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被定“畏罪自杀” 死后家人上告被搪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山东莱芜法轮功学员亓廷松被迫害致死已经二十多天了,被害人家属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拖着有病的身体每天到莱芜市的有关部门喊冤申诉,竟无人受理。莱芜市检察院有关人员说必须有公安局出具的结论才能受理。莱芜市公安局的人说:公安局也不会给你出结论,出结论也是病死。鄂庄煤矿保卫科科长杨乐平说:在梁坡派出所开会时就定了亓廷松是“畏罪自杀”,找也没用。有关人员甚至还通过亲戚、邻居进行威胁,劝告其家属不要上告,说什么“等过了奥运再说”。

中共有关政府部门互相推诿,不但不受理此案,还要诬以“畏罪自杀”的罪名。而且亓廷松被关押迫害致死之前就被恶党人员开会定为“畏罪自杀”,死后家人上告,还要“等过了奥运再说”。中国老百姓的命就这样不值钱?

亓廷松(亓廷松),男,六十七岁,原山东省新汶矿务局鄂庄煤矿退休教师。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遭恶警绑架,十一月五日晚被送莱芜市医院急救,六日凌晨三时十分院方下“病危通知单”。经医院鉴定:亓廷松内脏功能衰竭,上消化道出血,内伤严重。恶人们看到亓廷松出现生命危险,还逼迫家属签字,证明已被释放。六日上午鄂庄煤矿保卫科科长杨乐平与莱芜市公检法一帮恶人在梁坡派出所开会密谋,内定亓廷松所谓的“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畏罪自杀”。亓廷松十一月十一号上午在新汶矿务局中心医院含冤离世。

亓廷松处于昏迷状态时曾大便出很多淤血,口中吐血。病历写明肝脏、心脏、肾脏严重衰竭;输血原因贫血,上消化道出血;嘴唇内全烂了,舌头发黑缩短断面是齐的;后腰部和胳膊有严重伤痕。

一个多年教书育人的老教师,就因为信仰法轮大法,说了几句真话,即被绑架,仅二十天就被活活打死,如果这些所谓执法人员有一点人性尚存也决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莱芜市公安局的有关人员,为了一己私利和鄂庄煤矿的不法人员串通一气,将亓廷松残害死,却逍遥法外,甚至利用各种手段施压,不许家属上告。亓廷松老伴体弱多病,大儿在鄂庄煤矿上班,二儿瘫痪常年卧床。为达到不让其大儿上告的目地,鄂庄煤矿不但不给亓廷松儿子假期,还硬逼着他上班,如果不上班就开除矿籍,(按有关政策直系亲属亡故,有法定的十五天丧葬假期)。

中共的执法部门,任意妄为,草菅人命,把人害死了却不许喊冤辩白,竟然无视国家的法律到如此地步。中共一直在倡导构建“和谐社会”和“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作为一级政府如此无视国法,草菅人命,人被害死,竟无人问津,执法部门居然不接案子,官官相护,请问如此“以人为本”执政,何以构建“和谐社会”?

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发出正义的呼声,关注亓廷松被迫害致死一案,必须作出公正的审判,严惩杀人凶手,对参与迫害的人必须绳之以法,制止邪恶之徒滥杀无辜的暴行,还世人公道,以维护人类的道德与良知。在此我们正告莱芜市参与亓廷松一案的公检法人员,无论是执法犯法,还是故意枉法,都有法律、国际法特别是天理衡量着。那些参与迫害亓廷松的不法人员,不管是什么借口,无论时日长短,无论逃到天涯海角,都将被绳之以法,依法惩办作恶者也是法律在人间的使命所在。善恶有报乃是天理正道。


附:几位政法系统退休干部的一封公开信

新汶矿务局中心医院领导:你们好!

我们是从政法系统退休的几位老人,我们虽不修炼法轮大法,但我们始终关注着社会上的各种动态,自从政府镇压法轮功以来,我们经历了震惊,愤怒、冷静、思考的心里历程,那是受电视和报纸的宣传影响的。

随着法轮功修炼者坚韧不拔地讲道理和苦口婆心地劝善,尤其他们只是劝善讲道理,并不采取恶言恶行,更不去实行暴力和恐怖行为,又使我们冷静理智思考了,但对他们的材料上,讲哪里被打死人了,全国死伤了几千大法弟子,甚至更为严重的是为牟取利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我们就不相信,甚至费解了,法轮功学员从未有政治上和权力上的诉求,何以能到那种地步?!

当惊闻莱芜当地退休教师亓廷松被活活打死,公检法某些部门个别人的言行和煤矿系统传来的某些人的麻木言行,又使我们震惊,愤怒了!从而推想全国各地被伤害的人名和数字是真实的了,我们就更加震惊和愤怒,我们又一次冷静地思考起来!

法轮大法何罪之有?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开法轮大法的书,我们才更明白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言善行,他们的师父更是慈悲和纯正。字里行间透露出春意融融和如何做好人,为何做好人,怎样才能成为更好的修炼人的谆谆教诲,哪里有报纸和电视上宣传的那样的东西?使我们最有感受的一句话是:人所做的一切,人一定要承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我们虽然经战争年代的洗礼和党历次政治运动的拉锯式教育和灌输,我们内心深处仍存有善恶有报的人生哲理。

中国共产党是什么?不过是一个词汇,组成中国共产党集体的都是活生生的一些中国人,但他们大多数人怎样呢?其实你们就看看你们身边的党员干部就知道了,再关注一下各地的腐败官员的恶行,就更清楚明白了。

我们几个人中最大的见过日本鬼子,当兵最早的是参加了国民党、共产党三大战役的某一个,也有人去过朝鲜和越南┉事实上中共里面也确实有相当一部份好人,但我们年老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们不震惊的话,就会麻木下去,直至死亡,不过我们还是讲几句内心深处的公道话,来表明我们还有点良知吧。我们参加中共几十年,最大的感受就是自上而下的不讲信用,今天这样说了,明天那样干,我们发现今天的年轻官员,更差劲!

