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四年冤狱,上海刘进再被绑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上海奉贤区法轮功学员刘进在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被上海奉贤区恶警绑架。这是她继四年被牢狱迫害后,再次遭到绑架迫害。现在她被非法关押在奉贤区看守所。当天,以奉贤公安国保处恶警为首,海湾派出所一起参与出动两辆警车绑架刘进并对她家进行抢劫式的野蛮抄家,当场抢走现金2万元,还有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包括证件、银行卡也被抄去,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她家的电瓶车也被抢走。有群众说:这些警察简直是疯了。

刘进和她丈夫张占杰现在都四十岁出头,原先都是上海师范大学的优秀教职工,张在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刘在学校图书馆工作。二人同在法轮功中修炼,不断以“真、善、忍”标准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待人和善,工作敬业。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和江泽民流氓集团勾结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时,刘进和张占杰仍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并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相。于是,在“六一零”黑恶组织胁迫之下,奉贤区公安恶警绑架了他们夫妻,奉贤的检察院、法院一起也参与对他们夫妻的迫害。对张占杰非法判刑四年半,对刘进非法判刑四年。张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期间,恶警为逼其放弃正信,把他和死刑犯关在一起,倍加折磨。刘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功,受到关禁闭,辱骂羞辱,精神恐吓,强制洗脑等各种迫害。之前她还遭受过强制灌食等等迫害。他们的女儿当时只有十一岁,孤身一人在上海,后来她又被上海遣送到张占杰的山东老家。

在受尽邪恶的炼狱折磨后,刘和张先后于零四年底和零五年初出狱回到家中,上海师范大学屈从于“六一零”的邪恶淫威,不敢接受他们夫妻回校工作。在知道他们的被迫害经历后,一些好的公司和单位也在同情之余,因惧怕中共恶警骚扰而婉拒他们的求职申请。张被迫远到北京工作,刘进则经受了各种求职魔难,受过大学教育的她,为生活不得不在饭店、洗衣房等处打工,夫妻分离中,对女儿的照顾也受到很大影响。即使这样,奉贤地区的“六一零”、国保大队、奉新派出所的恶警还不断骚扰他们的生活,亲自上门骚扰的同时,还通过多种形势跟踪盯梢他们。有时更是明打明的监视盘查。

如今正值女儿参加高考的关键一年,刘进只因告诉人们一些被中共恶党隐瞒的事实真相,再次突遭绑架,女儿的精神受到很大打击,生活也无人照料。本来想多赚点钱供养女儿上大学用的张占杰也被迫放弃工作从北京赶回,张的父母也不顾年高体弱赶到上海,一家人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

我们在此呼吁一切善良的人们关注中共恶党对他们一家迫害事件,帮助他们摆脱这场邪恶的魔难。

黑云总有散尽时,乌鸦怎能遮太阳。我们也在此奉劝那些还在干着迫害法轮功弟子的恶人恶警们:中共的五十多年的暴政历史已走到尽头,每天数万人在声明退出中共恶党的各种组织,近三千万的三退(退党、团、队)大潮正宣布着中共的覆亡。江泽民在世界十多个国家被法轮功学员起诉,追随江泽民的多名中共高官也在多个国家被起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呀,你们千万别以为这些事情离你们很遥远,很多独裁政权都是一夜崩塌的,从齐奥塞斯库到萨达姆到今天的中共都是如此。

上海的警察都应该知道,陈良宇被查出有二十三本护照,你们想过吗?中共恶党的许许多多高官是随时打算逃跑的,他们的家人早就在国外定居了,钱财也早已转出。上海恶首之一的吴志明多次申请出国“考察”未被批准,天津迫害法轮功的首恶分子宋平顺“自杀”身亡。追随他们的警察等人呀,你们仔细想一想,跟着他们干可靠吗?你们也别说自己只是执行命令或完成工作。当年对德国纳粹分子审判时,那些追随纳粹行恶者曾辩护说:他们只是执行命令。但那些发出命令者也辩护说:他们只是发了命令而没有亲自动手。最后他们都被判决有罪。

神明威严,惩处恶首,灭除中共是必然;同时神明又悲悯众生,无论你在无知中干了什么今天赶快回头,善待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帮助善良的法轮功弟子,忏悔罪过,抛弃恶党,你们的未来一片美好;否则,继续行恶者们:你们可记得,宝山区恶警魏志耘瞬间暴毙,提篮桥监狱恶警傅克琥沦为囚徒,紧随江鬼的黄菊、陈良宇也遭天理报应,等等,表现上是偶然或政治事件,实际上是神在惩罚执恶不回者。

上海国保警察、国安特务以及还在迫害法轮功弟子的人切记呀:回头有路,继续行恶不悔将害自己害家人,善良的法轮功弟子们真的希望你们能有一个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