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

  • 邪恶头子周永康向淄博市邪党市委市府施压迫害大法弟子

  • 黑龙江省庆安县“610”暗访调查大法弟子情况

  • 近期成都地区同修关于讲真相的交流

  • 请吉林省大法弟子注意

  • 济南大法弟子请注意

  • 吉林省榆树市第二中学强迫学生入团

  • 给请制作日历同修的建议

  • 提醒临沂市的同修们

  • 与辽宁凌源市同修交流

  • 天安门广场及附近便衣猖狂

  • 广西南宁市茅桥地段情况

  • 哈尔滨平房区有便衣巡逻队,提醒同修正念对待

  • 近期在潜山县讲真相的同修请注意安全

  • 关于最近胶州出现的嚣张迫害与全市同修切磋

  • 邪恶头子周永康向淄博市邪党市委市府施压迫害大法弟子

    邪党十七大新上任的政治局恶党常委周永康近期对淄博邪党市委施压。受压之下,邪党市委专门召开打压会议,层层進行部署。

    近日有同修亲眼看到有四五个穿着皮夹克的中年男子在大街小巷到处乱转专门撕毁和破坏真相标语,有的地方真相标语粘的很牢,他们便用各种工具刮掉破坏。

    近日邪党恶人层层部署,欲对淄博市大法弟子采取各种流氓手段進行迫害,望淄博市大法弟子加强正念,有条件的同修可以每个整点发正念。彻底解体一切干扰正法,阻碍救度众生的邪恶因素,彻底结束对大法的迫害。

    奉劝淄博恶人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不要再盲从于权势了,仅仅被人当作工具使,而没有自己的善恶是非观,是可耻可悲的!权势是暂时的,正义是永存的。善恶必有报,只等来早与来迟,文革结束后那些被枪毙的恶人曾经忠实执行上级指示而犯罪的,教训应当记取,否则糊里糊涂的当了替罪羊后悔晚矣!


    黑龙江省庆安县“610”暗访调查大法弟子情况

    中共邪党中央“610”邪恶分子最近流窜到黑龙江省庆安县,县“610”召开秘密会议,部署街道基层组织暗访调查大法弟子情况,预谋迫害。


    近期成都地区同修关于讲真相的交流

    自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发表后,很多同修已看了几十遍,对救度众生有了更加强烈的责任感和紧迫感。同修们以一当十,以一当百地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真相、劝退,有同修交流方法,其中打电话更直接,更能有针对性。

    我们附上一些部门电话,同修们可以直接打电话,打电话的同修不分男女老少,没经验的可在打前打个腹稿,也可拿起电话只说一两句话,如:我打电话给你(或你转告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应该明辨是非制止迫害;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天将灭中共,赶快退党把命保……总之打电话的主动权要我们掌握,只让对方听就可以了。

    注意:打电话一般时间不易长,话说话时间一般不超过2~3分钟。用来打讲真相的IC电话卡只能专用,不可与同修的电话或家里座机混用。

    面对面劝三退

    有的同修每次买了东西(如买菜等),给了钱后,就问对方:你入过党吗?入过团吗?我听说现在要赶快退党、团、队。因为共产党坏事干的太多了,天要灭它了,退了就能保住命。你也赶快退了吧。对方同意后,再问:你叫什么名字?一等对方说出就将其名字减一个字或加一字即可。

    最近有同修否定了邪恶的绑架,已回到家中。除了同修在黑窝内背法、向内找外,外面的同修和家人集中发放了大量的同修真相资料,解体了迫害同修的邪恶。当前面对成都武侯检察院等企图非法判刑毛坤、钟芳琼等大法弟子的事,望同修下载近来有关他们的多种真相并大量发放,同时打电话给相关部门,哪怕只说一句话:我想告诉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参与迫害善良的好人对你自己不好,应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

