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

  • 给丹东市国安的公开信

  • 给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巧手家政服务公司的信

  • 给丹东市国安的公开信

    丹东市的国安局长、大队长及各警员,

    我是大法弟子陈尚,我丈夫高明星已经被你们绑架、非法关押两个多月,而且还不通知家属,不让亲人探视,不告诉任何消息,我认为你们的做法不仅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是有违职业道德的,请你们仔细思量!

    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

    许多人都认为国家已经把法轮功定为了×教,其实根本就没有。是江××在1999年10月25日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第一次私自提出的说法。第二天《人民日报》便发表了社论。但是《人民日报》的社论不是法律。《宪法》明文规定立法权是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其它任何机构或者是个人均无立法权力。江××和人民日报评论员没有这项权利,是无法律效力的诋毁之词。

    1999年10月30日由全国人大及常委会制定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是对“邪教”的认定与处罚,根本就没说过“法轮功是×教”。显然,江氏集团利用老百姓不懂法律玩了一个偷换概念的把戏。依据法律,直到今天,炼法轮功在中国也完全是合法的。而对法轮功的镇压才是江氏集团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犯罪行为。

    江××出于妒忌心不顾一切的发动了这场对正信的迫害,要在3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中共宣传系统立即编造谎言,栽赃诬陷法轮功,利用电视、报纸推波助澜、造谣传谣、不断给全国人民洗脑。编造 “自杀”、“杀人” 假新闻,导演“天安门自焚” 假案等,欺骗民众,煽动人们仇恨法轮功。

    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具体方法是绑架,洗脑,虐杀,进而活体摘取器官。方针是:要狠点,往死里打,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2001年初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声明说: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辞。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八年来在监狱被活活打死的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三千零九十八人(不完全统计)。几十万人现仍被监禁。

    在江××在中国制造并推行国家恐怖主义的过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居无定所、流离失所、经济敲诈,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与洗脑。

    丹东市被迫害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丹东市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就有吕慧忠、金秀清、连平、刘明、王喜东、于凤华、赵开胜等16人,被关押、拘留、劳教、判刑的有200多人。

    我本人从小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的病都好了。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上访、言论、游行示威等自由。大法受蒙冤之时,因我是亲自受过益的,想用亲身经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可被押回当地拘留所,当时派出所长陈立新打的我嘴角流血,开个纸条上面写着拘留,塞到关押的门房上,可非法关押我五十多天,期间,扬言要罚款一万元钱,给我父亲停发工资,把我家的山峦、土地全部没收,把我家的仅有的耕地的大黄牛牵走,把家里的电视搬走……想要剥夺我家人的一切生存权利与条件。

    给我家里父母、亲人造成极大伤害,他们是忠实善良的人,面对这样的境况对他们的打击太大,我妈因身患严重心脏病,出院后,什么都干不了,说话声音象蚊子叫一样特别小,我有位亲属是医院院长说只能维持,后来我修炼了法轮功,我妈也炼了,炼功后,病都好了,也不用吃药了,不仅说话声音大了,地里活也能干了,也能上山了,搞副业卖点钱什么的,身体全都好了。

    可是从九九年国家开始下令镇压不让学、不让炼后,我妈就害怕了,我去北京,关了五十一天拘留所后,放人时被罚款二千五百元,我妈在政府高压下彻底不炼了,她放弃了修炼选择了你们所说的去医院治病,可一年左右的时间,她的病又犯了,又吃上了药,说话声音又变的小了,她把生命交给了医院,心中知道有可以解除病痛之苦的功法不敢炼,吃着药还的承受病痛的折磨,是何等的痛苦,最后失去了生命。

    你们可以问问我们的邻居,谁不知道我妈炼法轮功时身体全好了,在高压下不敢炼了,病又犯了,吃药、住院,最后失去了生命。我很惋惜,但我没有办法,谁也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确切的说是这场迫害的发生使她失去了生命!

