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北县教师申艳辉受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河北张北县海流图乡教师申艳辉2000年3月给当时任政法委书记的李佃先写了一封信,澄清被非法关押的婆婆修炼法轮功无罪。从此遭当地不法之徒的持续迫害。当时张北县公安局下发命令到申艳辉的工作所在地,让乡政府(至今先后经过不同的乡书记四人)、派出所、文办(前后经过不同的总校长三人)、小学校长对她进行迫害,并逼迫了众多人参与了迫害,致使其中参与者遭到恶报。

1998年7月,大专毕业的教师申艳辉因为胃病及风湿性关节炎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不长时间她的病不知不觉就好了。她感到十分神奇,因为这两种病已经困扰了她好几年了,所以坚持修炼。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非法采取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她的婆婆几次被绑架。2000年正月十五晚上,在别人举家团圆的时候,她的婆婆又被以“开个会”为由被绑架到了县看守所。

申艳辉远在60里外的农村上班,每星期只能回一次家,住一晚上,本来由婆婆给看管的孩子一下子没有人管了,公公和小叔们不会做饭,再加上内心难受,无心看管孩子,两、三岁的孩子常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她的公公整天去外面打听婆婆的事,打听她是不是在看守所里又让不明真相的警察用电棍电了,是不是又给她戴背铐了,整天在外面跑,老人头发又白了许多,脸也黑了瘦了许多,整天愁眉紧锁。因为家里两个小叔子也下了岗,本来一家人做点小生意的,一下子生意也停了,弄得家不象个家,勉强做熟了饭,大家只是唉声叹气,无人能吃的下。

在这种情况下,申艳辉本着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给当时任政法委书记的李佃先写了信。结果李佃先下命令给公安局,要求对申艳辉严加迫害。

海流图乡书记郝喜平不下二十次的到单位找申艳辉谈话,要她放弃信仰,经常不让她上课,即使申艳辉上着课也被叫到校长室(把她的学生也吓的够呛)。一次郝喜平对申艳辉说:你信不信,我有权抓你。申艳辉平静的说:郝书记你这是执法犯法,我没有罪,所以不能被抓。

郝喜平为了配合县里迫害大法弟子的命令,还给乡里的工作人员分了工,每天两个人一班对申艳辉进行监控,完全不干正常工作,还说看住申艳辉不让上访是头等大事,其它的都不主要,因为配合江氏流氓集团的无理命令:哪个地方的法轮功学员上访就撤哪个地方的领导的职位。

郝喜平还将申艳辉所在单位的全体老师都从学校叫到了乡里开会,部署对申艳辉进行24小时的非法监控,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正常上课秩序。当时和申在一个学校的乡干部李启望的妻子张××还和她的妹妹张××(教导处干事)找到办公室对申艳辉进行大声训斥,说申艳辉连累了她们。(在邪党从小就灌输的党文化里,人们不去想迫害者不对,反而认为受害者有错。)

因怕申艳辉进京上访,校长王忠配合乡里派教师看着申艳辉,其余的到乡里开会。郝喜平在会上说,谁不听他的命令就把谁调到最边远的地方上课,还不给发工资,逼迫教师们对善良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会后许多教师不敢和申艳辉说一句话,见了她的面都低着头,怕自己受到影响,完全是文革时整“黑五类”的做法。

许多教师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昧着良心干事,开始了对申艳辉24小时的监控。校长王忠给教师们分了两人一天一班的看管申艳辉。就连回家骑摩托时也是申艳辉在中间骑,她的前面有一个教师,后面有一个教师,生怕她去北京上访。回了家还让一位教师去她家住,看管她。恶人还多次找和申艳辉同宿舍的教师乔××和冯××谈话对大法弟子申艳辉进行非法监控,弄的原本同宿舍住的相处的亲如姐妹的三个人有时整天沉闷的不说一句话,两位女教师感觉压力很大。

全学校的教师都时刻监视申艳辉的行踪,即使是中午休息时间也不让申出校门,只要走到校门口门卫就要问:你去哪儿呀?一次中午放了学时申艳辉去学校前面的一个村民家串门,在校领导的授意下乔××和冯××随后就赶到了。申艳辉问她们为什么明明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平时在一起时,申艳辉对她们很好,宿舍里的脏活累活都是她抢着干:打水、生炉子、砸煤、往宿舍挑煤等。)她们说:没办法,我们也是被逼的,要不书记就不给我们发工资,我们怕失去工作。在这期间,当时任教导主任的王权也积极配合对大法学员申艳辉的非法看管迫害。可见,江氏流氓集团的险恶:为了达到迫害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的目的,采用株连的政策,让多少人也和他们一样犯罪!

