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大法弟子李智被恶党人员绑架、下落不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2007年9月17日,四川省成都市大法弟子李智与其兄徐小龙在家中再次被恶党人员绑架,9月18日李智开始绝食抗议,至今仍下落不明。她被非法拘禁在何处?家人至今没有接到任何法律文书。

李智, 44岁,家住四川省成都市抚琴西路欣园小区,原是新都四中教师,1998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恶党迫害法轮功之后,曾被非法劳教1年零53天;非法治安拘留2次(共30天);非法刑拘一次(30天);非法留滞派出所8次;非法强迫洗脑2个月;非法抄家多次;被郑州二七看守所掠走(搜身时)现金700元;被强迫交款300元;被非法抄走价值6000余元的私人财产(一台复印机);被迫辞职;派出所、居委会、公安局、综治办等先后18次闯入家中“突查”;电话骚扰、监控不计其数;曾被非法关押共计478天。

2007年9月17日下午,成都市金牛公安一科伙同白果林派出所共10人(只有一个穿警察制服的)分两组,非法闯入成都抚琴西路欣园小区内,公然用万能钥匙分别强行打开大法弟子李智、徐小龙两家的防盗门,没有出具任何证件、手续,非法抄家,绑架、抢劫。当时徐小龙正与80岁左右老父亲和瘫痪不能自理的母亲正在吃午饭。

徐小龙家中的财物,包括新买的李宁包、笔记本电脑、掌上电脑等,被洗劫一空,就连坏了的mp3与床单都被抢走了,还抢走7千4百元钱,但当着老父亲的面数钱时,只说有6千8百元。绑架徐小龙的有5个恶人,其中一人穿制服,四人便服。当他们要毁坏师父法像时,老父亲上前阻止,说他们是在犯罪。其中一个恶人说:“犯罪的是我。”还推搡老人。

在李智家,恶警抢走现金14万多元(李智丈夫刚取回来的公司急需的资金)、一万元联想台式电脑、步步高复读机、录音机,索尼、柯达数码相机、MP4、MP3、诺基亚N70手机……不知这些用品与“警察办案”有何关系?如果是“办案”需要,也必须过数、开单据,但他们没有,这些所谓的“执法者”专对财物感兴趣。

李智、徐小龙兄妹俩人被绑架到成都市金牛区白果林派出所。9月18日下午,兄妹俩被迫一直在车上呆到天黑。晚上李智、徐小龙头上被罩上黑色垃圾袋,秘密绑架至某处洗脑班(对外声称“法制学习班”),非法关押。

原成都中小企业管理局副局长黄敏,女,54岁,就是在2007年3月4日被不明身份的人突然绑架,同样头被罩上黑色垃圾袋,失踪下落不明。她坚持信仰真、善、忍,绝食抗议,8月15日被害死于青羊区人民医院。死时张口满嘴黄药末,两只手像鸡爪一样僵硬的抓着,看上去是极度痛苦的死去。显然,这是办案警察、狱警、武警、医生、护士共同涉嫌犯罪,故意杀人所致。

警察强行闯入民宅,绑架公民,还要用黑色垃圾袋罩头?因为绑架者非常清楚:洗脑班的违法是见不得人的。这同黑社会流氓犯罪集团的绑架有什么两样?这种不通知家人、不告知去向何处、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恐怖失踪、无限期关押,从法律上讲这已构成非法拘禁罪。

那些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法制学习班”是强制洗脑班,是个非法、违法机构,它是为迫害法轮功而私自设立的处罚性监狱,不讲法律、不讲司法,也不讲人权、随意施暴、强行转化、强行剥夺公民宗教信仰权、强行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与外界隔绝、无限期关押、恐怖失踪。

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其实质是人间地狱,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甚至致死,被活活打死、绝食抗议者被灌死。成都的法轮功学员祝霞曾经在洗脑班被所谓的执法者多次强奸致疯,刘瑛在洗脑班被注射不明药物,俩人至今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各种酷刑惨绝人寰!而这些执法垃圾互相包庇,逍遥法外。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个人:
白果林派出所 电话:028-87769613
警察:杜强、严微微(音)、康健、周培根、王华

其他人员:
所长:李杰
警员:武福明(曾参与杀害抚琴小学教师大法弟子徐芝莲)、
警员:张勇、张泰熙、宋卫东、陈伟、胡刚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5/成都市大法弟子李智被恶党人员绑架、下落不明-163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