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杀人式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一日】河北省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位于石家庄市泰华街石家庄劳教所所部内,从2000年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该大队以暴力洗脑为主,杀人式的残害法轮功学员的身心。由于法轮功学员都是被绑架来的,并且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所以开始时劳教所内几乎无人干洗脑害人的坏事,中共所谓的“转化”都是百分之百的强制,邪党为胁迫引诱劳教系统的警察犯罪,内部规定,凡“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最低就可奖赏800元;对于所谓的“重点”,则多达上千或几万元。

对于为金钱出卖灵魂的勾当,大多数警察嗤之以鼻,纷纷远离或回避,但至今还有少数警察为私利而不择手段,成为金钱的奴隶、做邪党可悲的陪葬品。仅以2004年-2006年残害法轮功学员为例——

2004年3、4月份,以中队长警察齐洪洪(男)、卢宏国(女)为首,平山县农民马素平在此遭到“熬鹰”洗脑残害,24小时不准睡觉,连续20多天,期间曾多次遭到野蛮殴打,逼迫写骂师父骂大法的材料,结果越熬马素平越精神,最终邪恶的洗脑以失败收场。5月1日,马素平被秘密转押至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至2007年春劳教期满为止,马素平一直坚定信仰,但人已经瘦弱不堪,才40多岁就已头发花白。

2004年4月-5月,石家庄小学教师郄丽莉绝食抗议迫害,至血压为零、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五大队警察卢宏国(女)采取野蛮灌食,用筷子撬开嘴,强灌高浓度盐粥,至人昏厥后改为强行输液——把人呈“大”字形捆绑在床上,医护人员恶意用针扎手指、脚趾,最后还抢去600多元的所谓“医疗费”。就在郄丽莉被迫进食不到一周内,五大队对郄丽莉实行“熬鹰”残害,连续10天不准睡觉,最终以失败告终。

2004年5月,五大队内4名法轮功学员声明所谓的“转化”作废,表示坚定修炼,均遭到隔离残害。其中,石家庄某银行职员刘淑芹遭围攻洗脑,恶警失败后,一直把她隔离,关小单间,恶党找来吸毒人员监管刘淑芹,直至同年底非法劳教期满。

2004年10月,郄丽莉再次遭到“熬鹰”洗脑残害,连续10天不准睡觉,最后至出现心脏病症状才收场,此后一直被隔离,关小单间,恶警找来小偷、卖淫人员看管郄丽莉。期间郄丽莉多次绝食抗议,均遭到野蛮残害。

2005年3月-5月,元氏县农民张清溪遭到“熬鹰”洗脑残害,连续一周以上,最后被逼绝食抗议,才作罢。此后张清溪一直被非法隔离在小单间,期间张清溪数次绝食抗议,被残害至瘦弱不堪,直至7月份劳教期满。

2005年6月,唐山开平劳教所转来法官张利民、个体户刘玉兰。二人先后遭到“熬鹰”残害,最终导致张利民出现心脏病症状、刘玉兰被迫以绝食抗议才作罢。此后二人被关小单间,隔离,二人均多次绝食抗议,被劳教所恶警找来小偷、卖淫人员看管。其中刘玉兰四肢被铐在床上,强逼其在床上大小便。至2006年春劳教期满时,因持续绝食抗议,刘玉兰已经瘦骨嶙峋。

2005年10月,河北省三院护士刘素然声明所谓的“转化”作废、坚定修炼,遭到“熬鹰”,长达5天,前后被单独隔离2周,并延教10天。

2005年夏、同年10-11月,原河北机电学院讲师李惠云因发表声明,两次被强制送精神病院残害,前后至少2个月。2005年底,邢台市任县赵雪萍因发表声明,两次被单独隔离。

2006年5、6月,郄丽莉、张利民先后遭到“熬鹰”洗脑,期间二人先后出现心脏病症状,除不准睡觉外,还被吊铐、罚站,最后被逼双盘十几小时,双腿几近瘫痪。这次以五大队副大队长乔晓霞、犹大吴玉霞为主犯。