    我和我丈夫高明星同是大法弟子,我们是按“真、善、忍”修炼,我们对谁都好,我们何尝不想与亲人团聚、有正常的生活,是你们的同一部门非法通缉我丈夫,使我们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信仰自由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可江××一意孤行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执意发动对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作为国安,你们花费大量的足够供给数万失学孩子上学的人民的血汗钱,雇佣大量的人员,进口大量设备、装置用于非法跟踪、监视、窃听法轮功学员,然后绑架、抄家、毒打、酷刑审讯、折磨……

    光是最近,丹东地区就被你们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吴娟、孙忠琴、赵远歧、陈菊芳、刘淑芳(女)、邵宇(男)、小孙(男)、潘长信、孙淑英、孙美玉、尹淑文、宋吉威、白金芳、东港市黄土坎镇大法弟子刘兴地、凤城大法弟子佟淑芳(68岁)、将辽宁丹东纤维厂的一个姓郑的工程师(市大法辅导站站长,现已迫害致死)的妻子绑架、唐义清、赵洪娥、刘锡芬(女,69岁)、辽宁东港市汤池镇集贤村大法弟子包永华、刘智云等21人仍被非法关押。

    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以大善大忍之心平和的面对一切不公,我们讲清真相,是因邪党迫害大法、大法弟子,对人不公正的情况下得允许人说话。是让人们有机会了解真相,认识到这场迫害的邪恶,让人们都能正确认识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免于因谎言被毒害,对大法的态度就决定着这个生命的未来。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们也不用讲什么真相。我们都是自愿去做的,没有任何指使,也没有组织,想修就修,不想修就走。

    而八月一日,你们将我与我丈夫在路上暴力绑架,将我衣服撕破,被戴狼牙手铐勒到肉里致手腕出血,到了安全局,你们现写个传讯证,几个人强制掰开我戴着手铐的手指按手印,还说法律同样生效,第二天又写个拘留证同样强制按手印,白天将我们戴狼牙手铐铐在椅子上,除了上厕所、吃饭全天不让动,头两天是日日夜夜不让我们休息,还用精神恐吓折磨我们,言语攻击我们,逼我喝水、吃饭,不喝水,你们命令看守我的科员用吸管往我嘴里送,有时强制用水瓶、水杯往我嘴里倒,洒的我上身、衣服内都是水,逼我说你们要知道的事情,张小苏等人,看我不说话,抽打我的脸,对我们租住的房屋进行抄家,将家里的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将个人的积攒的血汗钱一万多元也全部拿走,你们还将我关押在不是人呆的暂押室达近五十小时,还要好几个人强制给我打点滴,说再不吃饭就灌食,这不是参与迫害,助恶为虐是什么?提审我时都不敢写上你们的真实姓名,如果你们是正义的,还怕这些吗?

    其实大法弟子是什么样你们全都清楚,为什么要迫害这样的善良人群?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仅极大的伤害了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也严重的败坏了人伦,伤害了天理。神降天灾,是上天对人的慈悲警示。

    从你们绑架我们之日起,丹东地区就几乎每天大雨、暴雨接连不断,声声炸雷响彻在关押我们的房屋上空,听的看守人员都心惊胆战,就连押送我们的警车都被雷声震的发出响声,所有看守人员几乎全拉肚子,看守我的女科员一到关我的房间就身体不舒服,价值三千多元的手机在来换班看守我的路上坐出租车丢失,她妈又患阑尾炎,需要住院医治,她很聪明,主动提出不干看守我的活了。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是她智慧的抉择。

    公安、国安系统人员频频遭恶报

    大法是慈悲的,但威严同在。大法已经给了人充份的机会来了解真相,之后再对大法犯罪,迫害法轮功,那等待着的就是可怕的下场。这不是危言耸听,一桩桩一件件遭报事例触目惊心。

