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位于贵阳市金竹镇烂泥路,它的对面是贵阳市公安局保安培训公司,侧面是看守所和一所学校,它的门口无任何标志,只挂了一个“请出示证件”的牌子。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总共有3栋楼房,分别为1号楼,2号楼和3号楼。1号楼是值班人员、保安人员的宿舍和领导办公室及会议室。2号楼是食堂和所谓的“老师”的办公室。3号楼共有20个房间,有18个房间是关押法轮功人员的,每个房间不足20平米,内放有3张床,3张凳子,2张桌子。房子中间的过道上都安放了360度全方位摄像头,每一个房间都安放了猫眼,只能从外向内看,锁也是反着安的,也只能从外面开,或者是拿钥匙才可以开。楼房的左侧是一个鱼塘,右侧是一个松树林,为了怕外面看到里面,就用一块很大的像广告一样的东西掩盖。

洗脑班还有2个值班室,称为“1号岗”、“2号岗”,1号岗负责全部进出车辆和人员的检查,2号岗专门负责对在押法轮功人员的看守,每天对3号楼的巡逻不得少于3——4次,而且每晚还要把3号楼的铁门锁上,除了所谓的“老师”以外,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还在每一个角落都安放了摄像头,有的还是360度全方位的摄像头和红外线摄像头。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在房里还是在房外,每一举动、行为都在2号楼的监控室里监控。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里除了2名书记外,还有专门分管后勤的组长,保安大队的大队长,专管包夹人员的组长,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组长……有所谓“帮教”的“老师”数十人,到目前为止,已经换掉一批,现在绝大多数是从学校毕业后招进来的,保安人员也是从对面的保安公司招来的,工资每月大概750元左右,分3班倒。另外洗脑班还从社会上招了大量的包夹人员(大都是通过关系来的),这些人都是贵阳市市工会招聘来的,每个人还发了聘书,有贵阳市白云区耐火厂的失业人员,有贵阳市小河区的,有贵州铝厂的……,这些人员绝大多数是妇女,年龄都在50岁左右,每月工资在800元左右。食堂里的工作人员也是从看守所抽过来的服刑人员,大约有4—5人左右,每月洗脑班要给他们每人大约200元的工资,但是是看守所所得,服刑人员本人是得不到的,相反还要自己交生活费到洗脑班。这里除了书记有专车并配有司机外,每天所谓的“老师”都有专车接送他们上下班,早上8:30上班到下午5:30下班,专车现在已经改为蓝色的大依维柯,车上有窗帘,外面看不到车里的人,车牌是贵A—5890,另外洗脑班还专门喂养了狗,猪,鸡,鸭,逢年过节就用喂养的牲畜请有关单位的人员去吃,喝,并分回家。洗脑班的编制是事业单位,所有费用是财政拨款,每一年花费大约是数十万至百万元,单从水费一个项,一个月就高达3千多元。

洗脑班每一年大概是从年初到十月份就要到所有有法轮功学员的单位、社区等,去搞所谓的“调研”,目的是查清哪些还在炼法轮功,哪些没有转化,特别是要对监控的法轮功学员的调查,他们还冒充是单位的上级领导,来看望、关心法轮功学员,不敢说自己的真实身份,如果是单位、社区、办事处说某某不炼或转化了,他们都不会相信,必须要把本人叫来,当着他们的面说:法轮功是×教,并要辱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要骂了他们才会相信是真的不炼了或是真的转化了,否则就必须要送洗脑班洗脑。摸清了情况,到了十月份左右就下死命令,叫单位、社区、办事处必须把某某送入洗脑班,否则这一年你的全部工作做得再好都不行!必须和这一年的各项指标挂钩,只要把人送入洗脑班,这一年的工作就做得最好,可以评先进。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完全是为了610和洗脑班工作人员的自己利益,因为除了送入单位每一位学员要向洗脑班交每月4千5的“学习费”外,洗脑班每转化一位学员就可以得到上级1万元的奖励,说白了就是每一位学员的费用是送入单位拿的,洗脑班可以得纯利1万元,所以每到年底为了捞取更多的钱,他们就拼命的抓法轮功学员,直到没有地方关押。把法律置之不顾,在他们的眼里只有金钱、权力,没有法律。

