年,“六四”血案带来了经济制裁,这次又是迫害法轮功。在民主国家是不会发生这事的。”他俩也点头认同。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希望你们善待他们,善待他们也是善待自己。”他二人点头说:“我们会善待的。”

几天后我专程去找管理科长,我说:“上次谈话,对你如果有冲撞之处,请你原谅。”他说法轮功家属还有人对他这样(意思是这么客气)。我说:“全世界都指责中国迫害法轮功,只因传经文就剥夺会见的权利?你也和法轮功打多年交道了,你说他们是些什么人?”他想了一下说:“人都挺善的”。我说:“他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是最好的人。”他说国家这样,我们这也得按制度来。我说:“文化大革命后,共产党不也杀了很多忠实执行命令的警察吗?!”“你看着了?”他问。我说:“刘少奇及一些老帅那么大的人物,不杀些替罪羊能平反吗?那些老干部能允许吗?”他不吱声了。我又说:“人家法轮功讲善恶有报是天理,全国很多追随迫害的恶警遭恶报了,人家说的有名有姓,你可别再做错了。”这时来电话了,我就走進所长(主管副所长)办公室。所长说:“你们法轮功到处说乱用酷刑,马三家的开会见过,我们这里你什么时候听说有用刑的?你们怎么说假话?”他讲话时我发正念。我说:“联合国酷刑专员来中国调查,尽管在中国的调查受到了百般干扰,最后的结论却是“中国严重的存在酷刑的问题”,现在知名知姓的被迫害致死的就有几千人,我们这里不也存在让犯人毒打大法弟子的吗?!比这还恶的不也揭示出来了。”

我讲了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暴行。他问天安门自焚伪案,我讲了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那些疑点以及傅怡彬杀父母伪案。他说不应“搞政治”和共产党对着干。我知道他是指“四二五”,我谈了“四二五”之前一些城市发生的事情以及“四二五”当时的情景。我告诉他大法师父常告诫弟子不搞政治、不被任何政治势力所利用等。我讲了共产党政治的卑鄙无耻、你信共产党多深则被共产党骗多深,几十年不断政治运动,不断的树立人民的敌人,让人们互相斗,多少人为求自保落井下石、出卖良心,害人害己;人一生难免做错事,但有些是无法弥补的,对法轮功决不能做错!谁也错不起。我还讲了古罗马大瘟疫是迫害基督徒所导致的。他又问“到底有没有神?”我讲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释迦牟尼、老子、耶稣、历史上修得正果的都是神;师父洪传大法的许多神迹,大法弟子出现的神通;古风如何好,而现在因为不信神,共产党无神论导致社会败坏到如此地步也是自食恶果;人不治天治,讲了东西方预言、“九评”出世、“三退”保平安。他又问你们是不是仇恨共产党?我说:“恰恰相反,大法弟子不但没有恨,反过来慈悲的努力的救曾经迫害过他们的人。“九评”不是一般人能写出的书,这是上天慈悲于人、给中国人一次选择未来的机会,包括胡锦涛在内,也希望你把握好。过去迫害修佛修道的都没好下场,今天对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这么大的修炼群体進行灭绝人性的迫害,那会是什么结果呢?所以我曾告诉你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自己。”他诚恳的点头。

看了师父经文《彻底解体邪恶》后,我想应加大力度向劳教所讲真相,同时加大力度发正念。再次见到管理科长后我说:“你人虽然正派,但你不是一个正直的人,你人聪明但你不是真正聪明的人,你对工作很负责但你更要对自己负责。”他微笑着,我又说:“台湾有些监狱让犯人和管理人员都炼法轮功,改变了犯人经常违纪违规的状况,看人家台湾、香港怎么对待法轮功。”他说:“你看到了,网上的能信吗?”我说:“好吧,我们谈谈我们看到的。”我谈了几十年来共产党对传统文化和正教的迫害,很多中华民族的精华被逼出国门,法轮功洪传给人民和国家带来的益处,江泽民因忌恨而迫害法轮功,法轮功现在在世界的洪传和盛况等。我觉的要破除其无神论的障碍,他才会相信历史上的预言和现世现报。所以我又着重谈了传统文化、有神论,传统与现代所谓的科学对比等等,他这时也很注意听。这时有下属進来谈事,停了下来。

我又一次走進所长办公室,这时他态度又变了,他说法轮功毕竟违法了。我说是江泽民违法了,他说你好好学学法律,我说:“我虽不太懂法律,但我知道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宪法规定公民享有信仰自由、言论出版自由、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可迫害法轮功就什么法都没有了,共产党什么时候讲过法律,对自己更没有法律了。”他不吱声了,我又谈了共产党几十年的欺骗迫害行径,讲了善恶必报、现世现报,全国发生的很多追随迫害遭恶报以及累及家人的例子,说:你要为自己和亲人选择未来。我说:“如果你们还让部下逼着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转化”,或者不让大法弟子看大法的书,逼着学共产党那些东西,那都是犯罪;学你们那些东西,只能使人变的很虚伪、好人变成坏人,共产党的官学习最多,可却腐败到极点了,犯罪的越来越多。只有法轮功的学习才能从内心、从里到外改变一个人,能使坏人变成好人。”最后他向我要了上《明慧网》的方法,我想这个生命有希望了。

劳教所许多队长是直接参与迫害的,可各队队长都是在封闭的监区内,怎么向他们讲真相呢?我到监区接见室,我借机和值班男警讲真相。我又让他打电话约一下队长,我有事想和队长谈谈,他和队长通话后,我说队长我有事想和你谈,队长不出来,她不敢出来谈,我电话中简单扼要的和她讲了真相,她说我们也没办法呀!

一次我借机和一个曾蛮横盘问过我“你炼没炼法轮功”的负责会见登记的警察讲真相,讲了一会儿她则坐不住跑了。

我感到在这最邪恶之处讲真相,虽有种无形的压力,但是当你正气足、正念强时,压力则弱,反之当然就相反。当你放下人心正念很强时,谈话中你就会起到主导作用,效果也比较好,尽管他们一些人表面邪恶,但他们的内心是虚的、是害怕的。所以当我们同修被迫害时,作为家属同修一定要放下自我、人心,要正念强的不懈的去讲真相要人。我深深的体会到了讲真相在要人中起到的关键作用,同时也要及时做好常人家属的工作,让其明白害怕的应该是恶警们,他们在犯罪,我们就要大胆要人。多一个正义的呼声则多给邪恶一份震慑,也多给相关人员一份警醒,让邪恶知道在这里也不是其为所欲为和猖狂的地方。

我的体会:我们要紧跟师父《彻底解体邪恶》的正法進程,首先必须放下人心和各种人的观念,集中加大向这些地方和警察发正念的密度和力度,再利用各种渠道、机会加大力度向这些地方讲真相。那么在正法洪势推進下,在这最邪恶的地方,我们的证实法的路则越走越宽,我们的正念之场在这里也会越来越强。

个人体会,作为给同修的一点参考吧!写的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