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地区大法弟子遭受的数十种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大庆地区大法弟子几年来在恶党的迫害中所遭受的酷刑有几十种:上绳、冷冻、奴役、电棍电击、木棍搅嘴、坐老虎凳、浇凉水、开水烫、饥饿、灌盐水、灌食、小白龙、胶皮锤子击胸、喂蚊子、踩脚趾、灌尿灌屎、硬塑料刷子狠刷皮肤、睁眼蹲、绳子吊、针扎、骑铁棍、长期不让睡觉、急转头、搓皮肤、坐铁管子、鞋跟儿刨、击打下巴、面墙罚坐、棉被闷、开飞机、死人床、蹲小号、戴手铐、脚镣、胶带封嘴、塑料袋套头、肛门支木棍、双手反吊铁床、不让说话、烟头烫:逛花园、支棍、水牢(在北京怀柔看守所)、迷魂药(在哈尔滨戒毒所)、坐水盆(哈尔滨戒毒所)等。

上绳:是古代四大酷刑之一,可致人死命。是用细尼龙绳从人的脖后绕过,从双肩开始向两边一圈一圈将双肩到双臂再到双手死死勒紧到极限,绳子全都勒进肉里,然后将双臂强行盘至背后向上吊起到极点,再将双手大拇指用绳子锁死在脖后绕过的绳子上,之后将人踢跪在地上,一个小时左右松开,再这样勒第二次,第三次…… 。

冷冻:恶警将大法弟子扒光衣服带到室外,用手铐十字架形的铐到铁架子上,东北严寒零下二十多度,恶警穿着军大衣,裹着棉被还冻得来回跺脚,可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裸身在户外冻了一小时四十分,冻得失去了知觉。


演示图

罚坐:身体正直坐在线辊上,手放在膝盖上,不许动,一天坐18-20小时,旁边有普通教养人员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坐下后再站起来需扶着东西才能慢慢站起来,长时间坐着屁股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线辊上有棱,屁股都坐烂了。

塑料袋套头闷:逼供,不说就塑料袋套头闷,有的甚至昏死。

不让睡觉:几个犯人看管不让大法弟子睡觉,面墙而坐,长达十几天。

死人床:手和脚同时扣在床上。

开飞机:身体九十度弯腰,双臂向后抬起,长时间呈飞机状。

坐老虎凳:是改装的铁椅子,椅座是约3-5厘米厚的钢板,原来的椅扶手被改装成围成一圈的铁围栏。人坐在里边就象坐在牢笼里一样。在脚底下两侧的椅腿上各有一个脚扣,把双脚分别扣死,先用尼龙绳把人捆死,连胳膊都在背后牢牢捆死,再将小臂从两侧分别掰过来,分别用手铐扣死在两侧的椅扶手上,这样将人长时间的束缚在老虎凳上,动刑、毒打。

蹲小号:用非常残暴的刑事犯人看管。在小号里坐老虎凳,不让睡觉,晚上到12点,早晨1、2点钟就被拖起来关老虎凳里。在恶警的授意下,刑事犯人可对大法弟子任意发泄、恶毒殴打。劳教所内设有专门给法轮功学员准备的小号,只要把大法弟子关进小号,他们就用尽酷刑折磨,不分昼夜。