我们当年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参加革命工作的?真的是很纯,但是中共历次政治运动,其实就是权力之争,让我们非常心寒,再读一些历史书籍,才知道,中共领导人的讲话、书籍都讲的冠冕堂皇,真正的言行,跟历史上的暴君没有什么差别,有些事件要超过他们。

就拿那个公安局的柳青这孩子的家庭来说吧,其实他祖籍是河北省,国共莱芜战役,他爷爷就牺牲在口镇一带,所以自他奶奶起四代人都是吃莱芜人的粮食长大的。中国文革中砸烂公检法时,他父亲也受到了冲击,才调离原部门。

真若他爷爷、爸爸有知,其在天之灵一定是悔恨万分的,我们掉脑袋换来了中共的江山,如今变色到了什么程度?柳青维护的是中共领导还是我们几代人所追求的理想和事业?我们真希望柳青这孩子能够清楚明白,他所支持和所拥护的当今政权政策,还是我们年轻时所希望和追求的吗?希望他好好地深思一下,这一生都是做了什么?

参与迫害亓廷松的杨乐平、柳青、陈法勇等人,一定要看清时代的朝流,共产党向来都是卸磨杀驴,文革就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当时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不是开枪自杀了吗?积极执行命令的七百多公安干警被拉到云南秘密处决,那些参与迫害好人的人不都遭到报应了吗?文革中高庄镇有个陈瘸子,当年也是迫害了不少人,文革刚结束,他就自杀了。柳青等人还年轻,最好能回顾一下看看以往的历史,迫害好人是会遭报应的。法轮功洪传世界,全世界的人都在炼,很快就会平反的,法轮功平反之前,希望他能反思,要为老人和自己的孩子着想啊!当权时的猖狂只是一时,今后会给自己带来无限痛悔。头上三尺有神灵,神看得清楚,好好清醒一下吧。

法轮功学员只是修炼做好人,从未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们几个老头子看了许多本大法书,里面没有什么政权的事,只是要每个人修炼做好人,法轮大法是修善的,是教人道德回升的。现在天灾人祸的事很多,社会到处都很乱,但炼法轮功的人是非常纯正的,非常和善的,也没有违反社会的。

亓廷松为人师表,一身正气,他何罪之有?假使他有罪,其罪该死吗?即使罪该致死,有没有按照一定法律程序,审判,定罪执行?更何况亓老师无罪,更不该死!那看守所人员就致老亓而死,公正何在?法律何在?天理何在?人性何在?一个国家的执法部门就这样草菅人命,为所欲为到如此程度,施害者简直就是一伙畜生,禽兽不如。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儿女,家里的一只鸡死了,一条看家狗死了,主人都会心痛的,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就这样被糟蹋死了,请问天理何在?

好人被打死无人问津,执法部门竟然不接案子,执法人员就可以目无法律,自古杀人偿命,我们试问各级政府部门,和谐社会怎样构建?无故打死好人无人管无人问,这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吗?请问你们的天理良心何在?

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样的功?看其书就是了,看看炼功人的行为就知道了。大法书随便就能找到一本,只要你愿意看,只要你真诚,我们就是这样看到大法书的。

共产党是什么,首先看几本中国历史书,再看中共党史书,再看历次政治运动,中共是怎样评价和结论的。最能说明问题的,就是五七年右派和文革问题的甄别和平反。我们活生生地见了,血淋淋地干了,我们快八十岁的人了,仍然对我们的一生有一种茫然之感,我们拼来拼去,到底为了什么?中国共产党每次干大坏事时,都强制人民一起干,而且必须要热爱他们干的,并对恶党歌功颂德。

我们最担心的是亓老师的遗体安全和公正尸检,所以才给医院领导们写信,保护好亓廷松遗体的安全。有些人穷凶极恶,什么坏事都会做出来的。亓老师留下多病的家属和瘫痪不起的儿子,你们也不要强逼他的家属能做出什么,拿出什么,他们已经够痛苦的了。

依据我们几十年的人生体会和经验,尤其参与中共运动这么多次,最主要法轮功也真没有什么问题,此事不会再等多长时间一定会平反的。

有人为什么执意要镇压法轮功呢?一是人多,好人多了不好吗?如果全社会都来修炼法轮功,就决不会出现现在的社会乱象。二是相信神的存在,我们都是无神论者,可从小沉浸在中国大地信神的环境里。但有人说的很好,真有神你能骂走吗?没有神你能求来吗?

有神无神,但善恶终有报的,这也是自然辩证法。常做善事的人,人人都会敬仰你,常做坏事的人,恶人也会讨厌你。听说公安内部人员,很多人都厌恶柳青的做法。

有没有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其实真有神的信仰,人们就很少做恶事。马列主义不到二百年,儒、释、道相传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二百多年前的人都是笨蛋吗?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怎么不能透彻研究中医、面相、手相、预言之真术呢?飞碟及另外空间的存在,还有许多不解之谜,现在科学为什么解释不了呢?解释不了反而以迷信而攻击之,这是科学的态度吗?

新汶矿务局中心医院的领导们,保护好亓老师的遗体,你们是责无旁贷的,也是功德无量的。那点遗体保护费,自会有人来承担。我们将继续关注这件事情的发展,在垂垂暮年,也为好人出一点绵薄之力。

几位退休老人
2007年11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