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呼市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劳教两年,被关押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二队。

一、酷刑折磨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有一个隐蔽的酷刑室,对外叫“行李房”,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曾被关押在这里遭受迫害。我刚到劳教所时,先是在库房里整日整夜的站着,我当时绝食,队长指使吸毒人员“转化”法轮功学员,每天从八点至十二点有长达五个小时的说教、打骂,连续十多天的折磨,使我的身体和精神遭受了严重的伤害。

有一天,恶警武京问我:“法轮功好不好?”我就把自己炼法轮功后,八年来没吃一粒药,牛皮癣、胃病、痔疮病都好的实际情况讲给他听,武京听后大怒,指使吸毒人员崔俊平用绳子把我捆住,拖到“行李房”,等到天黑后,对我先是拳打脚踢,崔俊平、武京轮番对我施暴,这个打累了歇着那个再打,直到两个人都打不动为止,最狠毒的是他们把我吊起来,身体腾空,把两个胳膊绑住吊在窗框上、行李房的架子上,我被吊了七天七夜,不给吃饭、也不给喝水、不让上厕所,我被吊的大便拉在裤子里。

在我被吊的期间,管教大队队长王秀兰,打我耳光,武京也打。管教人员刘彦有孕在身(已怀孕六个月)依然做恶行凶,用脚使劲的踢我,在这期间又增加了两名吸毒人员田文栓、杨静看管我。

对这种灭绝人性的折磨,我以绝食抗议,武京、刘彦又指使伊丽娜扭着我的胳膊在“行李房”把我反背手捆起来,两条腿也被捆起来,给我灌盐水,在灌食的过程中,又叫来王慧兰(吸毒人员)用脚踩住我的胸部,陈国红坐在我的肚子上,武京、刘彦强行把我的嘴撬开,用筷子把我的舌头压住,往嗓子眼里灌盐水。我挣扎它们就打我,一直把我折磨的胸骨骨折,舌头被压烂。还要逼我忍着疼痛做长达十七个小时的奴工。

在二队,法轮功学员被打、被吊是经常发生的事情,而我遭受的次数已数不清,对我实施暴力的人有:王秀兰(大队长)、王东云(中队长)、钟志荣(小队长)、班队长刘慧君(经常照我的小肚子猛踹、猛踢,两条腿也被踢成黑紫色)、武京、刘彦及帮教人员,吸毒者有:陈国红、杨静、王慧兰、崔俊平、田文栓、伊丽娜)。

二、可悲的“转化”者

在劳教所恐怖的暴力下、减刑的诱惑下、长期的高压下,有些人在生死关面前退缩了,甚至走向了反面,成为了恶党、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这些“转化”者在劳教所有特殊的待遇,恶警不给定干活任务,时间自由;做“转化工作”做的好的到月底给减刑,从八天至十五天不等;逢年过节可以回家跟家人团聚。

这些人经常向队长告黑状,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让队长进行体罚、不允许睡觉、以及吊起来的毒辣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我真的觉得这些“转化者”太可悲了,她们给自己造下了多大的罪孽呀!我自己受过“转化者”的迫害,所以我是亲身体验过来的。

两年期满回家,一个月后我就开始炼功、学法。街道、六一零、单位都找我谈话,对我进行说教。单位现在对我行动还监控。我对他们的做法感到可笑,我不气不恨,有机会我就讲真相救度他们,希望他们能找到自己善良的本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8/169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