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之初,我在北京看到了优昙婆罗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九日】近一个时期,不断有关于韩国、台湾、中国大陆以及世界各地发现佛经中记载的三千年一开的世间罕见的优昙婆罗花开放的消息。最初看到的韩国寺院一尊佛像面部绽开的优昙婆罗花使我万分惊讶和好奇,但并没有触动我记忆中的一次不经意间见到的优昙婆罗花的景象。而连日来有关优昙婆罗花的报道和照片,尤其是近日在马德里亲眼见到开放在葡萄上的优昙婆罗花,终于唤醒了我的记忆。

怪不得在看到照片上那一簇簇开放在金属牌、玻璃上或者玫瑰花苞上的纤纤细长而晶莹剔透的花茎和细微到极致的洁白的花苞,我就总觉的似曾在哪里见过……

那是一九九六年春夏季的一天,那时我刚刚得法不久,那天我和女儿(小弟子)去我们炼功点辅导员家交流修炼大法后的心得体会。在辅导员家,我第一次看到了师父身穿袈裟的法像,在第一眼看到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感到仿佛置身于一个宁静而充满光明的地方,四周流溢着柔和的金光……。那一瞬间,我的心灵被深深的触动了,我呆呆的望着师父的法像。辅导员看到这一切,轻轻的告诉我:她还保存有同样的一张师父法像可以送给我,我高兴极了!

那天我们交流了很多,我谈了自己得法后的欣喜、身心的巨大变化以及过心性关时由最初的难受、困惑到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的心路历程;辅导员也给我讲了她和其他学员的很多修炼故事。临走时,辅导员郑重的将师父法像放在我手上,我也虔敬的小心翼翼的将师父法像放好,怀着喜悦万分的心情离开了辅导员家。

我家和辅导员家都住在北京的亚运村,相距不远,我和女儿沿着楼区间的小路向家的方向走去。那时正值春夏之季,街区的绿地上树木花草繁荣茂盛,走着走着,攀藤在路边铁围栏上万绿丛中一朵朵的白色的、玫瑰粉色的喇叭花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这本来是很普通的一种爬藤植物,但它的新鲜娇润、薄丝绒一般的花瓣依然使我们感到新奇,于是我们就停下脚步细细观赏这盛开的花朵。突然我发现一朵玫瑰色喇叭花旁边的铁制围栏上竟长着一簇十分细微的植物,其花茎纤细透明,约六、七毫米长,顶端玉白色的花苞直径约一毫米,估计这一簇花约有二十几朵。我非常好奇的观赏着这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的小花,最令我惊奇的是它竟生长在金属上。我当时甚至有想找植物学家来研究一下的念头。我顺着铁围栏看过去,在离这一簇小花不远处又发现好几簇疏密不同的一模一样的小花,有五、六朵一簇的,也有十几朵一簇的。当时只是惊叹大自然的神奇,更想不到我当时看到的精微神奇的小花竟是佛经上记载的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

佛经中对优昙婆罗花有着详尽的描述:优昙婆罗为梵语,意为灵瑞花、空起花、起空花。为仙界极品之花,三千年一开,因其花“青白无俗艳”被尊为佛家花。优昙婆罗花的直径为一毫米,花形如钟,淡白色,花茎细如金丝。昼合夜开,芳香极美,翌晨即萎,昙花一现。回想我当时所看到的神奇的小花同近来的有关报道以及佛经中所描述的优昙婆罗花的外貌别无二致。

佛经中对“优昙婆罗花”有很多记载。如《慧琳音义》卷八所说:“优昙花,梵语古译讹略也。梵语正云乌昙跋罗,此云祥瑞灵异。天花也。世间无此花。若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妙法莲华经•方便品第二》载:“佛告舍利弗,如是妙法,诸佛如来,时乃说之,如优昙钵华,时一现耳”。据佛经记载:转轮圣王拥有与佛一样的三十二相、七宝,是不用武力用正义转动正法的轮,以此来支配世界的理想王。《法华文句》四上:“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