    公布电话名单:
    成都市武侯区政法委
    地址: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号 邮编:610041
    书记:张某 区长:刘玉泉
    区委常委、区委办公室主任 谢超
    武侯区区委刘守成、刘玉泉、王力平、叶雪梅、高建军、师江、谢超、董里、吴德华、金城、王高德、安雪松、陈琦、罗文川、黄正国
    武侯区政协
    主席 王正文
    政协 白兴玉 黄正国 许 强 余懋群 蔡振雄 蔡 健
    人大 彭光辉 荣 刚 谢惠祥 高红兵 董德寿 陈昌华 陶小平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 电话:85079350 、85070584
    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12号 邮编:610041
    税长冰、张河康、李汶真、石雪杉
    武侯区法院 副院长 米毅、洪磊
    武侯区法院 院长 于嘉川
    武侯区法院刑庭:028-82872718 周亚军:028-82872734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检察院 电话028-85062000
    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10号 邮编:610041
    。梁岚 办公室电话:85069732
    武侯区检察院 副检察长 林岚、杨晓钢
    武侯区检察院 检察长 刘雄川
    武侯区检察院 张鸿林
    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 原局长 马德强 原副局长 曹某某
    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8号 邮编:610041
    总值班室: 85079567、 85070486 一科电话:86406628 二科电话:028-86406628
    四川省成都武侯区610办 电话85531041、 85558685(传)
    地址: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号  邮编:610041
    副主任:罗义祥(办)85531041、(宅)85061298、13008125252、(小灵通)88178528
    成都武侯区综合治理办 85557410(传)

    原区政法委副书记、原武侯区610办公室主任、金花洗脑班负责人:
    高明亮 88875675(小灵通)办85559679、宅85065618 移13018234166
    原区政法委副书记 杨晓钢(办)85532382(宅)85622000、13708029209
    原区综合治理办主任马泮友(办)85534190(宅)85450433、13688336915(小灵通)88094175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028-86665678
    成都都市看守所二二七信箱:028-86407825
    省综治委副主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邓川
    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综治办主任 王萍
    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魏宏
    省政府副秘书长 陈保明
    锦江区检察院检察长;连小可
    青羊区检察院检察长;敬川
    金牛区检察院检察长;刘庆华
    武侯区检察院检察长;刘雄川
    成华区检察院检察长;蒋莉
    武侯区政府 电话:028—85557414
    成都市武侯区委、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政府信访和群众工作局
    局 长 潘洁
    副局长 刘义
    纪检组组长 刘鸿


    请吉林省大法弟子注意

    吉林省邪党从市公安局、分局下至派出所、各个监狱及劳教所抽人,又从新成立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办公室,企图对长春市及周边外埠县以前关押放出来的大法弟子進行又一轮的迫害。

    请大法弟子针对这个情况发正念,彻底解体其背后操纵的邪恶因素,对不可救要的恶人直接让它现世现报,特别是长春地区的大法弟子不要再麻木,抓紧有限的时间救度被毒害的世人。


    济南大法弟子请注意

    近日,济南“610”各区“610”开会要在各区紧急行动,跟踪发资料的大法弟子并拍照,以发现制作资料的来源,進行非法抄家、绑架,并扬言近期抓捕一些大法弟子。

    建议济南大法弟子整点发出强大正念彻底解体,清除一切邪恶,制止恶人恶警新一轮的迫害行恶。另请了解济南市“610”各区“610”的恶人、恶警的名字,电话,办公地点,家庭地址和其所犯罪恶,揭露出来上网,以制止其行恶。


    吉林省榆树市第二中学强迫学生入团

    十一月以来,二中出现班主任强迫学生入团,并每人交入团费五元钱,再另交年度团费二元钱。二中有学生近四千人,请榆树市大法弟子重视向教育界讲真相,整体清除邪恶。


    给请制作日历同修的建议

    请制作日历的同修做点A6大小的日历,A4的太大了,不好发放,另外作完了一定要校对好,不要再出错了。


    提醒临沂市的同修们

    本周二,临沂市地委党校姓韩老年女大法学员在临沂市兰山区西关农贸市场讲真相时,被便衣警察抓捕。两天后,在师父的加持和自己正念的情况下,已安全回家,请同修放心。但是,也提醒与其接触的同修,注意安全。防止邪恶跟踪等阴谋,彻底解体一切障碍。

