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劳教所近期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

(一)、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正在搬往章丘

据二零零七年九月底从山东第二男子劳教所释放的法轮功学员证实,目前,该劳教所正在搬往章丘。一位刚刚被释放的学员说,在此之前,劳教所的管理科已经提前搬到了新所,在他九月底离开时,各个大队还没有动,但他所在的七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那几天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要动了。

有消息说,该劳教所几年来因一直残酷迫害法轮功而臭名远扬全世界,搬到新所之后,有可能会改头换面启用新名,但只是换汤不换药,实质未变,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据说新所只能容纳八百人,但目前该劳教所关押了大约一千四、五百人,其中法轮功学员有二百多人。多余人员将如何处置,近期一直是那里的人们议论和猜测的话题。

(二)、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七大队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记录

大队长罗光荣以前在同样是迫害法轮功的八大队任教导员,因其迫害大法弟子不遗余力,从今年元旦开始被调到七大队升任为大队长。他经常滥用大队长的权力,以各种借口或“莫须有”的罪名给一些大法学员任意加期或进行其它方式迫害。

对于拒不“转化”或写声明者给予加期,是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普遍方式,在七大队也是一样。另外通过强迫参加奴役性的劳动,是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方式。在七大队,法轮功学员每天要进行十个半小时的劳动,有时为了赶活,还利用休息时间把活带到寝室内接着干,所里规定的正常休息日,经常被恶警队长们欺上瞒下的占用,这种情况在另一个关押大法学员的八大队也同样存在。对拒绝参加这种劳动的大法学员,他们一概给予延长刑期处理。即使是跟着出工的大法学员,他们也经常以其 “出工不出力”为借口给大法学员加期。其中大法学员邓连宇被恶警张勤先后加期两天;大法学员冯学会被加期两天。天津大法学员南天战由于被罗光荣加期而晚回家一段时间。

此外,对那些所谓违反纪律的大法学员进行殴打和随意戴手铐,也是经常的现象。今年九月份,大法学员孙忠宝因身体不适拒绝劳动,结果被铐在队长办公室严管七天,七天中一直铐在床上,不让他睡觉,吃饭由人来喂,也不让他上厕所解大便。一次队里又利用晚间休息时间强迫大家干活,枣庄大法学员孙景阳因拒绝参加而遭到教导员李公明的毒打,胸口红肿半个多月。8月中旬,大法学员孟宪路因写声明被铐在队长卫生间三天三夜;大法学员国文学因不“转化”,被队长指使犯人强迫其跪在队长卫生间的一块铁板上,也是三天三夜。因为这个卫生间相对比较隐蔽,后来恶警们就又往里加了一张床,把这里作为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大法学员闫福禄只因为上厕所小便,被犯人阻拦,便被张瑞敏吊铐了一个小时。大法学员孙得波由于绝食,遭到恶警李公明、宋男和刘忠浩的毒打,宋男并用鞋底子抽打他。大法学员邓连宇因为在车间看材料就被恶警张勤以不同的姿势铐了一天。

一些不明真相的犯人在邪恶队长的暗中指使下,也经常有恃无恐的迫害大法学员,犯人杜浩和时常红经常利用站班的便利条件,任意取消大法学员上厕所的时间,并对不顺从他们的人百般刁难。杜浩曾对大法学员马清东任意辱骂、殴打。

在七大队“严管班”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每天晚上十一点三十分睡觉,早上四点三十分就起床,期间除了三顿饭、两次洗漱和规定的几次上厕所时间之外,剩余时间全部都坐在马扎上。被严管的大法学员,要是罗光荣看不顺眼的,就以不服从管理为借口,送到其他的大队接受更残酷的迫害。今年三、四月份,大法学员刘柄友被送到二大队,据说二大队的劳动强度在整个劳教所是最大的,罗光荣这样做的目地显然是要对刘柄友进行更严酷的迫害。送走那天,刘柄友是被二大队的犯人连拖带打弄到楼下的,在楼下因为与人说话,刘柄友又遭到了管理科的恶警毒打。今年下半年,大法学员杨明也被罗光荣送到了四大队迫害。

王村劳教所对即使到期应正常释放的大法学员也绝不轻易放过,每个大法学员在释放时,劳教所都要与该大法学员当地的“六一零”联系,要他们来把人再接回当地的邪恶洗脑班,以图继续迫害。

七大队的恶警姓名和警号:
队长 姓名 警号
大队长 罗光荣 3731229
教导员 李公明 3731239
副队长 王新江 3731215
生产大队长 张 勤 3731165
财务队长 李福水 3731172
档案队长 刘忠浩 3731217
生产队长 毕洪涛 3731235
张瑞敏 3731241
高成伟 3731218
王厚刚 3731213
曹成涛 3731122
思想转化队长 宋 男 3731225


七大队配合恶警“转化”迫害大法学员的犹大名单:
帮教大班长:杨真方
其他人员:李培宏(潍坊) 王佳笙 李晓东 刘青松 李益堂 丘仁梓(牟平) 秦余春 熊先勇 臧西勇 杨玉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