睁眼蹲:顾名思义,就是睁着眼睛蹲着,不许睡觉。

肛门支木棍:将铁长凳子腿儿朝上置于地上,将大法弟子罚坐于铁凳子的铁筋上,将双腿分开各自绑上,在肛门处支一木棍,使其痛苦不堪。

十指钉竹签(竹牙签):用竹签扎进手指尖。

注射烈性安眠药:大法弟子被拽进精神病院,强行注射烈性安眠药。

刷女性阴部:将女大法弟子双脚绑上绳,用两人分别向两侧拽,使两腿分开,用刷子刷阴部,刷破后再涂辣椒水。

针扎乳头:用针扎乳头,血淌多了凝固后再另扎针眼。

捏睾丸:利用刑事犯捏、拽其睾丸;用车辐条插入性器官。

牙刷刷肛门:用牙刷刷肛门,痛苦万分。

木棍搅嘴:指使犯人用短木棍撬开大法弟子的嘴,用木棍在嘴里搅,使得牙床、两腮里侧破皮出血、红肿。再灌入盐水。

坐铁棍:大法弟子衣服全部脱光,一丝不挂捆绑在木椅子上,屁股坐在一根细棍上,椅子板全被砸掉

骑铁棍:大法弟子被浇凉水后脱光衣服后锁进铁椅子,骑到铁棍上。

针扎: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弄到铁椅子上用针扎,不妥协就扎。

鞋跟儿刨:把衣服裤子都脱掉撅着用皮鞋根刨屁股,把皮肉打成象黑紫色的胶皮。

击打下巴:挨墙站起来,头离墙6-7厘米,用拳头从下颌揍下巴,使你二牙相击,头骨时时磕后墙,用拳抡起来打二腮。

急转头:身体不动,一个人把你的头抱住后向一个方向拧到极限后,又急速地向相反的方向快速转动,要转动多次。

饥饿:不让吃饱,每天只给半个一两重的馒头。

小白龙:用硬塑料管子抽打。

开水烫:用开水浇大法弟子身体。

浇凉水:在连续不让吃饱、不让睡觉的情况下,开始给大法弟子浇凉水。大陆东北的冬天寒冷刺骨,为了防止大法弟子挣扎,有的把大法弟子锁在铁椅子上,用水管子浇,早晨200盆、晚上200盆,昼夜折磨,同时还用电风扇吹。使大法弟子的头疼得象炸开了一样,说不出话来。有的处于昏迷状态;也有的恶徒将水房的门窗打开,让零下几十度的冷空气袭入水房,然后把大法弟子衣物扒光,用床单将大法弟子的手脚绑住,将大法弟子推入水房浇凉水,致使大法弟子生不如死,痛苦万分。


演示图

毒打:是家常便饭。象当时打死的大法弟子王斌一样,七八个邪恶犯人把大法弟子拉到厕所里,拼命毒打,打到爬不起来为止。半夜三更经常传来大法弟子凄惨的呼叫声。

灌尿灌屎:往嘴里抹大便,灌屎灌尿。

胶皮锤子击胸:恶警在大法弟子前胸垫上棉垫,用胶皮锤子击打前胸,按他们的说法这样表面上看不出来,能造成内伤。

坐铁管子:将人脱光衣服锁进铁椅子,手脚铐在铁椅子上,裆中坐上个铁管子。这样整个体重都压在了尾椎骨尖上,这样的刑法古今中外无有。


酷刑:束缚椅

坐束缚椅:也叫“铁椅子”,是使用钢管和铁皮制成的,有门。手铐在扶手上的手铐里,脚铐在门和椅子形成的脚环内,门上有一块铁板,人坐上后,正好卡在腿上。人坐在椅子上无法移动,24小时不让睡觉,有专人看管,一般坐7天,超过7天人容易残废。大法弟子有的坐10多天。此刑具没能找到实物,用电脑画的图与实物有一些差距,此图仅供参考。

用绳子吊起来:把大法弟子叫到禁闭室用绳子吊起来长达24小时。

搓皮肤:把人固定好,犯人用软胶底鞋,找好角度用鞋底猛搓头皮和脖子部位,大法弟子王斌就被用了这两种刑,后经大庆人民医院检查头部血管破裂而死。恶警指使刑事犯用手搓脸,直到把脸搓烂。也有用硬塑料刷子狠刷皮肤,直至搓烂。

逛花园:脚上戴上重脚镣长时间在规定的场地中拖着走,稍有停顿便是毒打。

支棍:一种两尺多长的两端带有铁环的铁棍,将铁环扣在双脚上。使人双脚长期不能并拢。摘

下此刑具仍不能行走。

往嘴里哧水:用强力水龙头对准嘴喷水,使其上不来气儿,灌一肚子水。

坐水盆:蹲着,在臀下放水盆,长时间蹲着,不转化,不服从就蹲着,蹲不住时就坐在水盆里。

踩脚趾:用脚后鞋跟用力踩大法弟子的脚,血染脚趾。

戴口罩:把双手在后背绑上,再戴浸透芥末油的口罩。

棉被闷:多人强行用被将大法弟子闷住,近窒息时放手,再闷,反复折磨。

枝棍:在肛门下方放一个木棍,让大法弟子长时间坐在上面。

奴役:挑土、挖石头、进淤泥中割草。

喂蚊子:把衣服打开站在外边让蚊子咬、

水牢(北京怀柔看守所):双手用锁头锁(日伪时期日本人给中国人用的),脚镣子也是用锁头锁的。姿式是坐不实,蹲不住,双手手腕处有一寸宽的扁铁箍在腕子上,坐在通风口处。它们往地上浇凉水,一次不多浇,使衣物吸水饱和为止,如同油灯的灯芯子一样,除了头以外全都是湿的。外人来检查时看不出有水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