    提醒临沂市的同修们,在作讲真相时,一定要注意安全,理智、智慧的做。同时,注意临沂市兰山区“西关农贸市场”和“干果市场”可能有便衣活动,请同修们注意。


    与辽宁凌源市同修交流

    自八月一日四十多名同修被绑架后,凌源地区又陆续有十多名同修被迫害。就凌源现状,谈谈个人一点建议。从网上看到关于凌源的一些消息,只在网上给邪恶曝光还不够,应该重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把那些经常参与迫害的首恶作为重点揭露,搜集他们个人方面详细信息,和被迫害的同修交流把自己迫害的经历整理出来曝光,形成当地材料不干胶、传单等整体配合大面积散发,由其恶人居住的地方,这是对他们最大的震慑和制止。由于对邪恶揭露的不够,也有同修认识上不足,使邪恶在经济上的迫害可以说肆无忌惮。

    为了清除邪恶,为了救度众生不再被干扰,我们曾被迫害同修都应该主动揭露曝光邪恶,才能彻底清除它,使我们的整体环境好起来。当然还是要多学法,修好自己。

    个人建议,不当之处请指正。


    天安门广场及附近便衣猖狂

    最近天安门广场及附近便衣很猖狂,对过路人和游客随身所携带的背包肆意强行盘查,已经证实有多位同修因此而遭迫害。提醒去天安门广场附近发正念的同修切记不要携带大法书籍和相关资料,并注意穿戴整洁与环境相溶,避免由此而造成损失,希望北京同修加大发正念力度,铲除邪恶。


    广西南宁市茅桥地段情况

    广西南宁市茅桥地段(有广西女子监狱、广西区第一劳教所、少年管教所、南宁市第二看守所、区监狱医院等)和长罡路全线的餐饮店几乎都是特务或线人经营,请近距离发正念的学员小心。


    哈尔滨平房区有便衣巡逻队,提醒同修正念对待

    哈尔滨平房区公安局组织24小时不间断便衣巡逻队,提醒同修正念对待。


    近期在潜山县讲真相的同修请注意安全

    几天前有同修凭借强大的正念在县检察院和法院外墙上喷写了退党标语,引起了不少民众的好奇:还有退党这回事!

    恶党派出不少的刑警瞎折腾,希望近期在潜山讲真相的同修多多注意安全。


    关于最近胶州出现的嚣张迫害与全市同修切磋

    文/胶州市大法弟子

    自从恶党十七大以来我们胶州市有十多个同修被绑架了,有的已经正念闯出魔窟,有的家人主动到“610”将人要出来了,有的仍然被关在大山劳教所,还有的已经被判了劳教。

    其中同修杜善英,在绑架到阜安派出所时,恶警将她打的上臂与大腿上各有一处碗口大的青肿紫块,两个恶警用棍子压在她的脚踝骨上,象擀面条一样的来回滚动。但她一心想着师父,发正念把痛苦转移到恶警身上,大声说“师父救我……”。正念震慑了恶魔,使恶警停止了迫害。凌晨三点,她发正念让看她的警察睡觉,师尊帮她打开了三道锁,让另外两个恶警看不见,一个近六十岁的老年人,竟然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越过派出所的高墙逃出了魔窟。

    大法弟子李新凤在恶警检查身体时说:“大法弟子没有病,可我被你们打出心脏病来了”。一检查,真是检查出心脏病。没办法,邪恶只得将她取保候审,放回了家。

    大法弟子李世英被恶警王文龙、万晓宁、张某某用手铐铐住双手,本来这手铐一动就往肉里刹,他们却残酷的拖着手铐满地走,手铐刹進肉里,鲜血直往外流;他们揪住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一撮子一撮子的揪下来,头皮被一块块的带下,血淋淋、白惨惨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他们还把李世英的双脚压住,用木棍象擀面条一样、在被伸直的腿上来回滚,使受害人骨肉分离。李世英被打的血肉模糊,皮肉沾在衣服上脱不下来。当第一次李世英被送到大山劳教所时,那里的警察看到李世英被打成这样都很吃惊,说:死刑犯也不能打成这样啊!四个去送的警察无人敢回答,结果没送下。

    第二次恶警王文龙亲自出马,人家还是不收,说打成这样,出了人命谁负责?王文龙凶相毕露,拍着胸脯说:“我负责!”并在送达文书上签了字。

    邪恶垂死挣扎狗急跳墙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同修被抓走了,肉体受到很大的伤害,资料点被破坏,还有不少的大法资料和器械被抢走。痛定思痛,我们的漏洞在那里?为什么正法到最后的最后了还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而且不仅我们市这样,据说邻近的潍坊市的迫害也是很严重的,我们真得很好的坐下来向内找找我们自己。

    为此我在这里笼统的提出几个问题,以便大家今后做的更好。

    一、社会形势变化时我们的心是怎样动的?

