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法轮功学员正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遭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目前还有很多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遭受迫害。

恶警的手段极其邪恶,包括体罚不让睡觉、罚跪、抄书、用小方凳四脚朝天,强迫学员两脚站在上面写字等,常用邪恶的“教科书”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果不按恶人的要求去写去说,就会遭到不同成度的迫害。有的学员学法、默写经文,被发现后,恶警就对她们采取封闭迫害,进行强化洗脑和体罚。狱警还利用吸毒犯等当“包夹”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给“包夹”加分奖励,发放报酬等。下面曝光部份法轮功学员正在被迫害的情况,为笔者亲眼所见。

王惠兰,女,四十五岁,南京市人,于二零零七年四月被非法劳教。劳教人员贾玉红、王昕等人对大法弟子王惠兰拳打脚踢,王惠兰被打的胸、腹部重伤,便血。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康复中心的陈姓主任对其灌食,投不明药物,使王惠兰大脑失控,当晚七时人窒息,现详情不明。参与迫害王惠兰的有:狱警洪鹰、周英、孙萍等人,句东女子劳教所所长助理缪琪、政委牛忠萍。

李莉,女,四十七岁,南京市人,为坚持学法,炼功反迫害,狱警指使“包夹”不让她睡觉,并用胶带将她两眼皮粘住,不能闭眼,不让洗漱等,不给个人卫生需要的一切,并允许包夹任意对大法弟子进行摧残。

李秀芳被摧残的一只脚已不能正常行走,还被强迫抄写谤师谤法的话一百遍。

何晶,女,五十一岁,常州市某医院妇产科医生,七月份被非法劳教至今,她自带的一切日用物品均被恶警抢走,恶警扬言,表现不好,不给使用。她因为反迫害,常遭到迫害。

胡珍如,女,六十一岁,南京大厂人,由于在洪鹰、周英的唆使下,遭到吸毒人员和其他人员的毒打,现大脑留下后遗症,经常下半夜不能入睡,现两眼视力急剧下降,一只耳朵被撕掉,痛苦不堪。

赵荣彩,女,四十岁,徐州邳州市人,因坚修大法,被当地六一零在无任何所谓证据的情况下,将其强行抓进地方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赵荣彩以绝食进行反迫害,并在洗脑班抵制播放邪恶录像。六一零恶人在没有任何理由和没有户口、也没有对其出示劳动教养决定书的情况下,强行将她送到句东劳动教养一年半。在洪鹰、周英等人的指使下,吸毒劳教人员对赵荣彩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不让睡觉、大小便、洗漱等,做一切事情必须写申请。现还在继续遭受迫害摧残。进劳教所后,当地六一零将她的户口补上,这是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而所为。

王建平,女,五十二岁,盐城市人,因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零零年被送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后绝食抵制迫害,生命垂危(当时体重只五十斤),通知家属带回。因她坚持修炼,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邪恶的六一零仍不放过她,她三次被劳教、五次被送劳教所,都因绝食抵制,生命垂危后被带回。在今年六月三十日,由当地六一零再次强行送到劳教所,其中有三大队周英副教导员也参与了此事,由当地六一零翻墙头私闯民宅,将王建平强行非法抓走。当晚,从盐城市强行带到句东劳教所,她以绝食反迫害,三大队副教导员洪鹰,周英亲自指使吸毒人员强行灌食。其中,再一次强行灌食时,使王建平小便失禁,而恶警洪鹰不但不停止灌食,还叫嚣:一粒米饭都不许剩下。在强行灌食中,王建平被她们撬掉一个半门牙,灌食时没有使用流汁,而是直接用的烫饭。现在她身体非常弱,每天都要人扶着行走,个人生活需人料理。劳教所不让她打电话和家人联系。她丈夫九月份从盐城来看望,劳教所也不让会见,其丈夫便写了留言条,请三大队的警察带给她,也被她们扣下了。王建平现在还在遭受迫害。

籍建霞,女,五十岁左右,南京市人,现被非法关押在句东劳教所,遭到了非人迫害。在三大队洪鹰、周英等恶警的指使下,吸毒人员王昕等人对她进行精神和肉体的迫害。不让睡觉、用抹地布沾上小便,塞在她的嘴里、用小凳子砸她的头、对其阴部进行施暴、体罚、罚站、罚蹲等等,使她神经错乱,身体被吸毒劳教人员掐的青一块、紫一块。她被封闭迫害长达四个月之久,现在被强迫奴役,每天很晚才收工,还被强迫抄写言行规范数遍,还要写所谓“思想汇报”。

正告大队长陈克兰、洪鹰、周英、孙萍、练少华、丁慧、戚冬梅、牛忠萍、周瑞英、缪琪、陆雪芹、吴文洁、贺燕、张燕、王艾等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要为了金钱继续跟随中共再出卖自己的良知、迫害大法弟子了。善恶必报是天理,珍惜生命,为自己留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