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湛江陈少清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的陈少清,原本是一名小学教师,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邪党迫害八年。

丈夫承受不了迫害被迫离婚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陈少清因为在当地公园炼功,被非法刑拘15天。同年十一月,她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刑拘15天。陈少清回家后,单位将她非法开除。

二零零零年三月,麻章区瑞云派出所警察李承觉(专门抓捕法轮功学员)和一位警察三更半夜闯进陈少清家,把她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只问她一句话,就把她关在麻章区看守所一年十个月。期间,丈夫因受不了这种打击,被迫与她离了婚。

两次被迫流离失所

陈少清从麻章看守所回家后,警察每天两次到家骚扰她,还吓唬她家人如果陈少清再去北京,就抓她家人去拘留,即使她去探亲,也要经过派出所的批准方可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陈少清被迫离开家到处流浪,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七月,陈少清在一间住宅里被不法警察强行绑架,她绝食抗议28天,骨瘦如柴,生命危急,恶警怕她死在那里,想推卸责任,就通知她家人背她回家。回家不到二个月,恶警又到她家去绑架她,她再次绝食抗议11天,口吐鲜血,恶警为了推卸责任,就叫她家人背回家。邪恶对她还是不罢休,背地里要劳教她,准备就去抓人。十月,她再次流离失所。

被非法劳教 三水劳教所中受尽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陈少清在一条大街上被警察又一次绑架。第二天恶警就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陈少清刚进三水妇教所,就被单独关押在劳教的医疗室里,由三个恶警和三个夹控日夜轮流监视迫害,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站也不准坐,昼夜24小时蹲在地上,蹲不好,两个夹控就把她的手架起来,压住脚,就在她身上捏,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时还用手肘使劲地捣她的背后。邪恶的恶警看到时说:“你就当我没看见。”

恶警所长唐广莉还叫恶警用电棍吓唬她。白天逼迫看电视,深夜用耳机放大音量播放辱骂法轮功的见不得人的鬼话。当她的眼睛困时,恶警就指使“夹控”用草扎她的鼻孔,或把她的上眼皮翻上去,贴在额头上。两个“夹控”有时把她架成大字形来折磨她,有时还用冷水从头泼下,衣服都被淋透了。

陈少清在这人间地狱里,受尽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恶警改变迫害方法,把陈少清关到专门关押法轮功修炼者的大队,上午强迫劳役,下午强行洗脑,写什么思想汇报。陈少清不配合,恶警就叫三个夹控把她从二楼拖下楼,再拉到300米远的教学楼,有一次拖到楼梯口,一把将她从楼上滚下一楼,头被撞了一个洞,脚被扭伤。

有一天晚上8点多钟,恶警把陈少清叫到“办公室”,说她传经文,叫她认罪,她问恶警:“我犯什么罪,就凭你手中拿的小本子:就说我犯罪,那么你就把你手中的小本子里的内容读给我听听。”恶警被问得无话可说,就叫两个夹控把她折腾了九个小时,罚她不准睡觉,坐小板凳,象这样的迫害手段,用在她身上是经常的事。

二零零四年三月,恶警因陈少清不配合,又一次把她关进“严管房”,陈少清又绝食抗议30天,骨瘦如柴,双脚不会走路。恶警怕出人命,才把她转回到原来的班里去,与做厨房工的普教人员在一起,一天24小时由两个夹控轮流监控。白天其他人做工去了,两个夹控就留在班上监控她。

恶警还变相地对她进行迫害,把个人卫生作为迫害的借口。在劳教所里不准女性留长头发,陈小清认为自己没有犯法,不是犯人,就坚持不剪,恶警就叫几个普教和夹控压住她来剪。还有每天在班上要排队查人数时,她不排,又叫普教把她抬到队伍去,按住她,点到她的名字,夹控就把她压倒在地下,说是点名就要下蹲,在这种无人性的迫害下,她只有大声叫:“警察指使犯人打法轮功学员。”她们才停止迫害。

二零零五年二月,陈少清再次绝食抗议恶警对她无休止的迫害。绝食140天,体重从100斤降到70多斤,只剩皮包骨头,双脚萎缩,生命危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当地六一零头目把她送回家。

陈少清回家后,邪恶的六一零头目经常到她家或她工作的地方骚扰她,甚至连她家人也无法安宁,每天都提心吊胆。

关小号开水烫 被迫害致肝癌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晚上8点左右,湛江市麻章区六一零邪恶头目孙康琼、尤兰英带领一大帮警察、几辆警车再次闯进陈少清家,以她还没写“转化书”为罪名,又一次强行绑架她,劫持到湛江市“法制学校”(洗脑班),把她单独关在一个不到2平方米的房间里,不准出入,房子只有一个铁门,一个铁窗,里面装着一个喇叭、一个监控器,吃、住、拉都在里面,每天那些所谓的“老师”、“校长”进行谈话或者放高音喇叭,对她进行精神折磨。

有一次,陈少清敲门抗议无理迫害,“校长”王建军叫保安把她拖进黑房子里,这里没有窗口,装着喇叭、监控器,里面黑洞洞的。再有一次,陈少清敲门抗议放高音喇叭,被“校长”符少群重重一巴掌打到她的太阳穴上,陈少清当时晕倒在地上,符少群就把开水倒在地下烫醒她,头、身全部湿透,脸也变肿了,连饭都吃不了。

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陈少清要靠双手扶着东西才能走动,湛江市六一零主任陈军怕陈少清家人知道她的情况,4月22日又匆匆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直至恶警见她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经医院检查她得了晚期肝癌,湛江市六一零主任陈军才于4月30日将她放回家。

善良的人们啊,你们来看看,陈少清只是坚持她的信仰,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就遭到共产党这样的迫害。这是个什么社会啊?!公理何在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7/164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