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恶党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伎俩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在此,我想通过自己在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的经历,从个人认识的角度揭露邪恶是怎样有步骤的、细密的、全面的从精神上迫害学员,从而瓦解学员意志,达到所谓“转化”目地。

一、骗取学员的好感与信任

学员都是被强制绑架到洗脑班的,带有一定的抵触及恐惧心理,邪恶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消除这种抵触与恐惧,骗取学员的好感与信任。怎么消除与骗取呢?

首先,把学员与和法轮大法有关的因素都隔离开。刚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学员,与其他学员是分室而居的,也不能和其他学员随意交谈,交谈时旁边有看守人员监听,不能随意走动,不能看大法书,不能炼功、发正念,学员二十四小时生活在看守人员和“犹大”监视之中。然后,不法人员努力营造一种所谓的“平等、善待、理解、尊重”(洗脑班的八字方针)的氛围,在生活上对学员“关怀备至”,学员需要什么,看守人员及时外出购买,对于身上没带多少钱的学员,不法人员会把自己的衣物借给或送给学员,把自己的零食、水果等分给学员;在精神上,所谓的“安慰”学员,晚上没人看见的时候默许学员炼功、发正念,甚至为学员争取所谓“规章制度”所不允许的打电话、见家属等权利。

在这种被隔离的环境中,在学员思想中的邪恶迫害与洗脑班的伪善表现的强烈反差下,认识不清的学员自然而然的会产生一种心理错觉,认为洗脑班没有那么邪恶,对学员确实挺好的,从而解除抵触及恐惧,对不法人员产生好感、信任,甚至感激等情绪。这种现象在医学上被称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据现代医学研究,在恐惧高压和被隔离的环境下,许多受害者会对施暴者产生一种畸形的依赖,以其喜怒哀乐为自己情绪的转移,一旦后者施以小惠,前者便感激涕零,甚至生出“爱”来。这种心理学现象,早已被中共成功的运用于对敌人以至对人民的精神控制和思想改造之中。”(《九评共产党之二》)

在这个时候,洗脑班的不法人员会说:我们对你们这么好,哪像明慧网上报道的给你们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哪有强制转化?哪有迫害?认识不清的大法学员可能误认为这里确实没有对自己在肉体上进行迫害,没有强制转化,而且确实挺好的,却没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在洗脑班的一言一行都是被监控的,被关押在这里失去了人身自由,强制被看守人员(恶警称“陪教”)监控,强制遵守侵犯人权的所谓的“规章制度”,强制听“犹大”(恶警称“助教”)的歪理邪说,强制“上课”,强制看邪党电视及诬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录象,从而被不法人员的伪善所迷惑、蒙蔽。

此外,“犹大”还会从大法中找“根据”,认为学员的这种抵触是仇恨心、争斗心,让学员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放弃抵触,可他们的目地却不是为了学员的提高。

二、全方位洗脑

学员一旦对不法人员产生好感与信任,就会不同程度的听信不法人员的话,并在行为上予以配合,这时,邪恶就开始全方位的洗脑。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犹大”的灌输。学员解除抵触与恐惧后,“犹大”便开始灌输邪悟的一套东西,如果学员法理不清,对“犹大”没有防范意识,就会顺着“犹大”的思维走,从而邪悟,写所谓的“三书”,这是邪恶最希望达到的。

2、看守人员的灌输与恐吓。在日常生活中,看守人员会根据学员的状态有目地的进行灌输。如果学员只是对看守自己的人员解除防范,看守人员会灌输对洗脑班的人在表面上都要态度好,这样别人不会对你有想法,有助于你早日回家。如果学员拒绝让“犹大”洗脑或被强制洗脑,而学员拒绝回答“犹大”的问题,看守人员会劝说学员跟“犹大”辩论,去驳倒“犹大”,真实目地是让学员接受“犹大”的洗脑。如果被强制洗脑,而学员没有邪悟,看守人员会灌输: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你要回家,家里的亲人都在等着你之类的话,从而让学员写遵守国家法律之类的所谓“认识”;如果学员不配合,看守人员会灌输学员的行为会株连他们等等。洗脑班对写了“认识”的学员并不放心,所以看守人员会反复的灌输现在国家形势多么严峻,外面环境多么紧张,回去后再别学、别炼,别和同修联系,让学员自觉的约束自己的行为。而且这些看守人员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觉得你这个人挺不错的,我才跟你讲这些,否则我才不说呢。”让学员觉得他们确实是为了自己好。

3、洗脑班迫害责任人谈话。洗脑班责任人谈话的内容跟看守人员差不多,但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不同,所以他们的谈话对学员影响就更大。

4、强制“上课”,强制看邪党电视及诬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录象。

5、邪恶还采取以下伎俩欺骗、离间大法学员:(1)有意的把自己打扮的与明慧网上有关洗脑班的报道不一样,误导学员对明慧网产生怀疑。(2)利用学员之间的隔离,歪曲、更改学员的话去欺骗其他的学员。

在这种全方位的洗脑下,法理不清、人心不去的学员就会逐步的消蚀坚定的意志。

三、营造恐怖气氛

对于不配合的学员,邪恶还会采取歧视、恐吓、甚至肉体迫害的流氓手段。

在洗脑班,邪悟的人是可以随意看大法书,随意与别人交谈,随意走动的,享有很多“权利”,从上到下对待他们都象所谓“春天一样温暖”,邪悟的人离开洗脑班时,邪恶会簇拥着送行,表现出“难舍难分”。而未邪悟的学员则被剥夺了很多权利,离开洗脑班时,邪恶是不允许送行的,这种歧视体现在方方面面,时时给学员“你错了”的心理暗示。

对于坚持炼功、发正念的学员,恶警看见了,就会高声斥骂;学员不为所动,恶警就会在走廊里来回走动,让其它房间的人把门关上,拉铁栏杆门,营造恐怖气氛,是恐吓当事人,也是恐吓其他的学员;对于什么也不写的学员,从看守人员,到“犹大”,到洗脑班迫害责任人,轮番上阵,恐吓学员如果不写,就会被送到别的地方,并暗示那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或被教养等等,从而让学员生活在恐惧之中;对于坚决不配合的学员,听不法人员说就会上手铐,甚至送教养院之类的地方进行所谓强制“转化”(肉体迫害)。

总之,邪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暴露学员的弱点,从而针对学员没去掉的执著下手,对不同的执著,采取的手段是不一样的,但基本上就是:伪善欺骗、歪曲误导、恐吓诱骗、酷刑折磨,有时这种种方式同时使用,以达到邪恶的目地。洗脑班的很多不法人员也是受中共邪党洗脑欺骗的,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是在参与迫害,再加上“犹大”的歪曲,甚至认为自己是在做好事,不相信自己会有可怕的下场,这些人需要我们进一步讲清真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