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市正大派出所非法劳教大法弟子苏秀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2007年10月9日,两名女法轮功学员苏秀梅和刘立敏在锦州武警医院附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锦州市正大派出所警察绑架。刘立敏的朋友托人花钱将她保释出来;苏秀梅被送往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10月9日下午三点多,苏秀梅和刘立敏在锦州武警医院附近给一个骑摩托车拉脚的男子讲述法轮功真相,被此人举报给110。不一会儿,正大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其中一人姓李)开着警车赶到,将苏秀梅和刘立敏绑架。

随后,在派出所,警察用欺骗手段使其中的一名学员说出了她们的姓名,然后警察立即就去两位法轮功学员家里非法抄家。在刘立敏家,非法抄走几本大法书籍;在苏秀梅家一无所获。但派出所编造假证,谎称在苏秀梅家搜出了光盘。

第二天,派出所将二人送入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周后,刘立敏的朋友托人花钱将她保释出来;苏秀梅被送往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苏秀梅被送走之前,苏的儿子给所长刘晓东送去一封劝善信,讲述了他妈妈是如何在大法中受益的(苏在修炼前曾患脑瘤)。但刘晓东听不进良言相劝,还是把苏秀梅非法送劳教。

锦州市正大派出所电话:0416-3817032  邮编:121000
锦州市正大派出所干警手机号码:
所长刘晓东:13804167877
教导员张强:13904068616
警员高明:13941689198
警员丁同亮:13604969767
警员佟继魁:13840675855
警员刘贵栋:13941658085
警员姚成良:13188113281
警员徐金龙:13840628680
警员李仕政:13704965456
警员李建军:13941604454
警员王鹤林:13704969677
警员赵世忠:13009356378
警员赵绍宁:13941606069
警员霍士刚:13504166210
警员李伟: 13940606681

附:苏秀梅的儿子给派出所干警的劝善信
给锦州市正大派出所干警的信

各位干警:

你们好!我是法轮功学员苏秀梅的儿子,今年23岁。得知我母亲被你们送入了市看守所,心里十分难过,我为妈妈的健康担忧,因为她在修炼法轮功前,曾患脑瘤,当时家里都准备后事了。

在我小的时候,我们家里很贫困,父母拼命地赚钱,终于在我小学五年级时,我家住上的楼房。可终年的劳累使妈妈病倒了,而且一病不起。她成天躺在床上被病魔痛苦的折磨着。那时她才39岁。当时我想:宁可倾家荡产也要把妈妈的病治好。可是她得的是不治之症――脑瘤,而且是遗传的病。我老爷也是得这个病去世的。

本来不想说这些,因为提起往事很伤心,为了妈妈只好说了。当时锦州所有医院都说让我们回家准备后事吧。我们家也绝望了,可“死马当活马医”,西医不行,我们就看中医。可妈妈的病情越来越重,成天吐黑血,面目开始脱相。疼痛难忍时她用脑袋撞墙,还多次想要自杀,那时的我每天都很害怕,害怕那一天的到来,害怕失去妈妈,害怕自己成为孤儿。爸爸整天也愁眉苦脸。

转眼到了1998年,一天妈妈的一个朋友领来了一位法轮功学员,说炼功能祛病,有多位癌症晚期患者炼法轮功炼好了。妈妈不相信气功,但为了治病就想去碰碰大运。妈妈刚一炼功奇迹就出现了,病情明显好转。看着她的脸庞红润了,步履轻盈了,我心里说不出来的高兴,以后我们家人天天督促妈妈炼功,还给她看着时间。不久妈妈基本痊愈。医院所谓的绝症竟然通过炼功而不靠吃药打针起死回生!想想过去,全家人真是撕心裂肺的痛苦,是法轮功给了我妈妈第二次生命。

从打她开始炼功直到现在的9年中,我妈妈炼功一天都没落过。现在她被送进了看守所,不能炼功了,可千万别犯病啊!我们全家都很担心。我爸爸患有心脏病,当他得知这个消息后,就卧床不起了。我既担心妈妈,也担心爸爸。我想不明白中共为什么要对镇压法轮功?爸爸妈妈要有个好歹,我可怎么办哪?我妈妈是好人,她通过炼功脾气变好了,对人友善了。

目前我最担心的是我妈妈的身体,如果再拖延下去,后果不堪设想。1999年9月锦州市龙江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朱绍兰送进了拘留所,朱绍兰呈现病态,警方未能及时放人,直到10月1日看人不行了才放,结果朱绍兰到家的第4天就去世了。对于她的死,龙江派出所应负主要责任。我作为儿子当然不希望,你们也不愿看到我妈妈有什么闪失。俗话说,“人不亲土亲”,我们都是喝着凌河水长大的,有着隔不断的情缘,实际上,你们与我妈妈也没有丝毫的恩怨。

我想无论是谁指使和参与了这件事,将来都得有个说法。只有共产党才会“管天、管地,还要管人的思想”,做出这种镇压法轮功迫害好人的事来。我母亲所遭受的这一切都是无辜的,因为我们都知道法律是针对人的行为的,而不是针对人思想的。就象你们警察的职责是抓捕有犯罪行为的人的,却叫你们来抓捕有精神信仰的人,那也不是你们的职责范围呀!实际上你们也是被胁迫着参与犯罪。

各位干警,我虽年轻,但对中国近几十年的历史也略知一二。据说在“文革”中没有参与迫害的,特别是保护好人的,“文革”后都得到了福报。人人都有母亲,将心比心,眼看着妈妈身陷囹圄,作为儿子却无力回天,这是何等的痛苦啊!

其实,我妈妈的全部所谓“罪证”,就是求得身心健康,做好人,做一个敢于说真话的人,这也是符合宪法规定的。她能活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处于困境中的我也希望得到你们善良的帮助,让我妈妈早日回家,这样不但善待了修佛之人,也会给你们自己的未来积了无量的福份!

愿你们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苏秀梅的儿子
2007年10月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