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山县恶警霍金晖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二零零零年农历十月份的一天晚上大约十点左右,时任河北平山县王坡派出所副所长的霍金晖,带领三人到刘录昌、解风婷夫妇家,破门而入,未出示任何证件。恶警霍金晖恶狠狠的问他:“你就是刘录昌吧?”回答说“是”。霍金晖用谎言欺骗自我介绍说:“我两个是县公安局的,他两个是王坡派出所的”(完全是谎言,实际就他一人是刚调到王坡派出所的,其他三人都是王坡乡恶党政府人员。其中一人叫刘文明,当时是联防队员,现在王坡乡做司法工作,籍贯为本县三汲乡人)。

恶警霍金晖污蔑大法,并威胁说“不要和国家作对,再炼就把你们抓起来,现在就把你们的书交出来”;刘录昌说:“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是叫人心向善做好人的,只是为了锻炼身体祛病健身,我妻子就是现实,得法前全身是病,为看病花了一万多元也没治好,后来连路都不能行走了。自炼功后很快就恢复了健康。现在家务活都能干了,这是实事。我炼功前,腿疼、腰疼、胃病、慢性喉炎病,通过学法炼功这些病全都好了;再说我们也没跟国家作对,国家宪法有明文规定,信仰自由是每个公民的权利。”

大法弟子解风婷,女,平山县王坡乡东王坡村人,丈夫刘录昌,现年六十八岁,两人均在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解风婷在此前浑身上下全是病:高血压、胃病、肝炎、肾盂肾炎、伤寒、腿疼、腰疼,九六年又得了肾结石,曾向南甸、平山、石家庄医院求医问药,求神婆、烧香祷告等等都无济于事(总共花费一万多元),不但身体没有好转,几经折腾身体反而越来越糟,最后不能下地行走。整日愁上加愁,以泪洗面,有一度曾想一死了之。一九九八年六月喜得大法后,通过学法炼功很快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像换了另外一个人一样。解风婷见人就说“是我们师父救了我的命,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活了六十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舒心过,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我要到处去洪传大法的美好。”九八年秋至九九年春,三十多人由此得法。

解风婷为保护大法书不被恶警抢走,本能的坐在床头柜上不起来,恶警霍金晖抬手朝她胸部猛击一拳,将她打倒在地,从床头柜里搜出大法书抢走。恶警霍金晖两眼一瞪,凶相毕露的说:“你们不是说没书吗?这是什么?”挥起重拳朝刘录昌脸上就是一拳,其余三人将刘录昌团团围住,电棍、拳打脚踢一齐上,还给他戴上手铐绑架到派出所,把他铐在了二楼楼梯的钢筋棍上。他们四人到办公室商量后将刘录昌带到办公室进行非法审问。霍金晖又问他“你们现在到底还炼不炼”?刘录昌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自炼功后我的病全好了,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烟酒都戒了,处处事事按真善忍要求做个好人,我们有什么错?你们迫害我们是执法犯法,对你们来说是没有好处的,将来会遭恶报的”。

霍金晖暴跳着说道:“你小子还真顽固,今天得好好的操练操练你,去乡里再叫几个人来”。说完他和另一个恶人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刘录昌的脖子和后背,尔后从乡里又来了两人,共六人轮流用巴掌打他的左脸和右脸,用拳头打他的胸部和后背。他们电棍电、拳头打、巴掌扇总共一个多小时。当时刘录昌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场他的脸被打的肿起很高,眼部也被打青了,六人一直打累了才罢休,最后恶人们将他的手铐在办公桌腿上才休息。只剩下霍金晖一人让刘录昌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刘录昌坚决不写。

这时,刘录昌的儿媳找到派出所说:“我娘(解风婷)瘫痪在地,人事不省,性命危险,看看怎么上医院抢救吧”。这时霍金晖感觉事关重大,怕担责任,才允许让刘回家。临走时,恶警霍金晖嘱咐他说“眼上的青伤和脸肿不许说是我们打的”。刘说:“你们敢打人,为什么就不敢承认?别人要是问我就说是因为炼法轮功被你们打的”。家人们把解风婷送医院抢救治疗。

解风婷从被霍金晖暴打并受惊吓之后,旧病复发,特别是高血压,高压二百二十、低压一百二十多,住院二十多天,花了二千多元。另外,解的精神也出现了不正常,过去根本不爱说话、不爱笑,现在说起话来没完没了,过去从没有拄拐杖,现在拿掉拐杖不能行走。高血压复发一直恢复不了正常,二零零一年农历十二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含冤而死,终年六十一岁。

二零零二年九月,恶警霍金晖用欺骗的手段将刘录昌骗到派出所,伙同平山县公安局赵志江等二人把刘录昌和付海、栓叶(大法弟子)绑架到公安局迫害了二天二夜,罚款三十元才放回。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天早上六点左右,恶警霍金晖又用欺骗手段将刘录昌骗到乡政府,由乡政府政法书记姜兆杰和一个姓王的,把刘录昌和同村的高风风、高花琴(大法弟子)绑架到温塘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左右,致使刘录昌养的一窝小猪因无人看管全部死掉,使他经济损失一千五百多元。

(注:霍金晖,男,三十多岁,现已调平山县公安局刑警队,籍贯为本县两河乡郭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