    八年中,公安、国安系统人员“因公殉职”和死亡率也远远高于过去。有的年纪轻轻、身强体壮却突患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更多的得了绝症;还有的意外伤残或者家人遭遇种种不测……中共则一直要求其喉舌严密封锁内情,甚至造假宣传声称其中一些人是模范。那些遭报应的几乎都是替中共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他们为了名利泯灭人性,结果下场可悲。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曾公然强奸了两位与其母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在国际社会的干预下,被判八年刑。他现已患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全都被切除,曾三次自杀未遂,在监狱里生不如死的煎熬着。

    中共谎言包装成全国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零四年四月十三日乘坐的车追尾,车里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上的她却偏偏被撞死,且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该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

    首任中央“六一零”主任李岚清,其外孙女婿于零一年三月在沈阳机场遭警方殴打致死。据悉李岚清看到众多恶警恶官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上报材料,随后辞去了该职。

    继任的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患癌症,日渐沉重,即将被接替。

    原江苏省“六一零”副主任、省公安厅副厅长王荣生,卖力追随江××迫害法轮功,得到罗干的肯定与表扬,后升任江苏省司法厅厅长,上任不久即患了白血病。

    湖北黄冈市“六一零”首任主任张石明突患心脏病死亡。继任的王克武上任的第二年就患了肝癌,于同年清明前三天死亡。后来该市了解情况的官员都不愿填这个空缺。当地人士私下纷纷议论:怎么这么巧?

    上海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处女恶警魏志耘,加入邪党后卖力迫害法轮功,被提为科长、年薪十多万元,并因此获奖励1万元。今年初,认识她的大法弟子对她讲真相救度她,魏志耘却口出狂言:不相信善恶报应,党给我现在的一切,我就为它办事,人总要死的,无所谓。20多天后魏即恶报身亡,尸体面目扭曲肿胀、膨大变形

    今年六月初,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首之一黄菊也在恶报中痛苦身亡。

    迫害插播真相的大法弟子的凶手遭恶报:2002年3月,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成功地把“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在有线电视曝光,让长春老百姓看到了真相,但是多名参加插播的大法弟子被抓,遭到了恶警的迫害,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其中参加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些恶警已经遭到恶报。以下是其中的一些事例。

    对这些大法弟子的迫害发生在吉林省长春市净月潭国家森林公园的一个宾馆里,这个宾馆隶属长春市人事局,宾馆总经理王殿荣(副局长)为了升官,讨好市里的上司,主动要求把宾馆让出来给公安局国保大队使用,安排宾馆服务人员为恶警服务。大法弟子被恶警蒙上头,带到地下室审讯。一天二十四小时用200瓦的灯泡照射着,绑在高高的铁椅子上刑讯,惨叫声一楼也听得清清楚楚。抓到这里的有70多岁的老人,也有未满周岁的孩子。审讯后,送到长春大顶子山劳教所。一次在送大法弟子去劳教所的路上,恶警的车出了车祸,一个国保大队的科长当场死亡,另几个恶警受了伤,遭现世现报。

    2002年4月的一个早上,该宾馆的班车走在上班的路上,那是一条盘山道,王殿荣从后边超车向前,结果刚一拐弯,就同对面开来的大客车对面撞上,车前盖钻到了大客车的下头。王殿荣小腿被撞坏,小肠被截去50厘米,休养了一年,调往公安局的愿望也落空了。

    参加迫害的恶警王华,参与毒打大法弟子,做了很多坏事。他的父亲刚刚50多岁,前不久,坐自家四轮车办事时出车祸死亡。恶警自己做恶事,连累了自己的亲人。

    再看看我们丹东市:

    辽宁省凤城县妇联干部暴死:辽宁省凤城县妇联干部石桂萍,200l年农历新年期间不仅在电视上恶毒诽谤大法,而且还充当凤城洗脑班的所谓“教师”职务。第二期洗脑班尚未结束,即被汽车撞死。

