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湖南白马垅劳教所对刘宇伟的“攻坚”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大法弟子刘宇伟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她遭到劳教所恶警无人性的“攻坚”迫害

刘宇伟两次被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却被劳教所非法延期一年。回家后,恶警、“六一零”经常无理骚扰,并非法送洗脑班、抄家等迫害,逼的刘宇伟流离失所。

在流离失所期间,刘宇伟用真名揭露了同修陈藕香遇到“攻坚”迫害致死的真相。白马垅劳教所造假,谎称陈藕香是“病死”的,并且为了灭迹火化了尸体,送给家属一个骨灰盒了事。刘宇伟和陈藕香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两人在一个牢房,都被关过“攻坚”队,刘宇伟知道陈藕香被迫害致死的真相。

二零零五年六月,刘宇伟因送真相传单被坏人举报,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入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刘宇伟写的那篇文章被劳教所看到后,恶警决定把刘宇伟当作“攻坚”重点。

二零零六年五月底,刘宇伟被劫持到“七三”队“攻坚”。恶警几小时轮一班,还指使吸毒犯人六个人攻她一个,前三天厕所也不准上,不准睡觉、不准洗漱,罚站,指使吸毒人员打。三天后准她一天上两次厕所,其它迫害方式照旧。恶徒在她手上、大腿上写师父的名字,在地上写师父的名字叫她踩,她不肯,吸毒人员就几个拖她一个,强行要她踩。

后来恶警叫来更多吸毒犯人打刘宇伟,她一天挨了一百记耳光,两眼都冒金光了,分不清东南西北。也不准她闭眼,闭眼就泼水,水泼的力度大,她讲那时眼睛都好象要瞎了一样。全身湿透还不准换衣服。吸毒人员脱光衣服打她,还用撑、晒衣服的木叉子戳她的阴道。恶警指使吸毒的几个人按住她,抓住她的手在“保证”上签字。她撕“保证”都撕了几次。恶警科长王娇娇很恼火,抓住她的手往反方向掰。

十天后,吸毒犯人说:“你再不‘转化’,我们就给你灌屎、尿,把你拖到厕所去灌。”刘宇伟知道这些人做得出,她已十天十夜没睡觉,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脚也肿得大得吓人,耳朵里还在灌那些中共造假诬陷大法的东西,眼睛不看恶警也要放那些造假的光碟,声音放得不准小,刘宇伟身心承受到了极限,违心符合了邪恶,写了不该写的。

但邪恶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劳教所来了几个头目和恶警,一起叫她按要求讲假话,并给摄了像,逼她说“这里没有暴力,……‘转化’是出自自愿……”等等。刘宇伟后来讲:“那种强迫人造假,讲假话,逼迫‘转化’的感觉就象被逼良为娼一样。”

刘宇伟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被关到“七一”队。恶警中队长赵帅群伙同其它恶警又对刘宇伟实施一个月“攻坚”,两个吸毒犯的轮流折磨她,每天挨打,罚站、罚蹲,不许闭眼睛,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泼水,衣服湿了不允许换。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腿肿得有桶子粗。后来等到她腿消了肿,这帮恶警才让她回“七二”队。刘宇伟现在每天被逼在日光灯底下做事搞生产十多个小时。

现在“攻坚”迫害还在“七一”队延续,恶警要搞“转化”成绩,捞奖金,即使是假的也要搞一个出来。据悉,有个姓姚的法轮功学员被“攻坚”迫害成植物人,还有个五十多岁年纪大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疯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