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恩——我终于见到了师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走出监狱回到同修中,有幸看到了《忆师恩》,看的我常常是泪水不断的流淌。真想念师父啊!尤其是身处黑窝中、身处魔难中,就更加想念师尊。现把我偶然得见师尊与亲眼见到的奇迹也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一、来到方泽轩

我是九六年六月得法的老年弟子。得法前身体虚弱,多病缠身,心情郁闷多愁善感,病愁交加,恶性循环,常年靠吃药维持着。得法一周后,身心都得到了净化,无病一身轻了,心情是从来没有过的舒畅,世界观都发生了转变。我惊叹:大法太好了!师父太慈悲了!真觉的相见恨晚!那时的我非常羡慕老学员:他们多次见到师父,能亲耳聆听师尊讲法,能多次跟班听法;我也很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多看看师尊传法班开课通知?尤其是得知师尊曾来我们院并在此办班讲法,就别提我有多后悔了。一次次机会错过了,现在师尊在国内传法结束一年多了,我还有机会见到师尊吗?为了弥补心中的缺憾,我借来同修录制的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录音复制一份,反复听,就当是自己也参加了那里的听课,一共找了六套,复制了,天天听,就是听不够。后来得到了通知,就把允许留的留下来,其余的全部抹掉了。

在我得法两个多月时,心性修炼在某些方面有一点提高,老学员鼓励我把心得体会写出来,而且他们说他们当初跟班时,师父也让大家写出心得体会,而且每一份师父都必看。我当时觉的自己修的不好,不值的写。听他们这样一说,我就想,虽然师父现在不传功也许不能亲自来看我们的心得,但我的修炼应该向师父汇报、向同修汇报,就写了。后来得知这篇心得体会汇编在“北京国际法会学员修炼心得体会集”中,而且在首篇。

十一月二日,正是周日,我们学法小组在办公区的一间屋子学法,那里没有电话。将近上午十点,有人找到我,说让我到方泽轩去。方泽轩在哪?干什么去?不知道。我一路打听在上午十一点三刻我找到了方泽轩。原来国际法会大会发言正在進行,最后一位发言还未结束。联系人看到我来了说:“上午大会发言的第一个叫的就是你。”他说他预先也不知道。“既然来了,就参加下午的小组交流吧。”

二、看到了太阳的“清凉世界”

下午,在分组交流时,我参加了台湾组的交流活动。当得知他们中有许多学员也是刚得法不久,他们也来参加了国际法会,我真为他们高兴。

下午两点多休息时,我看到有人在仰望太阳,我也看。刚一直视太阳,有点刺眼;瞬间,一点也不刺眼了,太阳变成了清凉世界。太阳本身呈淡淡的蓝灰色;光芒象画中的火焰,很柔和的样子,是深蓝色;光芒与太阳之间有一亮圈,在转动,就象一个大法轮在旋转。师父在讲法中曾说过,(大意)在这个空间你看它是热的,在另外空间可能是清凉世界。我们切切实实看到了。下午四点再看太阳,还是那么清凉,这一次看到的太阳光芒是紫色的。