    辽宁省东港市马家店镇恶警王春玉迫害大法,现已遭恶报,车祸死亡。

    恶人王显九配合当地恶警设点监视迫害大法弟子,现也已遭恶报死亡。

    于法启:男,50多岁,原辽宁省凤城市刘家河镇政府干部,99年7.20以来,一直反对大法,曾领镇干部挨家挨户查大法弟子书,搜书和登记(2001年元旦前夕),嘲讽大法弟子:“你们炼功能不吃饭吗?”事隔不久,他就得癌症,他最后反倒吃不下饭了,2001年死亡。

    原辽宁省凤城市红旗镇恶党党委副书记兼人大主任白晓兰,于2007年3月24日突发脑出血死亡,年仅47岁。自邪党迫害大法以来,白晓兰一直表现积极,大法弟子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大吵“给记上”。后来认识到大法好,但没有三退,也没有悔悟以前的言行,所以年纪轻轻就失去了生命,抛下了十几岁的孩子和年迈的双亲,非常令人痛心。

    辽宁省凤城市弟兄山镇派出所恶警周君(男,40多岁)、曲福良(男,40多岁),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99年7月24--25日左右到大法弟子家中强行搜书,二人骑一摩托车返回途中在庙岭发生车祸,二人当即被撞成重伤。事后经医院抢救,周君一直处于植物人状态,曲福良被撞成残废,至今仍拄双拐。

    原凤城市看守所狱警张华,使用各种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如给大法弟子“戴手棒”、脚镣,罚站、罚蹲,辱骂大法弟子。作恶殃及家人,其丈夫刘××突发脑出血死亡。

    孙科原是辽宁东港花园派出所警察,由于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被提升为公安刑侦大队大队长。2004年3月份,他带一帮人,深夜闯入大法弟子邱美艳家中,强行将邱美艳绑架至东港市看守所,后送至马三家非法劳教二年。2005年春天,他妻子骑摩托车将一妇女当场撞死,赔偿对方家属数万元,此后,其妻很长一段时间不敢骑摩托车上班。明白真相的人都说他是迫害大法弟子做坏事才殃及家人的,这是遭报应了。

    恶报不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写出来就是为了让还在作恶者看到“前车之覆”,不要再步他们的后尘。望还在迫害的人们以此为戒,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

    在天灭中共历史时刻赶快做出明智选择

    看看明真相的警察选择正义良知的行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报道,一派出所所长的奇遇。东北有一乡镇派出所所长叫阿山,一日,阿山带着俩警察上河对岸某村去抓大法弟子,当车行至河中间时,吉普车掉坑里出不来了,车里进了水,车门打不开,里面的人面临危险。情急中阿山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师父快救救我们。”语音刚落,只听喀嚓一声,车门开了,所长迅速的从车里钻出来,又把那两人拽出来,从嘴里倒控出许多水,脱离了危险。阿山他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连连说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 阿山再也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了。

    打击善的必是恶的;压制正的必是邪的。在这场迫害中而中共邪党却把自己搞垮了。

    2002年6月在贵州境内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掌布河谷风景区发现了“藏字石”,此石是从五百年前石壁上坠落而下后分为两半,右石裂面清晰可见“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字体匀称方整,每字近一尺见方。天意不可违啊!不是不报,时机一到一切都报。

    《九评共产党》一书深刻揭露了中共邪恶邪灵本质, 已在中国促成强大的退出共产恶党的大潮,至2007年10月7日已有超过2695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的退出共产党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内的党员。

