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华容县张小平遭邪党恶徒六次绑架、关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一日】湖南省华容县幼儿园老师、女大法学员张小平,自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至今,遭华容县邪党恶徒绑架、非法关押六次。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被当地警察与县“六一零”人员非法抄家、在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下面是她自述所遭受的迫害。

我是一个幼儿园老师,只因我不放弃个人的信仰,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不愿放弃对大法的修炼,在自己深爱的国土里,我随时面临着被非法关押的处境中生活。自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至今,我遭华容县邪党恶徒绑架、非法关押六次。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九日,我独自上京护法,被绑架、押回来本县看守所,恶人们给我挂着大牌子、反捆着双手押在车上游遍了县城的大街小巷;之后,县“六一零”从公安等单位调出六十个所谓的“精兵强将”逼迫我们放弃修炼,他们不让我睡觉,日夜轮流的审问,其中有个叫白帮武的还动手打人。我坚持炼功,恶警给我戴上脚镣手铐,一个星期才打开。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亲人们不知出了多少钱,恶警才放我出来。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恶警从家中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强行洗脑。我绝食三天后被放回。

可是没几天,我再次被非法抓到了拘留所洗脑迫害。我拒绝放弃修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被关到拘留所,当时四十多法轮功学员,我们十二人绝食抗议迫害。十天后,邪恶的“六一零”与政法委人员调来医生,强行给我们注射不明药物,七、八个人把我按在床上,强行注射。五个月后,我们强烈抗议要求回家。邪恶的“六一零”人员称写保证书后才放人,我们都不写。“六一零”人员政保大队长陈良华挥拳打另一大法弟子,当我指责并制止他们不准打好人时,他就说是我带头,把我拖到拘留所的办公室,关上门,政法委书记高其豪用手里的公文包用力打向我的头部,把我嘴角打出血,他还叫拘留所陈××拿脚镣铐我,我坚决不配合,没能给铐上,然后又叫万X拿一根麻绳子捆绑我。那天是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参与的人是陈良华、高其豪及拘留所陈X和严X,他们这么多人把我一个弱女子按在一张长椅子上,把我的双手反过来捆绑着。在对我进行迫害的过程中,陈良华的手背上不知怎么弄破了皮,就叫来公安局局长,诬陷说是我打的。真是颠倒黑白,就这样当天下午他们喊来“110”的人员把我关到了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恶警向家人勒索一千元才放我回家。

零六年六月五日,县国安及“六一零”、当地派出所与街道的恶警、恶徒到我家非法抄家,并把我抬上车,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迫害,恶警指使犯人强给我行灌食。一个多月后,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严管队恶警唆使吸毒人员打我,一天只让我睡二至三个小时的觉,逼做各种苦工。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晚八点多,我在外面玩耍后回家准备休息,在路上碰到当地派出所的教导员易亮,强行非法搜查我的手提包。因包中有本《转法轮》。(当时不知道一直有监控的不法人员跟踪我)他就叫我上车,之后,随即叫来县“六一零”人员陈良华、叶某某,并非法抄家。当晚深夜之时又一次把我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交纳生活费四百多元才放回家。

就这样因为一次次的非法关押,作为一个受当地家长和孩子欢迎的幼儿园老师,我失去了工作,成了失业人员。八年来的邪恶迫害使我年迈的父母和亲人们在精神上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同样在经济上造成的迫害使自己现靠年迈的双亲和姐妹们来接济。

我今天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是在呼唤着人们的良知:华容县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关人员,不要再做中共的替罪羊,为了你家人和自己有个美好的未来,立即停止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