2006年8、9月,鹿泉市监狱警察、会计张云遭到连续10天的围攻“熬鹰”,最后被逼绝食抗议,才作罢,此后张云被单独隔离在小单间,被恶警找来卖淫人员等看管,张云一直绝食反迫害,已经瘦弱不堪。

2006年11月,河间市50多岁的张秀存遭到至少一周的围攻“熬鹰”,最后出现心脏病症状,才作罢。2006年11月,邯郸市建筑工程师夏爱香发表声明,被单独隔离两周。

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看似文明的外衣下,包裹的却是沉重的血泪和阴毒的罪恶。对于在高压下被迫接受洗脑者,则唱“党歌”、背“劳教人员守则”、被迫干奴工、胁迫充当文攻或武斗的打手,成为邪党的工具,用来给坚定者洗脑。这种嗜血杀人式的身心残害,给法轮功学员带来了灾难——大多数人回家后,长期处于精神高度紧张之中,惶惶不可终日;有的青壮年回来后,乌黑的头发都已经变花白。而有的老年人,则过早的离开人世,廊坊三河市50多岁的刘淑娟,在此被非法关押11个月,积郁成疾,2007年1月回家,仅仅3个多月,4月25日就含冤离世。

邪党的杀人式洗脑,也使部份警察变的为私利而不择手段,以乔晓霞为例:此人的父亲在“文革”中被迫害,长期遭受恶党的严酷打压,而她本人系1989年河北师范大学化学系本科毕业,对于“六四”事件亲身经历过,后来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任干警,原本天真活泼的她,在接受迫害法轮功的任务后,为了名利越来越不理智。在大法弟子李慧琪被害致植物人的事上,显然乔晓霞是被某些坏人推出来的挡箭牌,而且当时乔就遭到电扇劈头的警示,至今脸部都有一道明显的疤痕,然而她却在名利的路上越来越失去自我,2005年1月升任五大队副大队长,时年39岁,将要毁在替罪羊的位置上而不自知,飞扬跋扈的连五大队的警察同事都怕她。五大队的其他警察也都不同程度的患病,卢宏国本性淳朴能干,然而同样嗜名利的她已成为可悲的挡箭牌,才30岁出头就病痛缠身,咽喉、腰部长期有病,且越来越重,2005年升任中队长后更是接连请病假……这些警察,已经成为邪党打压法轮功的工具和牺牲品。

迫害法轮功,给人类带来的是无穷灾难,道德良知的迅速下滑已无法逆转,善恶必报,天灭中共是必然,只有理智认清潮流、退出中共邪党,才能够确保未来平安。

1.石家庄劳教所副所长:赵云龙(分管迫害法轮功)
2.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电话:0311-87754007转78452
3.五大队 大队长:邸曼丽,1979年毕业于石家庄市师范学校,分至石家庄市劳动技工学校任教,后调入石家庄劳教所。2001年秋河北省会洗脑班成立伊始,便主要实施洗脑迫害,2002年调回劳教所,任五大队大队长至今。
4.副大队长:乔晓霞手机:13013230210,此人的父亲在“文革”中被迫害,长期遭受恶党的严酷打压,而她本人系1989年河北师范大学化学系本科毕业,对于“六四”事件亲身经历过,后来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任干警、中队长,2005年1月提升为五大队的副大队长,主管洗脑。
5.中队长:齐洪洪(男,在五大队一直实施洗脑残害的主凶,于2007年退休后,到河北省会洗脑班接任残害法轮功学员)。
6.卢宏国(女,在五大队主要负责暴力灌食,曾给白玉枝灌食。因暴力灌食残害“有功”,被提拔为中队长)
7.犹大:吴玉霞手机:13932112251(家住石家庄市中华南大街河北省招待所宿舍,2000年非法劳教于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遭洗脑后成为邪党帮凶,2002年解教后一直在河北省会洗脑班充当打手,2004年写了一部美化恶党劳教所杀人式洗脑、辱骂师父和大法的书。

石家庄市劳教所四大队:
中队长刘秀敏手机:13930457181
指导员刘俊玲手机:13673236378
恶警郝艳平:1367323634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