法轮功学员被他们抓进来后,首先就让两名包夹人员进行24小时的监看,通通要称这里的人叫“X老师”,包括包夹人员都称“老师”。而且每一位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责任老师”,除了上厕所外,绝不能让学员出房门半步。由于迫于国际压力,现在已不象以前公开对法轮功学员摧残,而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隐蔽的摧残,实行精神迫害,如天天在电视上放污蔑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的音像制品,对法轮功学员恐吓、辱骂,骂法轮功学员危害社会,就是有你们这些法轮功“社会才不稳定!”“只要有你们的存在,社会就不稳定”,“愚忠”等等。并且24小时都开灯,让灯光刺射眼睛不让睡觉。每一天包夹人员都把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都写在纸上(专用纸),向“责任老师”汇报,个人卫生都必须要“责任老师”批准,让你24小时都处于紧张状态。他们还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施加压力,让亲人们也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比如让丈夫、妻子、儿女、和孙辈们都来,让你在精神上备受煎熬。让你对儿女的牵挂、对家里父母的担忧、对亲人们的思念等等,来折磨你。在身体上,三伏天让蚊虫来叮咬你、不让你出去活动一下,24小时都把你关在闷热的房里;冬天里,数九寒冬,房里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只许你坐在一条冰冷的板凳上,由于房间里拥挤,根本没有活动的地方,致使许多人生病。有些人为了反迫害,抗议这里对他们的非法关押,拒绝吃药,而洗脑班却反过来污蔑法轮功学员说:法轮功学员是为了圆满,为了升天等等不吃药,甚至还诬陷说是送入单位送来时就是生病的,而在他们的制度中第一条就说明了生病的一律不得送入。被子、床单几个月都不换洗,让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双重折磨,使法轮功学员违心的“转化”。

“转化”后他们还不放心,为了对法轮功学员进一步迫害和彻底洗脑,必须让法轮功学员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还要写批判法轮功的心得体会,特别是“揭批书”要让你反复修改,加深印象,彻底洗脑,要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写辱骂的话越多越好,按他们书里写的还不算,还必须要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写,还要记笔录,按手印,让你承认这些是你自愿的,对他们要感谢,对重点法轮功学员还要录象。这些完了,如发现你的脸上没有笑容,说话、表情没有达到他们转化的标准,又进行再一轮的迫害,继续关押,让你继续天天看污蔑法轮功的音响制品和书籍,并还要写出心得体会,甚至还要把辱骂法轮功创始人的标语写在墙上,让你每一天从早上睁开眼就能看到,彻底给你洗脑。达到他们转化的标准后,还要召开“揭批会”,要让送入单位的领导、辖区派出所的警察、家里的亲人等有关人员到场,要当他们的面公开读“揭批书”并且还要录象,还要这些人签“责任书”。有些一直要摧残到过大年三十夜,才放你回家,回家后洗脑班还要进行“回访”,目的是继续洗脑、监控,达到彻底控制你。

洗脑班从成立到现在,已迫害了贵阳地区上百人,有贵阳市云岩区、南明区、白云区、小河区、修文县、开阳县、清镇市等,耗资已达到数百万元。被洗脑班迫害致死的有数人,也有逼疯的,贵阳市610和洗脑班为了他们的个人利益、为了拿更多的奖金、费用,把纳税人的钱都用在了迫害一群信仰“真、善、忍”的人们上,目前他们又把黑手伸向到贵阳地区以外的地方去迫害。

全世界所有的人们都来看看发生在贵阳市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关注正在发生的迫害。

洗脑班除了两名邪党“书记”外,还有几名犯罪“骨干”:

杨玉珍(音),女、50岁左右,戴一副眼镜,高1米58左右。洗脑班刚刚成立时,是从医院调来的,当时是负责给学员灌食的医生。此人多次去外地学习,参观怎么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是“转化”法轮功学员这一组的组长,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措施,具体操作手段,“揭批书”的内容是否达到标准,都是她负责,包括送入单位、家属、派出所签“责任书”都是她签的。

卢军:男,40多岁,此人长一脸的胡子,2001年就在贵州省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贵阳市洗脑班成立,就调入。他负责包夹人员的具体工作,叫包夹人员要做好保密工作,不得向法轮功学员讲自己的工作单位、姓名、家庭状况和住址,不准带通讯工具,还充当特务工作,专门到法轮功学员中去闲聊,从中搜去“情报”。此人已得糖尿病。

马吉强:男,40多岁,贵阳市清镇市卫城人,原在清镇市教育局工作,后调入洗脑班。

由于以前的“帮教”老师都是从各单位抽来的,洗脑班无法对他们控制,所以就从学校招来了毕业生,便于控制他们,让他们做洗脑班的工具,便于洗脑班更有计划的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