    事发之前的心态:我们是不是曾经被常人的形式带动了起了什么心呢?在敏感时期,邪恶放出某种谣言、或者是紧张的风气传来时,是不是心动了?是不是先乱了自己的阵脚呢?风一吹草就动,甚至风不吹,草先动,给旧势力抓住把柄,加大了考验的力度呢?其实我也是那种风一吹草就动的人。例如敏感日来了,他们又会怎么怎么样了,要开17大了他们又有什么新的举措、下了什么通知等。邪恶传,我们也传。传传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加强正念否定它,可是有人不是这样,而是把它当成一种恐怖的消息来传,结果就加强了它。是不是因此就被邪恶抓住把柄,它认为我们的心还怕的很厉害,所以就加大力度考验,给我们的同修造成了一些麻烦、痛苦和损失呢?

    事发后的心态:这里我举这样一个正面例子:当我们一个同修甲从派出所闯出来以后,躲在一个同修乙家里。另一个同修丙去看她。甲同修说:邪恶已经知道女儿的住所,希望丙同修去女儿家通知女儿。丙同修同意,可乙同修认为丙是比较有名的人,坚决不同意丙去,而是她与丈夫完全承担起这个责任。

    一切都是师父保护,那一天正赶上下大雨,乙同修正念正行,用一天时间来回五趟,把甲同修女儿家的人和物全部运走,没遭到一点损失。想来惭愧,如果我要做这件事的话,顶多下个通知,让人走了,就算完成任务。可是乙同修却做的很好。

    关键时刻看人心。还有的同修见同修被迫害,不是想办法去营救而是首先保护自己,躲的远远的(这里不包括那些已经知道邪恶要抓的同修);有的真相资料也不敢做了、不敢发了,甚至在家里说话都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出的。这里说的不包括那些先坐下来学学法,静下心来,找找自己不足的同修,而说的是怕心太重的人,正念不足的人。例如我本身就存在这个问题。时不时的冒出怕心来。有时正念还可以,有时就很差。曾一度想走的远远的。

    大家想想,在甲同修遇到那样的事的时候,我们是不是都能做的那么完美呢?是不是都能够不惊慌失措呢?是不是都能设身处地的为同修着想呢?修炼就是修去私,旧宇宙的理就是为私的。什么时候都应该首先放下自我,关键的时候更应该放下自我,这是同化真、善、忍宇宙法理的根本,是走入新宇宙的根本。

    二、我们在做正法的工作中存不存在争论不休的问题,特别是在揭露当地邪恶时,是不是也因为一个字、一个词就不做了呢?这个问题是存在的。

    常人还讲个“求大同存小异”的问题,我们是修炼的人,就应该用法来衡量,只要是对法有利,不管是谁出的注意,哪管是曾经犯过严重错误,也应该采纳。不能总是固执己见,不管用什么方法先做起来再说,以后再逐渐的完善。不能被自己的情和私左右。

    怎么求大同存小异?在对法有利中求,不能在自己的执着中去求,也就是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心、名心、面子去求。

    三,学法的问题。

    据说有个资料点,资料确实做的不少,整天忙碌在资料堆里,忽视了学法发正念。学不好法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就会流于常人的做事,就会悟偏。

    因为学不好法,有的同修不能在法上悟法,执着于悟高理,偏离了法。有的人连师父也不认了,说真正的师父在天上。连师父都不认了,还修炼什么呢?难道“真、善、忍”的法理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实实在在的师父教的吗?没有李老师教我们,我们能知道“真、善、忍”宇宙法理吗?

