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威力无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河南省农村的大法弟子,从一九九六年冬季开始修炼法轮功,到现在已有十一个年头了。近期在《明慧周刊》上看到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交流征稿开始了,现借我们明慧这个交流平台,也把我这几年的部份修炼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一下,向师父汇报一下。

一九九六年八月,由于感冒,后来引发病毒性心肌炎,我在本地多方医治无效,最后转到郑州省级医院治疗。住院期间,有个医生俩口都修炼法轮功,他们就向我介绍了法轮功的情况。听他们介绍后,我觉的法轮功太神奇了,也想炼法轮功。就这样,他们第二天把我带到了一个公园的炼功点,从此以后,我就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

在郑州炼功点五套功法学会后,辅导员给我请了大法书、师父讲法录像带、炼功录音带,我就回家了。回来后,因为当时大法还没有普及到我们农村,我们那里还没有修炼大法的人,我就一个人在家学法炼功,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身体得到了彻底净化,恢复了健康,什么活都能干了。家里人看到我的变化后,都觉的大法太神奇了,也都开始修炼大法了,而且还带动有的亲戚也修炼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发生后,我们大多数大法弟子都不同成度的受到了干扰与迫害,我这里只谈谈这八年中我在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下正念正行闯关的几件事。

二零零一年元旦,我们这里很多大法弟子都到北京天安门去证实大法,向人们讲清真相。我和我妻子还有另外一个女同修仨人一路也去了,一路上我们相互交流,交流中另一同修讲:“这一次去北京一定圆满,我连回来的路费都没带。”我一听咋觉的她的想法不太对劲,我就说:“我们可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只是觉的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都在大法中受益了,现在大法受到迫害,师父受到攻击和诬陷。我们就应该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我们的想法不一样,最后的结果也不一样。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们在天安门广场看地形时,被邪恶绑架,另一同修没有走脱,被邪恶带走,最后本地「六一零」到北京把她拉回来关了拘留所。我当时也被一个警察抓住一只胳膊,他抓着我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当时心中只有一念,我们是决定到元旦在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的,今天决不能被邪恶带走,我摔开他抓着我胳膊的手,大声回答:“我拒绝回答你带有政治目地的问题,这是我的权利,我干什么你管不着。”邪恶可能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回答他,当时呆住了。趁机我拉着我妻子就走了,摆脱了邪恶。

三十日、三十一日我们外地几个同修在北京一个同修家里制作了几十条横幅,北京的同修又制作了几百张真相不干胶。三十一日晚,我们分了三组在北京的几条大街把真相不干胶都贴在了电线杆上、电话亭上,把横幅都挂在了大街的树上,每人留了一条横幅准备元旦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用。

结果元旦早上有同修打来电话,说师父有新经文发表,我们打开电脑一看,师父的新经文〈忍无可忍〉发表,还有一篇明慧文章,题目是《冲破邪恶势力的安排》,主要内容是说让大法弟子要把全国的各个公共场所都要变成天安门,在各个公共场所都可以证实法。我们十几人经过切磋,认为我们外地同修应该回到我们本地发挥更大作用,就这样我们堂堂正正的去,又平平安安的回。

经过这件事情我悟到,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师父就会保护我们,就不允许邪恶迫害我们。

还有一件事,是二零零四年九月,我到外地我以前做过生意的地方发真相资料,因为那里是一个大法真相的空白区。发资料的事被当地的国保大队恶警发现。我真相资料发完回家后,恶人把电话打到我们本地派出所。

我们本地的派出所和镇政法委七、八人去家中找我,我当时没在家,刚好我妻子当天才在外边取的真相资料、光盘在桌子上放着,被他们发现,当时他们就把我妻子绑架走了。

下午我回家知道此事后,马上和本地的几个同修商量解决办法,当时有同修对我说:“邪恶是对着你来的,因你没在家,又发现家中有真相资料,把你妻子绑架走了,这事不能掉以轻心,你应该躲避一下。”有的同修说:“虽说邪恶是对着你来的,你没在家,是你没有这关。既然事情发生在你身上,就不要绕开走,应该直接去向他们要人,利用要人这个机会向更多的人讲真相,救度他们。”

经过切磋,我们决定,我直接去要人,其他同修高密度发正念给我加持。就这样,当天下午,我就去了派出所,到派出所后,值班室里边有四个人,我向他们说明情况,问他们要人。其中一个恶警恶狠狠的说:“今天去你家抓你,你不在家,在你家中发现有资料,就把你妻子带走了,我们正准备抓你哪,你来了刚好,也别想再走了。”

