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雄县杜爱仙遭中共迫害 有家不能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杜爱仙,女,三十二岁,河北雄县西侯留村法轮功学员。作为一个普通妇女,杜爱仙为了自己信奉“真善忍”的原则不断遭到恶党官员的非法抓捕、关押和洗脑迫害,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回。

一九九九年,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用谎言迷惑世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嫁祸法轮功学员,诬陷谩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杜爱仙也经过思考的过程,“法轮功是什么?学的这个法到底正不正?”经过严肃的思考之后,炼了法轮功身体健康了,心情开朗了,一家人生活也和睦了。三年的亲身受益岂能让电视报纸所报道的给抹杀掉!她自修炼以来,能以乐观的态度面对人生,都是亏了大法和师父,人岂能没有良心,带着讲明亲身受益体会和对政府的信任的心,她决定去到北京上访。

在以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邪恶政策下,他们不顾千万民众受益情况,一味暴力打压。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监狱,被迫害的失去生命,失去自由,失去亲人,在这铺天盖地的镇压下,杜爱仙被接回了当地,在雄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零四十天,政保股赵大平向家人所要1000元,才放回了家。去过那里的人都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二十三岁正值青春年华,却在那里度过阴晦的一年。

二零零一年五月,正在准备结婚的杜爱仙,却在家里被雄县公安局、610、城关镇乡政府绑架到葛各庄洗脑班,杜爱仙绝食抵制迫害,却被灌食。以赵七学为首的六七个人强行将她按在床上,摁住她的胳膊和腿,从鼻子插胃管,扎了好几次,也没插进去,鼻子嘴里都是血,他们说她的胃已经萎缩了,又强行扎了几管药才罢休。原本就很瘦小的人就更瘦了,还被一个二十五,六的小伙子,冷不防的打了十多个嘴巴。她被关在小黑屋子里,只有一个带有铁栏杆的垫着脚才能看到外面的窗户。

有一次她的弟弟去看她,她昏迷着,怎么也叫不醒,她的弟弟、男友、父亲、大哥着急了,人死了怎么办?谁负责任?逼着他们放人,他们也知道法轮功是好人,让杜爱仙写了“保证书”才放回家。违心的说是大法害了她,不再炼法轮功,清醒了以后的杜爱仙,后悔说了假话,大法救了她啊!使她身心健康,生活有了意义,恶人为什么要把她的脊梁打断,用暴力、关押、打掉她说真话的勇气,泯灭了自己的良心,忘恩负义,丧失着自己的尊严,谁又能承受这样的精神迫害呢?

结婚三天,大营乡政法委书记王砚军就去杜爱仙家让她写“保证书”,这种事怎么还能再做呢!二零零一年农历八月十七夜晚,以大营乡政法委书记王砚军为首的七、八个人,闯进了她的家,要逼迫她去雄县办的洗脑班,她多次被他们抓去迫害,丈夫深深的知道她被关到那里,不知要遭受什么样的折磨,而且他们幼小的孩子才刚刚九个月,还在吃奶。那些不法之徒要强行把她推上车,未修炼的丈夫见他们动粗,出于丈夫保护妻子的本能,他顺手拿起一把铁锹,义正词严的说:不要动。趁此机会杜爱仙跑出家门。一路上秋风瑟瑟,在村外高大的玉米秸被风吹得啪啪作响,顶着月光,她一路走,一路担心孩子和丈夫。在路边她一直坐到天亮,真是感到很凄凉。后来杜爱仙知道,丈夫在与他们的纠缠中,无意碰到他们其中的一个,其实也是一点点轻伤。可是这下可叫他们逮到了理,明明是他们无任何证件仗着权势私闯民宅,如此违法行为不予追究,而她丈夫的正当防卫,却被他们强加“妨害公务”的罪名,把她丈夫强行拘留,后来在王砚军的执意追究下,劳教一年。

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为此他们还不甘心,下达命令到处查找杜爱仙的下落,还给她扣上“袭警”的罪名,妄图再次绑架她。他们在对法轮功的造谣污蔑中一直蛊惑老百姓说:炼法轮功的不管亲人孩子。可事实上是他们硬不让她们管亲人孩子,是他们不懂人间真情吗?杜爱仙的孩子才九个月,从未离开过她,还在哺乳期,离开她的母亲将如何生活,可是他们却一点也不考虑这些,硬是非要把她们夫妻二人都关起来才心甘。

杜爱仙在外面躲躲藏藏的日子里,日夜思念她的孩子,丈夫被关,自己流离在外,剩下一老一小,该怎么过日子,而他们又看着她的家,妄图等杜爱仙看孩子的时候抓捕她。杜爱仙想中共的打压是错误的,越是在强权和魔难面前越是要显出法轮功学员的忠贞,善良和坚忍,如果被抓,出卖良心的话不能再说了,是他们强拆了一对母女;但她流离在外,一定要想办法把孩子弄到身边照顾,老人一下子失去儿子,儿媳,不能叫老人再遭难照顾一个只有九个月吃奶的孩子。两个月后,辗转几次,她终于把孩子接到了身边,母女终于团聚。刚见面时,孩子愣愣的、傻傻的瞅着她,抱过来抱过去、逗来逗去的,孩子不哭也不笑,目光呆滞、茫然一片。看到可怜的孩子,她不禁泪水直流。几天后,孩子才适应,笑逐颜开。可是她的奶水已经退回去了,孩子只能喝些酸奶米汤。比别人的孩子显得柔弱了许多,直到一岁四个月才会走路。

孩子的爸爸在雄县看守所呆了一个月,被劳教,也没有通知家属,直到他在劳教所呆了一个多月,她们才知道。再也顾不得邪恶的疯狂,杜爱仙和孩子一定要见到他。他显得老了许多,脸色发青,还很臃肿,问他后不后悔,他笑着摇摇头,只要你和孩子没事就好。“王砚军要一万块钱,要不就是要我换你。”“不。在里面我不觉的丢人,因为我是保护我心爱的人。”看了他回来的那天晚上,她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把这几个月的委屈通通的哭了出来。看了他臃肿又发青的脸,她很担心他的肝,(因为他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加上又是干磨铜棍,又有毒,于是第二天家人就拿着钱去劳教所让所长带他去检查,验血检验肝五项,肝功能,结果是让家人准备办理保外就医的各项手续,手续办好,就是不放人,透露还要给他们两千块钱,才肯放人。可是这是法律里没有的,纯粹是为了填添补个人的腰包,以权谋私罢了。杜爱仙的丈夫家本来就不富裕,她们又结婚不久。,还有了孩子,哪有钱啊。

她的丈夫坐了一年牢才出来。回来后找到杜爱仙她们母女俩,一家人才得以团圆。丈夫又担负起养家糊口的责任,一家人流落在外,仅靠一个月1000多块钱的工资维持生计。过年过节,又不能和孩子的爷爷团圆,一家人和睦的享受天伦之乐。有关心她的朋友说,都这么长时间了,大营镇政法委都换了一届又一届,回去应该没事了吧。

所有善良的朋友,或许都希望是这样的结局,可是逢上大年三十,大营镇政法委就又上杜爱仙家找人。法轮功的朋友们都是好人,他们也应该有正常的生活和快乐。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