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叙永县邪党人员迫害黄静兰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黄静兰,女,1939年12月9日生,四川省叙永县第一中学退休教师。99年后遭当地邪党人员的迫害,于2001年6月底在迫害中离世,终年62岁。

黄静兰年轻时体弱多病,曾经有过病魔几乎夺走生命的可怕经历,长年累月必须靠药物维持生命,不能劳累,不能做重活,上楼上到两层就气喘咳嗽不止,到了冬天手不能沾冷水,否则就疼痛钻心。她每年要花费国家大量的医药费,自己也要补贴一大笔,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都苦不堪言。黄静兰曾经到处求医访药,到处打听能祛病健身的气功修炼,也学了好几种功法,效果却不尽人意。

1994年春,法轮大法洪传到叙永县,一个偶然的机会,黄静兰听到一位大法学员介绍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佛家功法,让人学“真、善、忍”做好人,修炼大法能使人达到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至高的美好境界,于是她欣然接受走进大法,潜心修炼。大法洪大的法理使黄静兰的内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开始了新的人生,时时以“真、善、忍”法理指导自己做人,处处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修炼不久,大法的神奇在她身上体现了!多年的老病消失了,身体轻松,健康,精神愉快,黄静兰的生命如枯木逢春焕发出新的光彩。她离开了病床,丢掉了药罐罐,主动承担起家务活减轻家人的负担,对家人处处宽容、体谅、忍让,全家人都感受到了佛光普照的祥和美好,也跟着受益。由于黄静兰修炼后身体健康不再看病吃药,给国家、给家庭减轻了经济负担。修大法后,黄静兰身心愉悦,精力充沛,常在外面弘法,把大法的福音传给更多的有缘人,和大法学员们一起教新学员炼功、学法。

1999年7月20日开始,江氏集团操控“610”办公室、公、检、法、司对法轮功进行疯狂的打压。造谣、诬陷、对大法学员采取各种手段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作为一个有着正义和良知的修炼者,黄静兰觉得应当让政府了解真相,为大法洗清冤屈,还大法和大法学员的清白。于是她在2000年4月和其他四名大法学员依法进京上访。上访途中被河南焦作公安非法截访,叙永公安、国保和单位负责人将他们非法遣返回叙永,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剥夺人身自由一个月。

看守所恶警及国保指使女犯对黄静兰进行非法搜身,侮辱其人格与尊严;精神强迫洗脑逼迫“转化”;经济上敲诈罚款5000元;又从单位扣发本人的工资和奖金。

黄静兰从看守所出来后,公安、国保胁迫单位领导长期对她采取卑鄙手段进行骚扰,如电话监控,限制外出自由,到哪里规定向单位报告行踪;这伙不法人员有时假意关心慰问,实则找借口上门明察暗访进行骚扰。

共产邪党及其在叙永的黑手对法轮功学员黄静兰的迫害直接侵袭到她的家庭。她的家人在空前的红色恐怖高压下,担惊受怕,特别是她的丈夫经历多次政治运动,深知共产邪党本性残忍、狠毒,害怕中共恶魔进一步施加迫害,反对黄静兰继续修炼法轮大法。黄静兰承受着中共邪党国家机器乃至家庭、单位等内内外外、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身心备受摧残和折磨。

黄静兰老人怎么也想不通,中共为什么迫害那么多好人?在中国究竟还有没有百姓说真话的地方?珍贵的法轮佛法洪传中原大地给中国人民带来莫大的好处,使人民身体健康、使社会道德回升,利国利民,中共政府为什么就那么仇恨、竟要竭尽全力斩尽杀绝呢?几十年来,中共搞历次运动冤死那么多中国人,而中国百姓被邪党长期洗脑,竟然相信“党”是“母亲”,把“党”当作百姓的唯一依靠。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在发生变化,可是中共“党”残酷迫害人民、嗜血成性的本质一点没变。反思在教育岗位这么多年,自己总是盲目教育孩子们要热爱“党”、听“党”的话、跟“党”走,而不是教育孩子们凡事分清是非、善恶,无意中造下罪业帮中共毒害了孩子。

黄静兰老人心情郁闷,2001年春终于再次病倒并瘫痪在床,2001年6月底经抢救无效含冤离世。黄静兰的丈夫也因身陷高压迫害的险恶处境,连受刺激,于2001年3月高血压发作导致老年痴呆,接着全身瘫痪,2006年9月底衰竭而亡。

这出人间悲剧是中共邪党残酷迫害造成的,欠下人民又一笔血债、命债的是罪恶的中共邪党及其邪党在叙永的黑手---六一零及部份公安、国保不法人员。作为黄静兰遭受迫害的见证,我们将控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违法犯罪事实,并控告邪党的叙永黑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为黄静兰老人伸冤。

中共邪党及追随迫害的叙永黑手六一零、公安、国保等不法人员对黄静兰之死有不可推卸的罪责!一切违法行为和犯罪事实必须依法追究,并对其人身、经济、精神等一切损害做出赔偿,还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公正和清白。

参与迫害黄静兰的叙永县公安、国保人员:黄邦华、黄炳宣、郭定义、武刚、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