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俊花等大法弟子被保定市、涿州市公安局绑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八点左右,保定市公安局、涿州市公安局在大法弟子邢俊花租住居所,将邢俊花和大法弟子任保坤、刘文绑架,带到涿州公安局。

恶警同时非法抄走钱物共计约十多万元,其中包括:电脑笔记本五个,打印机三台,电子书约三十个,新旧MP3多部,新唐人接收设备一百二十套,现金两万多元,存款卡六万元(上大学的孩子的学费),还有其它设施材料,大法书等。此次绑架是由于保定市公安局、涿州市公安局长时间非法手机跟踪定位。

九月十二日当晚,公安局人员把邢俊花铐在铁椅子上,非法审问。同时还有其他几位大法弟子董汉杰、高春莲、任保坤等。现在,刘文已经放回。其他大法弟子还被非法关押在涿州看守所。

邢俊花,女,今年四十八岁,原涿州市商业局职工。一九九九年四月,邢俊花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有多种疾病,胃疼,头疼、气管炎,角膜炎、妇科病等,得法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在几年的被迫害中,邢俊花被非法拘留五次,劳教一次。

一九九九年九月,邢俊花因去北京证实法,涿州国保大队把她接回,送涿州拘留所非法拘留。国保大队一恶徒用电棍电她的胳膊直到脖子。后来又用电棍电她的嘴,并向她所在单位勒索一万元罚款,单位要她在工作和修炼之间作出选择,因她坚持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单位把她开除工职。邢俊花被拘留十六天后,谢玉宝等人又把她送到打靶场,继续强制“转化”迫害,一直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才让家人把她接回。

二零零零年三月,商业局祝永利带领国保大队李保平等人,把邢俊花带到涿州国保大队,逼她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她表示坚持继续修炼法轮大法,警察谢玉宝把她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才放人。谢玉宝对她家属说:“回家你就打她,打死炼法轮功的不偿命。”

二零零零年七月,邢俊花因去同修家串门,被义合庄派出所绑架到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邢俊花去北京旅游,无故被北京公安抓捕。涿州市长的秘书和国保大队把她接回公安局,非法拘留。在拘留所她绝食抗议,要求释放。非法关押13天后,他们不但不放人,反而把她转送看守所继续迫害。看守所恶警把她手和脚铐在一起三天三夜。十月二十二日就把邢俊花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当天下午劳教所警察就把邢俊花呈“大”字型铐在床上四天四夜。二零零一年五月,劳教所又开始对大法弟子强制“转化”迫害。恶警张浩新指使七、八个劳教犯拉胳膊拽腿的把她拖到四楼进行强制转化,前三天采取车轮战,两小时一换班,不许睡觉,不许合眼,整整熬了她三天三夜。见她不“转化”,第四天把她呈“大”字型铐在床上,不让睡觉,皮带抽,打耳光,铐死人床上三天,手铐在暖气片上,脚铐在床上,为使她更加痛苦,恶人使劲拉床,手铐不住的往肉里抠。因她背诵大法,恶警指使一劳教犯对她毒打。就这样折磨了她十六天,手铐都卡进肉里了,手肿的象馒头,两个手腕长时间还有一道深深的痕迹。

二零零二年,劳教所对坚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强制超体力劳动,抹铅板,没有任何的防毒设施,每天早七点半出发,直到下午四点才收工吃饭,每天必须按规定抹多少块,完不成任务加班加点。到温度极高的屋子里抬铁架子,这都是男人干的活。邢俊花因对铅毒反应特别强烈,胃疼、吐血,长期咳嗽,体质非常虚弱。经五零二部队医院检查,结果是胃癌。邢俊花走路都很困难,已经丧失劳动能力。她向劳教所提出:要求释放,回家休养。恶警张国红说:“只要有一口气,就得去干。”恶警刘子维还无理罚她站了三天三夜。

二零零三年五月,邢俊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劳教所才准许保外就医,被家人接回。在被劳教期间,她的丈夫怕自己受到牵连与她离了婚。

目前,邢俊花再次被绑架关押,正在绝食抗议,要求释放。据涿州公安局透露,企图对她判刑。


涿州市委办公室电话:(0312)3632191 ,3633812,3632114
涿州市政府办公室 (0312)3632168,3632273
涿州市公安局办公室 (0312)3852132
刑警大队办公室 (0312)385210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