佛经中明确告诉人们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意味着将有转轮圣王在人间正法。

记得一篇文章中说,韩国一位僧人在第一次看到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三个字时不禁大吃一惊,一下就想起了《涅槃经》里讲转轮圣王下世度人的事,除了转轮圣王,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敢说是在“转法轮”呢?而这位韩国僧人所说的《转法轮》这部佛法圣典正是由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所著。一九九二年,李洪志先生将《转法轮》这部宇宙大法传给世人。短短几年迅速传遍中华大地,修炼人数达上亿。究竟什么样的功法竟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吸引上亿人来修炼呢?就是因为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原则是宇宙的最根本特性,是宇宙最高真理。他真正能够使一个真修者的身心得到彻底的改变,升华到高境界,最后达到圆满。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操控全部国家机器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功,而在中共严密控制下的中国所有的媒体上无一不充斥着中共针对法轮功的污蔑之辞以及邪恶无耻的谎言,同时中共也向全世界散布这些谎言。为了使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向当地政府、媒体讲真相。记得有一次,我们去西班牙(当时我已在西班牙定居)一家大媒体讲真相,记者在明白真相的同时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也充满了好奇,他问我们:“那李洪志先生究竟是什么人呢?你们认为你们的师父是神、佛吗?”记得我当时回答:“如果一个人在短短的七年间,能够改变上亿人的身心,使他们获得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你说他是一个普通的人吗?只有大觉者,也就是神、佛才能做得到的。”记者听后,很信服的点头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向记者讲述了我修炼法轮功后,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故事。

我自幼体弱多病,童年的几场大病几次将我带到了死亡边缘,虽有幸活了下来,但健康却每况愈下。到三十岁时,我已是疾病缠身。我患有严重的大面积支气管扩张症,稍遇风寒,稍有劳累,甚至着急、生气等情绪的波动都会引发支气管破裂大咯血,呼叫急救车送医院住院急救是常事。长年累月的咯血使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犯病时,接连几个月胸口似被压着一块大铅版,吸气困难,说不出话,甚至连拿一杯水的力气都没有。随着身体的每况愈下,其它疾病也乘虚而入,如颈椎病、胃病、中耳炎、鼻炎、肝脾肿大、心律不齐、低血压、失眠症、全身关节肿痛等等。一年到头,以病榻为伴,上不了班,做不了家务,更无力照顾年幼的孩子,成了一个活而无用的废人。我自己痛苦不说,也给家人造成了沉重的精神、体力及经济负担,拖累的家人疲惫不堪……生活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片苦海,我就是这样一天天在无尽的病苦中捱过……

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求一条通往健康之路。我曾学过八、九种气功锻炼方法,但疗效甚微。家人也为我四处求医问药,西医、中医、针灸、按摩、气功、刮痧、穴位敷药、还有什么远红外治疗仪、频谱治疗仪;甚至金字塔效应以及中国古代的祝由十三科都尝试过,我曾求治于国内几所著名大医院的中、西医专家教授,也曾求治过多位气功师……总之,能想到的办法都用到了,但仍未能使病情有所好转。我也曾浏览过国内外权威医学著作,得知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医生告诉我此病属退行性疾病,无法根治,随着年龄的增长可能会越来越重。那时虽然病痛使我身心备受煎熬,也知道现代医学对此症的无奈,但不知为什么,在我内心深处,却常常会天真的幻想着:“要是有一天我的全副支气管能换成新的就好了。”要知道,那可不是一小段短粗的主气管可以换个人工的,而是密密麻麻的布满整个肺叶部的微细的小支气管啊。

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年逾七旬的老母亲拄着拐杖为我送来了我当时绝想不到将会改变我一生的佛法圣典《转法轮》。当我翻开《转法轮》开始阅读时,我即被那浅显易懂的语言和无比深刻的内涵所深深吸引,从心底升起一个念头:我也想做这样(真、善、忍)的人。

当我读到二十几页的时候,身体就得到了净化!而那时我还没有开始炼功。那天我没有任何原因(因为我平常很注意饮食卫生)的突然开始呕吐。因为当时只读了二十几页书,对“消业”还不理解,当时也不知道那其实就是师父在为我净化身体,就自然的去找相关药物,但刚刚把药放入口中,就吐了出来,而且吃什么吐什么,后来索性连水都无法喝,三天三夜,滴水未進。三天前吃的一点食物早就吐尽了,后来吐的只是清水,但清水中有些微细的深色的纤维状的东西。第四天一早,家人担心我虚脱,正准备带我去医院输液,突然,我感到口渴想喝水了,一喝,没有吐!紧接着感到饿,能吃饭了!就这样,在吐了三天三夜之后,没有服用任何药物,“病状”就象来时一样突然消失了。然而更加神奇的事情还在后面:在这之后短短的数日内我陆陆续续发现身体上原有的十几种病状都消失了!那个几乎从我出生便一直“伴随”我、使我饱受其苦的顽疾支气管扩张也神奇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甚至连身体上一些我过去根本顾不上的小毛病,如耳廓部、上腭处及右下眼睑处多年不愈的小肿块也都不翼而飞!我彻底从几十年的沉疴顽疾中解脱了出来!我曾经的天真幻想成真了!不仅支气管换成了全新的,我的整个生命也换成了全新的!一个全新的生命!

