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

  • 与富拉尔基区同修紧急切磋

  • 对迁安市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反思

  • 读《大法弟子不要怕》想到的两点

  • 与富拉尔基区同修紧急切磋

    大法弟子

    最近一段时间,富区出现了一些迫害严重的情况:其中有两名同修以病业的形式被拖走生命;八月下旬,谢振州和王春江等八名同修被恶人非法抓捕,有的人因为怕心拒绝和同修联系,部份同修离家躲避,而同修间也传出了一些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如某某被迫害死了等等。富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形势面临着新的考验。

    针对出现的这些现象,我们每个同修都应该真正从法理上悟一悟了。其实这一切决非偶然,都是冲着我们的心来的,是冲着我们富区大法弟子整体来的。

    我想就我看到的问题和同修们交流一下,希望同修给予指正。

    一、从同修的离世看修炼的严肃性

    近期,富区有两名同修相继以病业的形式离开了,其中一位小同修年仅二十岁,他在邪恶迫害最严重的几年里,一直做证实大法的事,但是一年多以前,他因为怕心放弃了修炼,不再做三件事了。今年夏天他出现了肺病症状,在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从新学法炼功后,他看见师父把他肺里肮脏的东西掏出来放在了师父自己身上,替他承受了,但是为时已晚,这种有求之心仍然不能达到法的标准。放弃了修炼,后果是可悲的。

    另一位同修得法很早,但她的家中留存了一些《黄帝内经》之类的气功书,一直没有处理,可能因为这些不好的信息干扰着,使她变的不理智,同修多次和她交流、甚至外地的同修专程来帮助她,可是她还是被拖走了生命,因为一个看似不大的问题没能按照法的要求做,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她的过早离世,也给她周围的亲友造成了负面影响,给救度世人带来了阻碍。

    我看到在我周围的同修中,类似她的这种情况还很多:共产邪灵的物品不清理的;家中养花养狗的;炒股票的;把佛教书藏起来留作纪念的;更有一些在家忙种地的;看护第三代忙的团团转的;等等,这些漏洞恰恰是旧势力钻空子的地方,使我们在个人修炼上越来越放松了,看似小事,如果没有心性的提高升华作基础,救度众生怎么能达到最佳效果呢?同修啊,修炼是何等严肃的事情,任何偏离法的心都可能被邪恶加强和利用。魔难的表现形式不同,旧势力的目地只有一个:把我们拉下来,不让我们精進,不让我们救人。希望同修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到底是什么心让我们不能百分之百的同化法,带着人心不是真修啊!教训应该使我们更加成熟,更加理智,按照法的要求做的更好。

    二、从迫害的加剧看对旧势力的否定问题

    在正法洪势急速推進、恶党解体在即的时刻,邪恶在富区反而一次次的实施迫害阴谋,虽然被我们一次次的用正念否定和解体了,但是并没有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我们在法理的理解上还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地方,包括怎样才能立即结束迫害,怎样更好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迫害,怎样达到整体的协调配合。

    就现在的问题来说,八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之后,我们的心是否达到坦然不动了呢?有的离家躲避,有的不敢做资料,有的不敢发资料,有的偶尔到同修家“打听”一下:被抓的人怎么样了?放没放?没放,回家发正念。到此为止,我们真的只能为同修做这么多吗?这几年里,邪恶反复抓捕,同修一个个的被非法劳教、判刑,这和我们在营救同修这件事情上的指责、麻木、观望、等待有很大关系。大法弟子的整体力量是邪恶最害怕的,如果我们都明哲保身,做一些表面功夫,何时才能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当出现迫害时,我们曝光不及时,消息不准确,而发正念只有头几天能坚持,时间长了就不发了,没有不把同修救出来不罢休的坚定正念。其实我们可以做的很多:和同修的家人配合去要人,去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给参与迫害者寄信,主动搜集参与迫害者的所有信息,大面积的散发揭露迫害的资料,正是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好机会。(这些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中已有详细介绍,不再赘述。)

