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六一零头目李宝元的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山东蒙阴县六一零恶人李宝元是继类延成、崔华东后的第三任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虽然他在县六一零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多年,但因其人狡猾、藏而不露,极善于以伪善装扮自己,所以难以让人想象的到长的外表还算“儒雅”的李宝元会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自二零零六年下半年他担任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至今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造成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对蒙阴县法轮功学员犯下滔天罪行。

李宝元爬上死亡职位(各级六一零主任是死亡率最高的一个职位,被称为死亡职位。)后,也知道这个职位不光彩,所以当被他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家人问他还在六一零上班吗?他却心虚的不敢承认:“六一零解散了,早不在那上班了,早不干了。”他宁愿撒谎也不敢向世人承认自己是臭名昭著的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尽管心虚,然而他为了升官发财,泯灭着良心。

新官上任为讨主子欢心,非法劳教六位法轮功学员

李宝元自二零零六年下半年上任后,为进一步捞取政治资本以便名利双收,便迫不及待的对大法学员下了手,在他指使下,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的恶警异常疯狂,光天化日之下就公然绑架本县大法学员。县六一零办公室和县公安六一零相互勾结,一时恐怖笼罩了蒙阴大地,在他上任一个多月中六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刘元杰,蒙阴县老干局职工。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恶警受蒙阴公安六一零主任张咏的指使把大法学员刘元杰从单位绑架,在蒙阴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再次非法劳教三年。

蒙阴县常路镇常路村法轮功学员戚建廷,常路镇台庄村法轮功学员戚建华,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下午,被非法抄家并绑架,关押在蒙阴县看守所期间,九月二十日上午,戚建廷的妻子薛运爱和儿媳赵西艳,到县城刑警大队要回前几天被县六一零绑架的亲人戚建华和戚建廷,被非法扣押。戚建廷被非法劳教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薛运爱被非法劳教两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杨真方,蒙阴县建委职工。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中午,蒙阴县公安六一零恶警又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杨真方的家中,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他从家中绑架走。杨真方现被再次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杜祥忠,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多钟,山东蒙阴县“六一零”头目张勇,伙同恶警王伟,领着二十多个恶警破门而入。杜祥忠的家属高喊:“土匪来俺家了,快来看啊!……”;四邻都被喊来,目睹了恶警非法闯民宅、绑架好人的情景。杜祥忠夫妇都被绑架,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孩子。杜祥忠的妻子公凤英,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示,回到家中。恶警王伟等把杜祥忠铐在铁椅子非法审讯,杜祥忠不配合非法审讯。恶警王伟气急败坏,对杜祥忠大打出手,连捅了他三拳。甚至不加任何正常的法律审判手续就把其非法劳教硬行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几个月后杜祥忠才正念闯出回到家中。

杨玉东,蒙阴县旧寨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杨玉东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现关押在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七年非法劳教九名大法学员

法轮功学员张义房,男,三十多岁,山东省蒙阴县高度镇村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多钟,在费县打工的蒙阴法轮功学员张义房向世人传播大法福音时,被巡逻的公安干警绑架,在经受刑讯逼供后,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被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法轮功学员王红,蒙阴镇曹庄村人。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被绑架。王红被非法劳教一年,现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祖培勇,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人,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在走亲戚的途中被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恶警张勇、秦立奇绑架。在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王村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王光健是蒙阴桃墟镇九泉峪村人,张艾军是蒙阴镇太保庄人。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王光健和张艾军路过垛庄镇南蓉芙村,被南蓉芙村原邪党书记马顺和举报,被垛庄镇派出所恶警打着“抓小偷”的幌子绑架。王光健和张艾军现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王村劳教所。

周光明、周桂花、刘静、张纪梅是垛庄镇大法学员。约七月二十三日晚,周光明、周桂花、刘静、张纪梅在费县薛庄向世人传播大法福音时,被恶警打着“抓小偷”的幌子绑架。现四位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劳教。

非法抄家、绑架、勒索巨额罚款

法轮功学员公茂成,蒙阴县供电局职工。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早八点多,公茂成正在垛庄供电站值班,突然被垛庄镇派出所所长孙良山绑架。他甚至连工作服都没换下来就被拉走了,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十七天。 恶警对他进行了毒打和残酷折磨,每二十四小时换一个地方,在每个地方都遭到了毒打。特别是在县刑警队的那二十四小时里,恶警在他头上套上黑塑料袋,然后毒打,把他打的口鼻流血,直到昏倒在地还不罢休。期间还把他两手倒背铐,吊在暖气管子上,双脚尖刚刚触地,一吊就是二十四小时。又逼他坐老虎凳、老虎椅,扇他耳光。恶警扇累了,就用皮鞋抽他。

