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城关区火车站街道恶人残忍迫害韩仲翠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火车站街道主任邸英、温照军,几年来不断的对大法弟子韩仲翠(街道公务员)进行骚扰,几次绑架至洗脑班残忍迫害。韩仲翠曾经遭受龚家湾洗脑班三年多的迫害:长时昼夜站立双手上铐,站立双臂后背铐,双臂后上翘坐在地上上铐,给饭里下不明药物,下雪后穿着单衣铐在雪地冻,长时不让睡觉等等,致使她的身体神经严重受损,手脚麻木无知觉,右手不但神经受损,手背一根骨头骨折。

下面是韩仲翠诉述她和孩子遭受的迫害。

我叫韩仲翠,四十九岁,甘肃兰州城关区火车站街道公务员。因信师信大法不动摇,被单位恶人邸英(主任)、温照军(原副主任,现任书记),六一零头目董建民及一伙帮凶几次强行从家中绑架到区、市洗脑班长时间迫害和扣发工资等方式的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刚一开始,街道主任邸英就停止我上班,强制看造谣媒体谎言,要我放弃大法修炼未成后,就动不动利用谈话的方式骚扰。零零年十二月我善意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北京公安带去关了半月后通知单位劫持回兰州,又送城关区拘留所非法关押,至零一年六月初才通知家人接回。

在这期间,温照军伙同他人做白条假据,编造我住院二千四百元费用和其它无理单据,共扣除我的工资奖金八千余元。二零零二年恶人邸、温领一伙帮凶,元月的一天夜里大约十一点左右从我家里用布带把我捆住,绑架到区洗脑班转到市龚家湾洗脑班。我绝食抗议,后因身体状况,当年腊月三十,邸、温把我送到了乡下我的老家。

零三年,刚上初中的孩子因恶人多次上门骚扰、抓人,精神受到严重伤害,整天为我担心,上不成课离开了学校。零三年五月的一天邸、温又带人闯进我家逼我表态放弃大法修炼未成,隔天后领着帮凶把我从家里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致使我无食欲,吃点、喝点就吐,两个月后头晕、行动都很难,邸、温把我接回家派人照顾了九天,借口工作忙派出人就不管了。

回到家看到孩子精神伤害的好似崩溃,我被绑架走后,孩子为充饥,先后把家里的电器都卖了,进户门被单位派人撬坏不管,过夜用棒顶着。回家后,我不但没有好转,整个肚子逐渐胀的硬硬的,我艰难的忍不住痛哭,被好心邻居听到,得到了帮助。后来亲戚知道把我们接回乡下老家。

零三年九月的一天,邸、温又带人闯进我乡下老家。因我吃喝一直没有多大的好转,身体瘦的皮包骨,躺在炕上要人照顾,他们从被窝里把我拉出来塞进他们的车里又送进了龚家湾洗脑班。在洗脑班头目恶人剡永生的指示下,一去就关禁闭对我进行高压迫害,致使我身体严重受损,一举一动都要人帮。

大约两个月后,我被恶人赵剑等人带省中医院检查,左臂脱骨已长出肉芽,因迫害腰直不起,带兰州陆军总院检查,结果整体神经损伤,已无法治疗。

零四年十二月,因我不听从洗脑班新上任的头目祁瑞军的无理要求,被祁指示把我关禁闭,高压迫害长达七个多月。后来我又被祁和他的帮凶孙强几次送禁闭高压迫害。长时昼夜站立双手上铐,站立双臂后背铐,双臂后上翘坐在地上上铐,有时甚至铐昏过去。邪党恶徒给饭里下不明药物,不给喝水,不让上厕所,下雪后穿着单衣铐在雪地冻,强行输液,长时不让睡觉等等。

长达三年多的迫害,我的身体不但很虚弱,而且还严重受损,全身沉重,走路象有一股力量往前推的栽倒,头重头昏,手脚麻木无知觉,左臂吊伤未好,右手不但神经受损,手背一根骨头被骨折。

零七年元月洗脑班恶人王桂兰用无理的口气用电话通知我的亲戚把我从龚家湾洗脑班接出,无人照顾,只好叫老家亲戚接回老家。

从零三年九月至今工资扣的一分没有,我和孩子的生活至今都靠老家亲戚供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