    还有些同修走极端,说鸡蛋不能吃了,红衣服不能穿了,甚至把过年分的年货也送给别人等等,在家庭中曾一度造成不好的影响(这些事都是过去的事了,这里再把它写出了,只是为后人提个醒,不是对谁过不去)。

    只有重视学法,才能改变我们自己、使我们走向圆满;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大法弟子的工作。

    四、当我们被迫害时,我们的正念有多少?

    关键是我们在被迫害时的正念有多少?是不是把它对我们的迫害当成是对常人的迫害还是当成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为什么有的人在邪恶叫写“三书”时写的是“坚修大法金刚不动”,警察都伸出拇指夸奖说:“好样的,你是响当当的大法弟子。”有一个同修从劳教所里出来说:有几个很坚定的大法弟子,什么都不配合邪恶,结果谁也不敢动他们,而有的人就是过不了关呢?

    人神只在一念间啊!其实我做的也很不好,人家是金刚不动,象第一个问题中谈到的杜善英、甲、乙两同修,而我是用常人的心去对待,在写“三书”中不写师父的名字,不写不“炼”了,写不“练”了。其实绞丝都不敢练,用火就更不敢炼了。企图糊弄邪恶,实际是糊弄了自己,一关过不去又来一关。但是即使这样一跟头一跌的走过来,回过头来看看,向内找找,确实使我悟到了法理。其实也很简单:“信师信法”就要达到真信的程度,绝对不能掺上一丝一毫的假,这种信是纯净的。

    五、关于注意安全的问题。

    还有的同修去发真相资料时不理智,一到小区的大门口,就把资料给了看大门的,然后再進去发资料,结果被举报了。我不是说给看大门的人不对,假如你发完资料之后、出来时再给他,你立即走了,他就没有招。

    有的同修从邪恶的黑窝中闯出来了,正念当然是很足的了,可是邪恶并没有放过你,它不抓你了,可它把你当成诱饵,随时监视着你,叫放长线钓大鱼。所以你还应该注意同修的安全,不能随便走动。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是对同修负责,对法负责。

    六、证实法时的心态是不是端正。

    在这方面我也存在着严重的不足,不知不觉的显示心、气恨心、随着各种讲真相的不同情况就表现出来了。本来讲真相的目地是让对方接受,可是我往往不注意对方的感受,只顾自己讲自己的,结果适得其反。

    我们还有的同修不仅有证实自己的做法,而且还证实自己认为好的榜样。对于做的好的同修,在同修之间切磋时说说当然可以,但那是为证实法而用的,决不是为单纯的证实同修的。同修做的好与坏、别人对他评价的好与坏都是他自己要过的关,我们有帮他过关的义务,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他的责任。认为我们要做的只有师尊赋予我们的三件事,没有第四件事。

    七、关于发正念

    我们是不是重视发正念了?特别是农村的大法弟子、现在还在上班的大法弟子,和一些做真相资料工作的同修,一忙起来的时候是不是就忘了发正念了?有人提出要再一次的组织统一发正念,我想我们已经发了很多次的建议了,大家一定会很自觉了,同修认为还是再督促督促为好。

    除去四个整点全球统一发正念一定不能耽误以外,其余时间只要有时间就发,越多越好。上班族、农村的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尽量的多发。上班的同修可以把晚上的7、8、9、等三个整点利用起来。发出我们强大的正念,对向胶州、青岛、潍坊市委、政府、政法委、“610”、公、检、法、国安等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单位,以及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恶人,清除其背后的邪恶,解体背后的黑手烂鬼,铲除背后的共产邪灵及另外空间的因素,解体其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组织与行动,让那些不可救要的恶人立即遭报,特别是胶州市“610”头目王荣海、恶警王文龙、公安局副局长王勇等。

    上面提到的问题也不一定正确,也不是针对哪一个人的,不是我要大家怎么样,而是和同修切磋,肯定会有很多不足之处,可是其中有师父讲的法,大家可以多看一看师父讲的法。也许在这些方面的法,你自己想找还很费劲,我给大家找出来,最起码还节约了你的时间。层次所限难免有错,望同修以法为师,给以纠正、圆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