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个故事看邪党的残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七日】在讲三退时,我发现很多很普通的人,都有一段遭受迫害的家族史,写下这些是希望那些遭受过共产邪党迫害的人们,能够觉醒,远离邪恶,不再受共产邪灵的控制,快快声明退出邪党的任何组织,抹去兽记。

一、大姥爷的死

小郭是我新认识的一位朋友,在我劝他三退的时候,他说:“退吧。我们老郭家没得到共产党什么好处,净遭迫害了!”

“是吗?”我并不感到太吃惊,因为在中国大陆遭受过共产邪党迫害的人太多了。但他随后给我讲的一段惨痛家族史,却让我感到惊憾。

“我姥姥家那时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共产党来了以后,没收了土地,还把家里的金银财宝都抢走了,抢走也就算了,最可恶的是他们挑逗农民斗地主,动不动就开批斗会,整人的招层出不穷,那时我大姥爷是当家人,每次批斗就拿他开刀,后来,实在是被逼的没有活路了,我姥姥家离江很近,他就想跳江。可是那时人很在意自己死后,活不下去,也要有个全尸呀,最后,我大姥爷就站在江边,水只到膝盖那么深,自己弯下腰把头插在水里就再也没抬起来。”

讲完这段往事,我们俩谁也没说话,沉默了好久好久。他脸色十分凝重,而我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流下泪来。

我一直无法想象,一个人得有多大的悲愤、多么的绝望、又需要有多大的决心才能采取这样的死法。

文革期间我常听到这样的话:“打倒后,还要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我想也只有在邪党统治下的中国,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吧。

二、大舅身上的鞭痕

姥姥三十八岁守寡,姥爷是地主,遗留给姥姥千顷土地。没想到邪党来了以后就成了姥姥一家的罪状。开批斗会时,邪党派来的代表把给姥姥家做过长工短工的人都找来了,让他们控诉地主老婆对他们的“剥削”,没想到,善良的农民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剥削,上了台不知道说什么,站在台上一言不发。邪党代表就喊:“你就说老太婆对你啥样吧。”农民一下子明白了:“就说这个呀,这个好说。这老太太呀,对我们可好了。我们要吃什么就给我们做什么,过年还把年豆包给我们蒸好了送到家。”邪党代表气的一脚就把农民踢到台下。

终于,村里的一个出名的二流子编出了一些故事,揭露姥姥“剥削”他,二流子很快成了“穷人头”,成了“红人”。姥姥在批斗会上被他打得脸肿的睁不开眼睛。

大舅那时只有十六岁,邪党代表硬说大舅是当家人,在一次批斗会上,折磨了大舅还觉的不过瘾,就把大舅半夜拉到一个什么地方吊起来用皮鞭抽打。打的身上没有好地方还继续打,最后大舅强忍剧痛装死,他们才住手。几个人拉着大舅,把大舅扔到了荒郊野外。大舅爬回家,养了很久伤才好。但总算捡了一条命。

现在,大舅已经是年近八十的老人啦,每当我们去看望他时,他会脱下上衣,给我们看满身的鞭痕,虽然过了几十年,那些鞭痕仍然非常清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