在对公茂成实施肉体摧残的同时,蒙阴县六一零、看守所、蒙阴县供电局还对他进行经济上的掠夺:看守所非法勒索管理费一千二百六十元;县六一零非法勒索罚款两万元;家人为营救公茂成回家送恶警二万七千元;恶警还非法夺走公茂成的新笔记本电脑一台、电能储备器一只、多功能输配器一只,价值一万七千多元。恶警王伟就连公茂成身上仅有的六百元钱也抢去。出来时,公茂成要求把钱退还,王伟却只还给了他一百元。另外,公茂成的MP3、波尔手机也都被王伟等恶警抢去不给。

公茂成所在单位配合恶党的迫害政策,前后对他降工资两级(每月一百四十二元),从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约减少一千七百零四元;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的奖金扣发一万一千元。

县六一零从二零零七年八月起,每月非法扣发公茂成工资一千七百元,至今已扣发三千四百元,此外还扣发衣服、劳保用品约计一千六百元。

法轮功学员戚建华,常路镇台庄村村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下午,被非法抄家并绑架。被勒索巨额罚款后释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界牌镇东风桥村张玉凤及桃墟镇包家庄公秀爱、耿家庄的孙士珍、周传珍被绑架。孙士珍、周传珍和公秀爱都被非法关押一二十天,被非法勒索三千元后才先后放回,其中公秀爱被折磨的双腿走路困难,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早七点桃墟镇中心小学的教师、法轮功学员类欣也遭绑架至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遭受迫害近一个月,期间类欣家人多次到县“六一零”要人,蒙阴县“六一零”恶徒说没见此人,耍赖推卸责任。她被非法勒索两万元现金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日,桃墟镇野老峪村的法轮功学员石少新因向世人传播大法福音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县“六一零”遭受迫害。石少新被非法勒索巨额罚款一万元后回家。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在垛庄镇恶党书记胡守东指挥下,派出所恶警王海峰带领防暴队十几名恶党暴徒夜闯民宅,绑架并关押了大法学员潘永凤、刘长瑞、王桂英、陈建钢,大法学员王现荣、齐成荣、刘秀玲等多家被非法抄家、骚扰。被绑架的学员被非法勒索三至五千元罚款不等,给法轮功修炼者家庭生活造成很大困难。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号,垛庄镇大法学员赵传武、赵传文、西长明村法轮功学员王万秀、石麻庄魏久祥、北垛庄刘元树被垛庄镇不法之徒抄家骚扰。九月二十五号,这些恶徒又绑架了泉桥村法轮功学员陈建刚、王桂英,恶徒们向王桂英家索要一万元钱,差点逼出人命。

法轮功学员张秀春,女,五十一岁,蒙阴镇西关村村民。因上网被网警监控,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县六一零十几个便衣非法闯入张秀春家,抄家并绑架了张秀春未修炼大法的儿子,电脑、珍贵的大法书籍等私有财产被非法掠夺走。张秀春去看望被关押的儿子时,当天又被非法扣押。

迫害八年多来,中共的一系列邪恶暴行丝毫动摇不了法轮功修炼人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相反的只能使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真面目,唾弃中共,越来越多的人顺天意汇入解体中共的洪流中。由《九评共产党》引发的大陆三退大潮,已使中共邪党走向全面彻底的解体。“识时务者为俊杰”, 牵了驴充当拔橛子的人一定是被权欲冲昏了头脑,请李宝元三思:是否还应在谎言中被中共当作“枪头”参与迫害无辜,是否还应再做一次中共的政治牺牲品?还是立即停止迫害找回自己的未来?

“六一零办公室”:九九年六月十日,中共中央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其下设立了以成立时间命名的“六一零办公室”,任务为专门策划和驱动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镇压。其权力在一般政府部门和公检法之上,指导和协调公、检、法、司法、安全各部门侦查、抓捕、起诉、审判等处理法轮功工作的一切活动,在各地实施恶党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等灭绝政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