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呼兰监狱的酷刑、奴役和肮脏产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监狱大概自二零零一年开始成为一个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前后共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有数百人,以下是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这个邪恶黑窝里所发生的罪恶。

一、 酷刑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

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监狱的恶警专门找来各种刑事重犯,以给他们减刑、加分利诱他们,使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有疯狂的殴打,长时间不许睡觉,超长时间罚站、推、掰、撅,把人扔在水池里长时间浸泡,冬天把人浇湿放在窗口,还有把法轮功学员关禁闭,每天给一点点食物,还有的被绑死人床,上厕所也不给放开,恶警专门指定一个所谓的“教改科”对整个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转化,他们强迫所有人看诬蔑大法的录象,给所有人灌输洗脑,他们还指派所谓的“包夹”时刻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并随时向恶警报告。

二、 把在押人员当作牟取暴利的工具。

为了在每个被呼兰监狱关押的人身上榨取最大利利益,监狱把每个监区承包给个人,即每个监区的大队长或邪党书记,这样整个监狱就变成了类似家族管理的私人监狱,为牟取暴利,他们把在押的所有人员当作无偿奴隶使用,强迫所有人超时间、超体力奴役劳动,每天早上七点干活,晚上九点或十点才收工,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加上工作环境差和营养不良,很多人身患各种疾病,呼兰监狱共能关押三千人左右,其中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肺结核,很多在传染期也不隔离,还继续从事奴役劳动,任何人包括有病在身的都不能不参加奴役劳动,如稍有不从就会被扣上“抗拒劳动改造”为名被关禁闭。监狱的奴役劳动项目有编织、制造、工艺品、食品签、牙签、服装等等,而这些产品或出口、或在国内市场销售,而出口的食品签、牙签全部未经过任何消毒和任何检测,直接用人的手和嘴来完成包装,而从事生产的人在长期非常恶劣的环境下长时间劳动,很少有完全健康的人,生产车间又十分脏乱,生产出的食品签和牙签可想而知卫生状况会如何,而且在包装的时候都是手挫或是嘴吹开塑料包装袋,牙签的包装纸则是用舌头一舔就粘好,这其中就包括很大一部份结核、肝炎等各种传染病患者。

如非亲眼所见,真是很难想象天下竟有这样的事发生。

三、 克扣劳动人员的生活保障,伙食恶劣。

所有被呼兰监狱关押的人,劳动是没有任何报酬的,每个月只有八元钱的生活费,而监狱超市中的物品价格又高,一支牙刷也要八元钱,很多人为了日常生活,只能从家属那里要钱,而食堂几乎每顿都是难以下咽的黑馒头和菜汤,说是菜汤,实际上很少有能吃的菜在里面,就这样长年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很多人身患各种疾病,而且得不到及时医治,监狱的停尸房差不多每个月都抬出来好几个人,而监狱每年的死亡人数是有指标的,只要不超标死多少人都无所谓。法轮功学员刘宇在二零零五年被呼兰监狱迫害致死,至今没有任何说法。在他死之前的几个月,还被九监区的恶警强迫工作到晚上九点以后。

四、 以谎言欺骗世人

呼兰监狱为了掩盖其恶行,竟然在家属接见室内张贴监狱伙食表,上面有各种肉类、蔬菜、海鲜油饼、米饭等,以至于来探视的家人说:“你们在这里比家里还要好,怎么还向家里要吃的?”

监狱还请来电视台记者,找来几个事先安排好的人,对外吹嘘呼兰监狱如何光明、如何好、简直象家一样,而管教就象亲人一样。而另一方面却严格控制与外面人的书信来往,与任何人通信都要经过严格检查,稍有异词信件都被扣押。甚至在开大会时,监狱长竟当众恐吓所有人说:那些乱写举报的人会受到打击。

结语:中共邪党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对人权和信仰自由的迫害更令世人发指,以上只是本人亲眼所见的中共邪党之罪行的九牛一毛,写此文望世人早日清醒,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流氓本性,早日与其划清界限免受其害。

呼兰监狱部份恶警恶人名单:

监狱长:田(狱长)教改科:陈维强
集训队:张洪良王连云(现九监区)张凤义赵军、尤忠明
三监区:贺德胜、范长江、庞文明、齐伟、王洪雷、李岩、
九监区:李刚
参与迫害的恶人名单:任志强、和岩、潘小鹏、刘畅李茂金、施杰夫、赵晓辉刘洪强、二愣子(绰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