说来真是不可思议,可这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而类似我这样的例子在众多法轮功修炼者中比比皆是。

法轮大法在对人心性的提升方面,也有许多生动的例子。记得一位学员讲她过去曾对能达到“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这样境界的人很佩服,认为达到那样的境界对她而言是遥不可及的,因为她从小就是一个多愁善感且嫉恶如仇的人,对于曾伤害过她的人会记恨一辈子的。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她事事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一次,她随团到国外参加一个文化交流展,听到团里的同事们对她的评价竟是“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这使她挺吃惊。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可惊讶的,如果说“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是常人中的最高境界,而“真、善、忍”则是宇宙最高法理,当我们按照宇宙法理去做的时候,自然很轻易的就达到了常人中的最高境界。

记得国内一位法轮大法学员给我讲述了他得法之初的经历。他曾是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中国第一寺——河南白马寺海法方丈(已圆寂)的在家弟子,但是自方丈将他收为弟子后,只是让他广泛阅读佛经,而并不具体让他修某一法门。他对此一直很不解,曾多次问方丈:“我必须得修一门啊?我修净土吧?”方丈不紧不慢地回答:“不急,不急。”过了一阵,他又等不及了,问方丈:“我修禅宗吧?”方丈同样不紧不慢地说:“不急,不急。”就这样,他将佛教中的十几个法门都提到了,可方丈的回答依然是那两个字:“不急,不急。”他只好等啊等,一天天过去。他实在忍不住又去问方丈:“师父啊,我已经快六十岁了,再不修不就来不及了吗?”方丈耐心地说:“不要着急,再过半年你自己就知道该修什么了。”就在方丈所说的半年后的一天,一位邻居给他送来了《转法轮》。晚上,他翻开《转法轮》,一下子被其精深的法理所吸引,读了一宿,从此决定修炼法轮大法。过了些天,方丈来到他所在城市办事,约他见面。他想:方丈一向待他犹如慈父,过去事关修炼方面的事都首先征询方丈的意见和认可,而这次自己自作主张选择修炼法轮大法,事先并没有征询方丈的意见,不知方丈会不会同意或者不高兴?如果不同意……怎么办?他想来想去,最后下了决心:不管怎么样,这么好的大法,我一定得告诉方丈,我今生就修炼法轮大法了。他特意佩带了一枚法轮徽章,去见方丈。当他与方丈见面的那一刻,不出所料,方丈一眼就看到了他佩带的法轮徽章,方丈凝视着法轮章,起身合十。他从来没有看到方丈那样欣慰、那样开心的笑着……,从方丈的眼神和表情中他读懂了他的选择是对的。片刻,方丈才望着他和蔼的问道:“现在不急了吧?”他连连说:“不急了,不急了。”方丈和他都会心的笑了。从他跟随方丈直到决定修炼大法,整整十年的时间。十年里,方丈一直叫他耐心等待,等什么?就是这宇宙大法——法轮大法啊!如此说来,这位海法方丈是有功能之人,他看到了宇宙大法——法轮大法将在世间洪传,所以不让他的弟子修炼任何其它法门,而是耐心等待大法开传时能够得这宇宙根本之法。这位方丈已觉悟到:只有依照这部宇宙根本大法修炼才真正能使人返本归真!

而在古今中外著名的预言及传说中其实都预示或流传着“神要回来”的古老传说,释迦牟尼佛亦曾经预言:在二千五百年后(亦即当代),转轮圣王将下世正法,并要洪传一种不绝世缘的修炼法门;西方圣经也明确指出“神将归来”;而韩国著名预言《格庵遗录》中更是详尽描述了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这位将下世传法度人的“万王之王”转世的时间、地点、姓氏等细节及所传的“三字真言(即真、善、忍)”……等等。而这部预言却是五百年前由韩国著名学者南师古根据一位神人的口述而记录下来的。此外,如袁天罡、李淳风所著的《推背图》、明朝刘伯温的《烧饼歌》、北宋时期邵康节的《梅花诗》、韩国预言书《马上录》、《蕉窗录》、《郑监录》、《三易大经》以及西方著名预言书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等等,都直接预言或论及到法轮大法与当今特殊的历史时期。

而今优昙婆罗花在世界各地盛开,正应佛经中所言:“优昙花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

人为何而来?归向何处去?生命千万年来轮回转世,所追寻的、所等待的就在眼前啊!

佛经无量寿经中记载:“优昙婆罗花,瑞祥之气缭绕,观者必受其福。”回想起当年看到优昙婆罗花之时,正是我得法之初第一次请到师尊法像的那天,用“天大之福”也远不足以形容一个生命在经历了千万年轮回转世之后终得大法后的那种无法形容的喜悦和幸运至极的深切感受!

我无比庆幸自己在历经生生世世无数磨难和千万年的等待与期盼中终于得到这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