总校长张××和王忠在乡里的压力下,还多次把申艳辉在北京做小买卖的丈夫(军人,退役后分到一个小厂子上班,每月二、三百元的工资,还失了业。只得自寻出路离开家到北京做了点小买卖)找回来好几趟,造成经济损失达上千元,影响了生意,经济损失无法估量。当时任海流图乡派出所所长的赵东升也配合县里的命令,一次他和总校长张××把申艳辉的丈夫从北京找到学校,软硬兼施逼申艳辉的丈夫以离婚威胁申艳辉放弃信仰。然后他们逼迫申艳辉的丈夫逼申艳辉写不炼功、不进京上访的保证。申艳辉不写,其丈夫为了不让他们再找自己的麻烦,就违心的替妻子写了一份保证,签上妻子的名字,张××和乡里的人还逼迫申艳辉的丈夫写了一份保证,内容是如果申艳辉上访就让申艳辉的丈夫负责,目的是让他做申艳辉的家庭监控者。

她丈夫从此以后,内心烦躁不安,精神上承受很大的压力,痛苦至极,经常借酒消愁,喝的烂醉如泥。从此后对申艳辉经常恶语相加,全没有了往日的夫妻恩爱之情。原本申艳辉夫妻感情十分好,申艳辉炼了功更对丈夫照顾周到,丈夫看到她的病好了,很支持她炼功。由于申艳辉的丈夫不是出于自己的本愿要对妻子不好,所以他的内心经常处于矛盾之中,整天没有个好心情,心事重重的严重影响了生意,影响了经济效益。

即使是写了保证,他们也没有放松对申艳辉的继续迫害。一次乡里的李启望伙同乡里的好几个人大清早就找到学校,又不让申艳辉上课,把她叫到主任室拍桌子瞪眼的大声训斥申艳辉,进行恐吓。

由于不堪忍受这样无端的骚扰与迫害,在2000年12月25日,申艳辉给学生们上完了本学期最后一节课,不得不离开了学校,踏上了北上的列车。这一下,县里着了急,他们怕申艳辉去上访,怕自己丢了官位,马上派张北镇、张北县教育局、海流图乡政府、海流图乡文办等一行二十几人马上到北京天安门及北京信访办守候,阻止申艳辉上访。他们二十几人每天吃饭都让在北京做生意的申艳辉的丈夫出钱,共四、五千元。

他们等了十几天没有申艳辉的踪影,后听说申艳辉去了东北的哥哥家才从北京撤回。回来后海流图乡恶人让申艳辉的丈夫负责他们十几天的住宿和去公园游玩的钱,达一万余元,申艳辉的丈夫不同意,但迫于共产党官员的淫威,无奈之下给乡书记郝喜平和文办的总校长张××每人送了五百多元钱的礼才算了事。最后乡里恶人让申艳辉所在的小学负担了五千余元,乡里负担五千余元。一个小小的农村学校有多少钱去担负这样的经济负担?致使校长王忠因此事对申艳辉心怀怨恨。一次还在操场上当着全体学生和教师的面骂申艳辉,然后又到办公室恶狠狠的说:我让你连基本工资也挣不成!(在申艳辉不堪忍受迫害离开时,王忠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写了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在张北县的什么报纸上发表。)并且从此后,一直对申艳辉进行压制,有一年让申艳辉在学校给教师们排的名次中当了一年的倒数第一(倒数第一就意味:没有奖金,不能评优选先,不能长工资,没有这些也就没有进升职位的机会,所以作为大专毕业的申艳辉工作十余年只能是一级教师,都没有评上高级教师职称。)许多教师敢怒不敢言,有的教师在迫害面前为了自己的名利向他们妥协,在给申艳辉打分时打最低分。

这其中申艳辉受到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内心煎熬,但仍本着善念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次,一位教师喝醉了,和申艳辉说,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呀,我们要养家糊口,不然他们就不给我们发工资呀。

在郝喜平的授意下,校长王忠命令会计张××扣了申艳辉一个月的工资,说要是上访就不给了,不上访一年后就归还。后来申艳辉多次索要,王忠都以种种借口搪塞,至今仍不予归还。