三、我终于见到了师尊

晚餐的时候。我们的座位离门最远的一个角落,我背对着门。一道菜上过之后,只听背后有点异样,我回头一看,同修们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掌声响起来,我却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身边的同修说:“师父来了!”我想不到师父会来,师父从美国已经为法会发来了贺词,真的会亲自来吗?我激动不已。只听师父悦耳的声音传过来了:“吃完饭和大家说话。”太熟悉的声音了!我才确信师父真的来了,泪水静静的淌着,我食不知味,胡乱的扒了几口,整理好桌椅,哪里也不去,只等师父来,就怕错过久远年代等待的时刻。大会工作人员说,北京的学员到后面去,把前十排的座位留给海外同修。我往后挪动了一点,却不想同其他北京同修一样撒到后边,留在了第十二排。终于师父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了,顿时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师父微笑走来,慈祥的面容光彩照人。这一刻永远铭刻在我的生命中。为了让大家看的清,师父坐在桌子上的椅子上。我感觉师父那样坐着一定很不得劲,可师父为了学员就那样给学员讲了一个多小时。我听出来了,师父讲法开头几句是在解答我的问题。太神了,弟子想什么师父都知道。这里顺便插几句:就在这年冬天,有一天很冷,我参加外面的集体炼功没戴手套,在回家的路上痛的更凶了,我不由自主的象喊妈妈呀那样小声的连喊了两声“师父呀,师父呀。”我本意完全没有求帮助的意思,只是觉的师父比妈妈更亲。没想到第二句还没喊完,我的手已经不痛了。中午看手时,指甲处血管是紫色的。师父为我承受了本不该承受的痛苦。我深深体会到:师父带我们回家。一路上弟子常常做不好,可是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能做伟大师尊的弟子实在是太幸运了。

师父离场时,许多学员挤上前与师父握手,我当时站立不动,我想,师父是宇宙最高大佛,而我,太卑微了,修的又不咋样,不配与师父握手。其实师父慈悲无量,对每个弟子都是平等的。见到了师尊我才明白,这次来方泽轩,是伟大慈悲的师尊潜心安排,让我“一朝亲得见”的。什么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心中的感激,我只有珍惜这万古机缘,坚修到底。

四、香“跳舞”

我得法后,我的两个女儿也相继得法。九九年二月过年前,我的长女从境外归来。我问她有什么安排,她说:“我没去过戒台寺。”于是我们母女三人一致同意大年初一去戒台寺。那天早饭后我们就匆匆上路了。進了寺门直奔选佛场。我看到殿门外的大铜鼎内已经插满了香,密密麻麻,院内烟雾缭绕。看此情景我心想:“我们来晚了!”進了殿门,我们双手合十,我心中说:“尊敬的师父,弟子某某某一家来看您。”请香时我问女儿:“请几把香?”长女说:“请三把。”小女说:“请一把,表示我们三人一条心。”这个主意好,我们决定请一把香。点好后由小女、我、长女依次三鞠躬拜佛后插上。

当小女儿举香三拜时,我站在后边,眼睛扫视着香鼎,心想:“我们的香插在哪儿呢?”并找到一处稀点的地方。我三拜后把香交到长女手中我又退到后边。再看宝鼎时,奇迹出现了;满鼎的香和烟雾都不见了,鼎内是一片熊熊的跳动的火苗,足有八、九寸高,却一丝烟都没有。当长女三拜完毕时(也就是几秒钟),跳动的火苗不见了,鼎内是平平展展的香灰!当女儿把整把香插進宝鼎,一松手,新的奇迹又出现了;整把香象一朵正在开放的鲜花,缓缓向外开放;开到最大时又向中心合拢;然后再开,再合……更象一群仙女在跳舞,个个向后展腰,又向内合来配合默契,反复开合许多次,既柔软又富于弹性。我们看呆了,也明白了是师父在给我们展示神迹!我们双手合十激动万分,小女儿合着十又双脚跳着、喊着:“香跳舞了!香跳舞了!”正在此时,有人把他的香也插進鼎中,可是当此人转身离开时,香就向外倒了下去。而我们的香仍在继续舞蹈。经反复多次开合,似个个仙女分别向四面八方仰卧下去,白烟升起,飞上蓝天。整个过程大约是几分钟。我们悟到,是慈悲的师尊鼓励我们坚定修炼,一修到底。

走过八年的风风雨雨,更觉师恩浩荡,佛恩浩荡!可是我很惭愧,风雨中走的不稳,磕磕碰碰,尤其在四年的监禁的头两年,面对残酷的迫害,我曾经摔跤,爬起;又摔跤,再爬起,直到走正走稳。是师父操碎了心,在引领着弟子走正回家的路。长女在境外正做着三件事,我也要继续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