    心在法上,无私无我,救人第一,就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能走正自己的路,就是在建立大法弟子的威德。希望富区的大法弟子坚持学法炼功,在法中尽快提高上来,放下那些认识到却不愿放弃的人心,不再互相戒备、排斥,建立更多的学法交流小组和家庭资料点,为从魔窟中闯出来的同修发正念,带动他们和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共同做好三件事,有条件的可以向周边的农村散发真相资料,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彻底结束这场迫害。


    对迁安市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反思

    我们一小部份同修悟到,目前迁安市在短时间内出现这么大面积的对大法弟子的非法迫害,是我们迁安大法弟子整体有漏啊,表面上是中共要开十七大害怕了,先把一部份大法弟子关起来,实际上是邪恶针对我们整体的一场迫害,我们首先不承认也不配合这场迫害,但是我们每个人一定要无条件的向内找。我们还悟到,针对当前的情况,一,不能再心如浮萍,有人心的浮动,更加要完成好三件事,尤其是救人;二,多发正念,有条件的同修多去黑窝附近发正念;三,揭露迫害,反迫害,请和这些被绑架大法弟子的家属认识或间接能认识的同修,动员或陪同家属(人多更好)到看守所、种子公司、中共恶党迁安市委政府堂堂正正要人;四,不承认这场迫害,认为“中共恶党十七大一过迫害就结束”等不正的念头一定要解体,这是承认和配合迫害;五,去除怕曝光迫害会更严重、怕自己也遭迫害等等怕心,同修们啊!现在是谁怕谁呢?是恶党恐惧到了极点,怕的是恶党;六,整体配合,不等不靠,把同修的事都当成是自己的事,大法弟子真正成为一个整体,尽自己的力解体迫害。七,请国外、唐山市及其周边县区的大法弟子声援。

    以上是我们一小部份同修悟到,不足或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读《大法弟子不要怕》想到的两点

    --兼与上海地区大法弟子交流

    感觉《大法弟子不要怕》这篇文章在法理上分析的蛮清楚的,其中有两个地方想说一下我的认识。

    一,文中“在外面比较安逸的时候,许多心即使暴露出来,也认为是人的“正常观念”,思想深处以为是对的东西,不敢破除它”,我身边也一直有这种现象,不是同修认为是“正常观念”,而是说“要慢慢的去修,现在一下子做不到,如果硬做是强为”,于是很多执著就这样拖拖拉拉的,经过较长一段时间后,会发现其实根本没有发生实质的变化,相反等执著表现出来时会用更隐蔽、更掩盖的话语去“解释”。

    “如果自己不敢破除,不敢正视,不只自己提高不了,而且还可能被邪恶钻空子,给大法造成损失。”等到邪恶上门骚扰的时候,心是很难一下冷静的,多数往往只记住了师父说的:“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而忽视了后面的“所以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对邪恶的势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恶人不要抱任何幻想。”(《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悟到师父说的那个毒药,不是叫我们去承认它,无可奈何的承受迫害,而是要认清它。

    “我们是给邪恶修的吗?是为了迫害而修的吗?”发生迫害时,不要以“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来掩盖自己的执著。我们应该时时刻刻以法的要求来衡量自己,那样就不会等到迫害、干扰来了后,使自己去执著都去的胆胆突突的。

    二,文中“法是对一切生命都有要求,而非只对大法弟子有要求”,这一点认识的很好,我认为从正法开始,就不能再用相生相克的理来衡量了,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违反宇宙法理的,包括旧宇宙的理,邪恶所干的一切,早已为大法所否定,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它们一定得接受惩罚。

    这一次上海地区的邪恶如此大面积、高密度的监视、跟踪大法弟子,我们大法弟子整体一定要法理清晰,不要消极承受,理智的证实法,暂时无法直接面对面交流的,也不要被邪党“强大”的假相所迷惑,从而感到孤单、害怕,我们可以把自己悟到的法理、好的想法通过明慧网来互相交流、互相勉励,千万不要让邪恶间隔我们。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