他们更加紧了对申艳辉的看管。当时,乡里的一个命令就不让全体教师过礼拜天,目地是不让申艳辉回家,可是他们又不敢直接说出他们的目地,只好假装要补课不过星期天,但教导主任王权命令说:不许全体教师踏出学校一步。几个星期不过,弄的教师们怨声载道,私下里也对这种迫害反感至极。

郝喜平调走后,吕志海接任书记职位,在他的授意下,乡里多给申艳辉的丈夫打电话,一次一天竟打了十几个电话,进行煽动,说是要不放弃信仰就开除申艳辉,还乱编制造家庭矛盾的谎言。申艳辉的丈夫怕她失去工作,对她大打出手,致使她眼底出血。过后她的丈夫后悔万分。

2001年6月1日,明明刚刚开会全体教师和学生休息两天半,乡里一个电话就又取消了假期。申艳辉不配合他们,乡里书记吕志海,文办总校长张××,校长王忠,干事张××,派出所所长赵东升、乡兽医站的任雪峰开车直接到申艳辉的家里进行骚扰迫害。到了申艳辉的家,吕志海对申艳辉进行大声训骂,还说:我就是执法犯法了,你能怎么样!致使家人极度害怕。回去后吕志海遭报,出了车祸,也许他们听大法学员告诉说善恶有报,又见吕志海真的遭了报,有些胆怯吧。从此后他们不太敢再明目张胆的迫害大法学员申艳辉,但每逢所谓的敏感日还要暗地里对申艳辉进行监视。有时还给申艳辉的丈夫打电话询问。

吕志海调走后,换成了赵志明来海流图乡当书记。一次申艳辉夫妇被赵志明叫到乡里,赵志明和乡里管政法的刘俊逼申艳辉放弃信仰,写保证,申艳辉不答应,赵志明便暴跳如雷,用手指着申艳辉,破口大骂。刘俊还指着申艳辉的鼻子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抓你!申艳辉说:“你有权力,我手无寸铁,但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然后申艳辉平静的对赵志明说:“赵书记刚调来不久,你迫害我,不得民心!因为我的学生知道我是好人,海流图乡的人民都知道我是个好人!”这他们才缓和下来,说:你还没吃饭吧,快去吃饭吧。

迫害大法 苏某遭报身亡

2004年的冬天,快放寒假时,申艳辉的两个学生(已经上了初中)来和她借书看,说要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于是申艳辉告诉他们把书保护好,他们高兴的拿走了书。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被其中一个学生的班主任侯××(女老师)知道了,并且告诉了校长朱××,不明法轮功真相的校长搜了他们的书,还把书上交到文办,当时任总校长的是继任的苏××。申艳辉已经几次给苏××讲过真相,但不知苏××怎么对待的这两本宝书。

整个教育部门都参与对全县修炼法轮功的教师的迫害。2005年冬天,张北县教育局应“上面”的命令,下发了一张调查教育部门修炼法轮功学员近况的表,苏××让文办总会计张××交给申艳辉填写,而且在教育局下发的文件中,规定不能给炼法轮功的教师打高分,也就是永远压制,配合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来苏××自己开车出了车祸当场身亡,和他同乘一辆车的妻子幸免于难,但腿断了,还有一人,出事时被甩出,安然无事。

江氏集团让全国各个系统的人员都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而且经济上挂钩,职位上挂钩,这种迫害完全是靠钱与权维持的。在金钱与权力的诱惑下多少人泯灭了良知,多少人不明真相,受党文化的毒害下,拒绝真相,也不去明真相!

时至今日,迫害仍在继续,应县里的迫害要求,在十七大前后,继任苏××的总校长李××还多次打电话给申艳辉询问,生怕去北京上访,他说千万不要连累了他,他的家人也十分担心,在邪党大搞株连政策对法轮功的迫害下,多少人参与了对善良的迫害呀!

迫害长达八年了,法轮功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香港、澳门也是公开炼功,可大陆有多少人还被共产党的假宣传蒙在鼓里,其实受毒害最深的当数各级党、政官员。长达八年的迫害中,申艳辉和她的家人精神上受到无法形容的伤害,受到直接经济损失12000元左右,生意上损失无法估量,由于不能晋升职位影响的工资上涨无法估量。但是她仍然希望曾经参与迫害她的人们能明法轮功真相,在全球2800多万的退党大潮中选择三退,给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4/167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