当时我不惊不怕,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给他们讲真相,结果不一会儿,那个恶警就不吱声了。我把我想讲的话讲完后,他们其中一人说:“今天的事是镇政法委主办,我们只是起协助作用,你要人的话应该去向镇政法委书记要人。”我当时就准备去镇政府,那人又说:“现在天已经黑了,镇政府的人都下班回家了,你明天再去,现在回家吧。”

第二天,我就到镇政府直接找到政法委书记,说明来意要求他放人。他不但不放人反而说:“政府不让你们炼你们还炼,而且还发材料反对共产党,抓你们是执行上边的政策,你妻子已经被县六一零带走了,我们现在已经不管了。”我说:“人是你们抓的,我就向你们要人。我们没犯法,你们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你要不放人我就住你这里,不走了,天天给你讲真相。”

他一看我理直气壮,也觉的自己理亏,就开始和我说好话,说这事得再跟县“六一零”商量,商量后再说。我当时就让他打电话和县“六一零”商量,他找借口不打,我知道他在推托。当时我就下了决心,这回给他来个真格的,他不放人,我就住他那里,直到放人为止,住这里也照样讲真相救人。可能是这一念起了作用,他开始跟我讲:“你的事我保证尽力去做,你回家听电话好了,保证明天给你答复。”这一次,我看他不象说假话,我就回家了。谁知当天下午他就打电话让我去接人,这一次,我妻子从被绑架到回家不到三十个小时,这出乎我的预料。这件事自始至终我都心态纯净,没有怕心,只想利用这次机会多讲真相,多救人,结果一切顺利。这件事情也充份证明,我们大法弟子只要听师父的话,只要一心想的是救度众生,只要正念正行,保证一切顺利。通过这件事也充份体现了我们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威力巨大。

在修炼的道路上我也不是一帆风顺,由于产生有求之心,也摔过跟头。一九九九年下半年和二零零零年我们这里有不少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法,可是被邪恶非法关押后,由于各种原因,有一部份人向邪恶妥协,当时我就看不起这些人,就和其他同修讲:“如果我要是被抓被关押的时候决不会向邪恶妥协。”其实是个人英雄主义膨胀,证实自己,就这不正的一念,结果招来了迫害。

二零零一年元月,有一同修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遭绑架,邪恶追问资料来源,该同修说是我给的,最后邪恶把我绑架关押在县看守所将近半年,虽然我没向邪恶妥协,可邪恶向家中勒索现金七千元才把我放了。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在修炼的路上,任何一颗人心都会给自己修炼造成魔难,给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带来损失,有些魔难其实是自己求来的。

还有一件事,二零零六年八月,本地俩位同修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汇报到派出所,因为派出所的人大部份都明白真相,不管这事。恶人就向县公安局举报,结果县国保大队和县“六一零”直接绑架了俩位同修。在迫害中邪恶追问资料来源,同修就说是我给的。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产生了怕心,心想:正法快结束了,千万不要被邪恶抓走了。

这样我就离家出走去了外地一个资料点,准备在那里躲避一段时间。结果到那里不到半月时间,资料点被破坏,我和资料点的同修都遭绑架。这真是“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怕啥〉)。

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外地看守所,在里边我反省自己,查找漏洞,最后找到原因。这几年我做事比较顺利,产生了干事心,安全意识淡薄,有显示心、欢喜心、自以为是心、求安逸心,环境好一点时还有色心。找到原因后,我就抓紧调整自己的状态,一有时间就背法、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早日闯出魔窟。

一个星期后,状态好多了,我就开始给号里的其他人讲真相,后来号里的人三分之二明白了真相,还有四个人退了团、队。结果一个月后我正念闯出魔窟,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来。

经过这几件事,我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真正的做到信师信法,遇事向内找,在修炼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认真做好三件事,邪恶就无空可钻,我们就会救度更多的众生;只要我们完全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是新宇宙的生命。旧势力都是属于旧宇宙的生命,它是不配考验我们的。如果带着人心证实法就会有麻烦,旧势力就会钻空子,就可能给大法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以上是我在这几年修炼路上的部份修炼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在师父的呵护和加持下,在同修们的相互帮助下,在风风雨雨中我闯过了邪恶迫害的八年。在此我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为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我要更加努力的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精進实修,圆满随师还。

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