    中共在篡政的半个多世纪里,从土改、三反、五反、镇反、四清、文革到六四屠城、迫害法轮功,疯狂的穷兵黩武、残酷的打压迫害,导致了八千多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仅大跃进后的三年大饥荒就整死、饿死了三千多万人。它之所以这样肆无忌惮、有恃无恐,是因为它认为自己手里有枪杆子,但是这个恶魔却忘了宇宙的法则:善恶有报是天理,多行不义必自毙!人不治天治!共产党发起了迫害世界上最好的人,使亿万正信的人遭受摧残。那么这违反天条的事,就会受到天惩。所以天要灭共产党!这是共产党自己选择的,它要不迫害好人,就不会有这种下场。而它一旦与神佛对立,灭绝人性,正义无存,只能在被淘汰之列!不要在天灭中共之时,作它的替罪羊,陪葬品!让我们都警醒、自救,退出恶党的所有组织(党、团、队)保命吧!写个声明只是抬手之功,对个人没有什么损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们真心奉劝那些还在迫害、诬蔑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罪人,赶紧悬崖勒马,立即释放高明星及丹东市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停止其罪恶行为并将功赎罪,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和前程当儿戏,不要为了眼前的一时的利益与权势出卖良心,邪党能给你钱,却不能保你命。否则等待你的将是上天的惩罚,甚至祸及家人。任何人今天为魔难中的法轮功学员所提供的任何帮助,都将为其自己的未来带来美好的福报。

    张小苏曾经说过只要我出去,就会把她及你们上恶人榜,但我没有那么做,我觉的你们的本性还是善良的,是受中共邪党谎言毒害的,是被利用的工具,也是要被救度的对像,我们的师父也教导我们慈悲对待每一个众生,我们大法弟子没有敌人,我们利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是尽我们个人的能力慈悲的去救度你们,我们希望每个人都好,都明真相弃恶从善,走过这场淘汰坏人的空前的大劫难,拥有美好的未来。

    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


    给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巧手家政服务公司的信

    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巧手家政服务公司:

    我们获知,由区城市管理局给钱,贵公司向社会聘用一批妇女为员工,她们每天骑着自行车,穿着公司标志的工作服,带着涂料、油漆、铲刀、刷子和清水,穿越大街小巷,对城区公共地段的电杆、墙壁、楼道面上的乱涂、乱画、乱贴进行清洗,对城市环境保洁确实做了成绩。公司也从中获得一定的利润,并且名气也随之上升,真可谓名利双收。

    然而公司及其员工也在无知中干着一件绝对不能干的大坏事,在中共邪党强权统治的邪恶环境下,法轮功弟子为了救度世人的生命,放下生死,张贴的真相标语也被撕毁了,大法弟子晚上贴,第二天清早世人还未看见就被撕毁了。

    公司从事此项工作的员工绝大多数是失业女性,家庭主妇,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一般家庭经济条件都很差,由于她们深受中共邪党谎言欺骗,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世人的所作所为不理解,又为挣得几百元钱养家糊口,她们一般都不听大法弟子的善劝告,并且还不知醒悟的说,对真相标语要“见一张撕一张,这是她们的责任”。从这句话中明显的看得出,她们撕毁大法真相标语是受她们的上司,甚至是有关主管单位领导的旨意。

    笔者认为:公司对法轮功及其弟子不一定有什么恶意,而且还可能了解一点点真相,只不过是为了公司的经济效益罢了。人所共知,中共恶党一贯对中国百姓的知情权控制极严,就连全世界人民共享的互联网,也用百姓的血汗钱,几百亿去封堵,因此,人民很难了解一点外界信息。

    古今中外的许多预言,如:《圣经启示录》、《推背图》》、《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等都在告诫人们大难即将来临!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省境内平塘县惊现的亿年藏字石,横断面上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更明确的向世人昭示,天要灭中共。日益觉醒的中国民众都在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的共青团、少先队等组织,自救保命,不做中共的陪葬品。大法弟子张贴的真相标语,就是为了向广大中国民众传递这一重大信息的方式,他们完全是顺天意而行,而贵公司及其员工撕毁这么珍贵的东西,岂不是害人害己?这种钱赚不得呀!

    在物欲横流的现今世界里,钱固不可缺少,但也不是万能的,人的生命才是最珍贵的。天降奇书《九评共产党》引发全国退党大潮,目前“三退”人数已接近2700万,在这历史的重要时刻,人们都在纷纷脱离中共邪党,为自己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希望贵公司也不要错过这稍纵即逝的美好机缘。

    附:公司地址: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板桥大道134号
    电话:027-85938070
    董事长  李瑾  手机:1331713866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